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Hotel California 3——歌詞意思之1


 

 

再聽一次木結他版本,波斯文歌詞的 Hotel California。

On a dark desert highway

Cool wind in the hair
- 有些人想像為坐在名貴開頂車。
或如 Eagles 各成員,窮小子時,坐舊車駕幾天車,從美國各地入洛杉磯,舊車連冷氣都沒有,要開窗。

warm smell of colitas rising up through the air

Don Felder 在訪問中讚揚大學讀英國文學的作詞、鼓手及主音歌手 Don Henley用 colitas 這沙漠植物在歌詞中,colitas 晚上開花,有一種異味,可以解釋為南加州空中味道,但更多人說是暗示性或吸食大麻的味道。

my head grew heavy my sight grew dim
這種感覺,明顯是醉酒及吸了毒品後的感覺。

I heard the mission bell

西班牙美洲殖民時代,傳敎士同軍隊一起去為當地土著(北美是紅印弟安人)傳教,傳敎士住的地方,不叫 Cathedral 大敎堂,叫 Mission。在加州,很多地方以 Mission 為名,Mission Street, Mission Boulevard, Mission Hill 等。

聽到 Mission Bell 可能是酒店旁有 Mission傳教院,或他投宿傳敎院。

人們爭議最多的,乃以下二句:
So I called up the captain. Please bring me my wine.

He said "We haven't had that spirit here, since nineteen sixty nine."

這二句,有多種不同解讀:

1) 半夜叫 Captain開支葡萄酒,過去差不多卅九年,筆者以為spirit乃氣氛,如Christmas Spirit;筆者以為,部長回應自1969年,我們未有過咁開心氣氛。

2) 點知當時有報紙批評Don Henley 把 wine 及 spirit 都分不清楚。原來有些美國人解讀為:部長說自1969開始,我們已經無酒賣,但部長誤把 wine 說成 spirit.

西方把不同型式有酒精的飲料,有不同且嚴謹的名稱,wine 是葡萄酒,是經發酵釀造,酒精含量約12%。Spirit 或 hard liquor 是經蒸溜程序 distill,酒精含量23%至50%或以上。

Don Henley 及Don Felder 在不同訪問中均用他們的 party line,說他們在70年代消耗的酒精量,等於其他人幾世所飲用的,不用人們說,他們絕對知道 wine 同 spirit 的分別。

3) 第三個解讀此三句乃宗教人士。他們攻擊 Hotel California 是為撤旦及敵基督而作。

在此歌出現前的十多年,美國經歷社會不安,越戰、反戰、黑人爭取民權,甘乃迪總統及馬丁路德甘被殺,充滿妖邪氣的六十年代的加州,有位叫 Anton LaVey 的人,於1966年6月6日在加州創立 Church of Satan 撤旦敎會。Anton LaVey 在1969年寫了 The Satanic Bible 撤旦經。

敎會人士解釋,wine乃代表耶穌的血,spirit 代表聖靈,這三句解為:
「請給我耶穌的血。但1969年以來,因撒旦經出了,三位一體之一的聖靈已不存在。」

They stabbed it with their steely knives
他們用小刀戳刺
but they just can't kill the beast.
撤旦是殺不死,同上帝永存。
好多人說,Anton LaVey 在 Hotel California 唱片封面的幾十人中,從二樓看酒店大堂各人。

筆者上 Church of Satan 撒旦的敎會網站查看,覺得是神棍居多,沒有撒旦敎會地址,我懷疑是否有人每星期去撒旦敎會做崇拜。

但網站說流行音樂是用來崇拜撒旦敎會的,網上引用 Hotel California 及其中一些歌詞,也引用Elton John 一些歌。

註:Elton John 及作詞者Hon Henley 是老友,他們八、九十年代共同開過演唱會為Henley 一個環保項目籌款。

Glenn Frey 及各人在訪問中均否認此說。

最後一句:
You can check out anytime but you can never leave.
你可埋單付錢,但永遠不能離開。

華爾街分析師年前說投資中國大陸有Hotel California 效應,投資可以停止、計數,但資金不能撤離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