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專欄名稱:「木又寸」


 

「木又寸」!?

「木又寸」懂簡體字的朋友當然會認出這是簡體字中的「樹」字,但其實「樹」字的這種寫法早出自唐朝醉僧懷素之手,字形既生動活潑又包含了樹的本質,而且還有點「寸」。我的名字當中便有一個樹字,我的專欄便以它為名。

如果你仍然不知懷素是誰,請看以下錄像:

我不是誰

我是一名攝影記者,有二十多年的工作經驗,但從2006年已經退下火線,目前在香港浸會大學碩士課程兼職教新聞攝影,和在香港科技大學兼職教攝影創作,另外我是香港國際攝影節的執委,和一個魚菜共生(Aquaponics)農場的場主,因此我這個專欄便會以攝影和魚菜共生作為主打。

視覺災難

今時今日人人都機不離手,攝影已經如影隨形地無處不在,但我對這個景況卻是又愛又恨,愛的是攝影得以普及化,人人都可以隨時拍下他想拍攝的事物;但恨的是攝影開始變得文盲化,因為相機和手機太易用和低成本,令許多人對攝影不求甚解,結果和「我手影我心」的理想愈行愈遠,令空洞乏味的照片充斥網絡,對我來說這真是一場視覺災難。

影像文字化

我們都讀過書,從幼稚園到中學,再到大學,再到研究院⋯但在這十多二十年學習的過程中,我們中間有多少人學過攝影或任何一門視覺藝術?結果是我們都善於以語言溝通,以文字思考,我們可以毫不費勁地將我們看到的任何事物以文字來描述。但有沒有察覺到許多時候,我們會以同一組詞滙來形容許多張不同的照片,仿佛「一張照片勝於千言萬語」這句英諺只是一句空言。

你用多少秒看完這張照片?

這張照片是我教學時經常用到的例子,同學通常都只花幾秒鐘的時間便看完,並會用諸如:溫馨、甜蜜、童心未泯、浪漫⋯⋯等文字來形容這張照片,我相信這也和你的結論大同小異吧!

接著我便會問他們:時間是日間的甚麼時份?他們準備去甚麼地方?這個旅程由誰作主導?

如果你在網上看不清楚的話,那我告訴你照片中的路牌上寫著「高士威路」,(這就是在網絡上看照片的其中一種局限)。對,這兩名長者在早上正準備橫過馬路朝著維多利亞公園進發。最後的問題如果你是選擇「是男的作主導」那我便要恭喜你了,因為你是少數答中這個問題的人。

為甚麼許人會答錯?因為他們看得粗疏沒有留意細節,如果你是選擇了「是女的作主導」而到此刻還是不服氣的話,請問問自己,你何曾見過婆婆會穿著套裝和踏著皮鞋去做晨運的呢?

我在拍攝這張照片時只覺得他們很可愛,但事後細看這張照片時腦海中就產生如下的故事:

這天早上張伯對一向深歸簡出的太太說:「你不可能整天都待在家只顧打理家頭細務,不理會自己的身體健康,今天無論如何你要跟和到公園走走。」張婆婆在拗不過丈夫之下唯有應著說:「好就跟你去一次咁多,費事你成日哦住我,等我換過件衫至跟你走。」如是者花了好幾分鐘張婆婆才從房間走出來說:「可以動身了。」張伯瞪著太太的一身打扮就覺得有點不是味兒,但也不想在這些小節上再和她爭拗了便哄著太太出門了,張婆婆很想早點完事便返回家中,所以一路上都走得很快,結果在過馬路時也不理會紅燈的警示便拖著丈夫硬要衝出馬路去⋯⋯

視覺智能重新啟動

我這個無中生有的故事動聽嗎?照片其實除了能誘發你對相中事物產生感覺之外,它還是誘發聯想的利器,甚麼是聯想,聯想就是創造力,攝影對我來說就是創造力的泉源。如果你認同我這個觀點的話,那你開始明白我為何說,目前網絡上流傳的照片,許多都是視覺災難了!

我們不自覺地將我們所有的視覺經驗「文字化」,正是我們不知不覺地握殺了自己的創造力,我們的教育嚴重失衡,因此我們都踏上這條自毁捷徑而不自知,我們的祖先在未有文字之前已經有很多偉大的發明,他們靠的便是「直觀」(Intuition),我叫它做「視覺智能」,這是人們與生俱來的能力,即使塵封多年只要稍為打掃便又可以發揮它的威力,你準備好未?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