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對腦退化症的藝術為治療方法


 

【撰文: 鄭概強、廖愫愉】

腦退化症的患者,除認知與記憶出現問題外,很多時都會有情緒的問題,尤其是初期的確診患者,自己不知道自己記錯或記漏了事情,當處理事情不暢順,又或受家人指出自己遺留了應該處理的事項,都有可能產生情緒反應,很多時候,加上患者自己本身已可能有抑鬱或焦慮,又或者病者對自己腦退化症的不安與及恐懼,其情緒反應很多時會變得非常之強烈,往往令到其家人或看護者完全無所適從。

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有「光纖之父」之稱的高錕,是腦退化症患者,妻子黃美芸多年來一直照顧他。照片來源:高錕慈善基金

另一方面,腦退化症的家人或看護者也可能非常不好受,因為該患者大有可能是其一生的摯愛,家人負起照顧這病者的任務責無旁貸,但面對該病者功能上的減退,情緒上的轉變,隨自己原先的作息外,又要去照顧另一個成年人,排山倒海的緊密時間安排,甚至乎不斷自責自己照顧病者不夠好,怪責自己愛心不夠,耐性不夠等等,因此為數不少的腦退化症的照顧者,本身都會出現情緒問題,亦需要疏導。

本期專訪香港專業輔導協會的註冊認證輔導師 Celia,她用的是以藝術為治療方法(apply art as Therapy) 為主,並以敘事治療 (narrative therapy)與及療效為本治療 (brief solution focused therapy) 作輔助。Celia說,其實每一種療法都有其好處,最重要的還是輔導師與病者及其家人的互動,輔導師的第一步,是要先得到腦退化患者,及其家人的接受。

進行藝術治療的輔導前,輔導師首先會先建立好病患者與及其家人對導師的信任,基於這個基礎上,Celia 便會正式進行其治療。

治療的形式與及工具有很多種: 例如乾性、硬性、濕性與及水溶性等等,各種形式多不勝數,各有其不同的應用與及成效。Celia 説病人的家屬不用擔心選擇哪一種方法,因為治療師都會就病人的情況,作出恰當的選擇。她舉了一個實際的例子,最近有一位患有中度腦退化的婆婆,平時很多時都暴躁不安,日常生活都只肯用一隻單手,亦不喜歡與人溝通。Celia 與婆婆進行了八次治療,其中有先涉及畫畫的,要婆婆雙手並用,例如一隻手按住畫紙,另外一隻手畫,建立好信任及增加互動後,再繼續鼓勵婆婆運用雙手投入其他創作,例如用輕黏土製作不同的東西,在過程中婆婆需要與其他人互相解釋其製作與及分享,在治療的環節中,婆婆能夠與她的女兒產生了更多的互動與及關懷,結果整個人都開朗了。

Celia 解釋說,藝術是表達情感的一種真摯的方式,亦有不少研究指出,藝術創作所剖白的內心世界,效果往往比語言更好更直接,而在創作的過程,大腦的血清素會提升,血清素對調節我們的情緒非常有幫助,精神科醫生往往都以血清素處方長期抑鬱與及焦慮的病人,而假若我們能夠通過藝術創作,自我調節提升血清素,則當然效果會極為理想。

針對腦退化的藝術治療,一般來說最少需要八次,其目的是使病者與及其家人學會將來自己怎樣處理操作,整個過程最困難的,是對藝術作品的包容度,其家人必須明白,藝術作品隨心創作,沒有對錯美醜的分別,只有尊重。這最重要的中立點 (neutral),其實也是輔導的其中主要精神。

從她的經驗,在整個療程中,病患者的家人的情緒也會相應改善。而Celia自己本身最大的安慰,就是看見老人家就算生病也能安享晚年;其至愛的家人,就算家中有病患者,都能夠享受天倫之樂。

照片來源:輔導師 Celia的Facebook

採訪手記

Celia 在未讀輔導前,已經有兩個與藝術相關的學位,在她讀與藝術相關的碩士學位 Master of Visual Communication 的畢業作品時,她發覺原來藝術創作與鬆弛休閒有很大的關係,因此再攻讀一個輔導碩士學位。她與很多非牟利組織都舉辦過一些團体形式的,針對腦退化與及其家人的課程,這些課程,對病人的眼手協調、活動能力、創意與及人際關係都有很大的幫助。Celia 除了教導團体課程外,亦提供私人輔導。

聯絡方法:https://www.facebook.com/merryartround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