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古典cheap碰碰


 

真令人頭大。每一上了某種癮都心懷不軌,努力推銷令其上癮的東西,美其名是分享,實際上希望大家一起墮落。

經過多年的試驗,原來要改變一個人的興趣,是等於建造萬里長城,不是不可能,而是難如登天。拿讀書這碼子事來說,一個不喜歡看書的人,你送書給他,可能還會招來責罵。或者,眼看朋友看的書都是愛情小說、賺錢百法、如何超越他人等書,便忍不住對他說,你看的書好cheap喎,讀些有意義的吧!你的死期來了。

音樂的階級更分明,聽中文歌的、聽流行歌的、聽搖滾的、以至聽古典的,暗中好像有著階級距離。我便被劈頭打了一巴。聽這首古典吧,好優美㗎。車,我又冇你咁高級,咁有品味。雖然會很尷尬,也必然說,其實音樂沒有等級之分。嘴上亂吹,心實竊喜。

即使聽古典音樂,有些曲目若你表示很喜歡,會被那些聽馬勒、華格納的人瞧不起。最罪大惡極是老柴的《1812序曲》(1812 Overture)。這首樂曲連作者柴可夫斯基(Pyotr Ilyich Tchaikovsky 1840-1895)都說:這首曲子將會非常嘈雜而且喧譁,我創作它時並無大熱情,因此,此曲可能沒有任何藝術價值。這首是老柴寫給1812年俄法戰爭,俄國勝利的節慶作品。他應該不會想到自從發明了音響後,發燒友會視為試音聖經。當年便有朋友在家一邊播這個版本,一邊表示有很多唱頭都會跳線。潛台詞是:看我的唱頭有多貴。

這個版本演奏不甚了了,卻因為據說是真炮在轟,並非一般音響系統可以播放。我手上的這個版本SACD便警告不要把音量開到很大,燒喇叭的。所以我從來沒試過音樂中的炮聲到底有幾勁。漸漸聽古典的有型士便將這個曲目列入cheap類。

《1812序曲》坦白說又真係幾吵耳,也無深度可言,我卻覺得令人振奮。間中心情低落,便拿出來炸一番。

《藍色多瑙河》(An der schönen blauen Donau)夠優美吧?可能各位有聽過也不知道。1866年普奧戰爭,奧地利失敗,維也納人民士氣消沉,於是有人找Johann Strauss(1825-1899)小史特勞斯作一首小曲,可以讓人民開懷的。此曲於1867年,反應平平,但同年稍後在巴黎世界博覽會一嗚驚人。

現在除了維也納每年的新年音樂會有人演奏外,幾乎不會在一般音樂會聽到。我就沒聽過現場演奏了。

這個小克萊伯的版本是公認第一水準,由他指揮,充滿了節奏感。圓舞曲不會有什麼深度,聽三首以上我便會打瞌睡。的確cheap,卻優美。聽音樂像看哲學書般嗎?其實有很多古典音樂好聽便是了,那有什麼深度。

順便一提,千萬不要把小史特勞斯跟李察史特勞斯搞混了,否則會cheap上加cheap。

《四季》聽過了吧?未聽過?真係幫你唔倒。韋華第(Antonio Vivaldi 1678-1741)的Four Seasons小提琴協奏曲,版本多如牛毛。為了表示我有品味,找來這個古樂器演奏的版本,比較清雅。

以音樂寫景,連貝多芬都如此,《田園交響曲》便有田園風光,連暴風雨忽至也顯示出來。韋華第的四季結構當然簡單得多。又是不能多聽的,否則好過吃安眠藥。實在有很多濃妝豔抹的版本,令人覺得非常膩。動聽則是公認的,四季的氣息令人立即感受到。我認為實際是一部傑作。

隨手拿幾個被認為cheap的古典音樂曲目來說,這只是冰山一角,很多古典音樂我便不覺有什麼深度。從cheap開始也許是不錯的方法。

最後,有些古典音樂本來不cheap,因為受到其他因素影響,便覺得cheap。馬斯耐(Jules Massenet 1842-1912)的《沉思》(Méditation),看名字已知不是看粵語殘片太多的人,覺得都是場面淒慘時的罐頭音樂。馬思耐是寫歌劇的,這首小曲來自1894年創作的宗教歌劇Thais內。故事講一名修道士為了將Thais這位沉迷燈紅酒綠世界的女士拯救出來。這首音樂是她幡然醒悟時的配樂。結局是修道士愛上Thais,自己墮落。

希望各位聽這首音樂時不會想到慘過梁天來的場景。還它一個真身。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