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傳統農業遺留景觀,應納入保育範圍


 

【撰文︰香港里山倡議研究所】
簡介︰推廣里山精神,尋找新農村發展和自然共生的格局

沙頭角谷埔老圍。照片來源︰Google Map

農地保育成為近年熱切討論的國際環保議題之一。一層優質及可耕作的泥土,需經歷一千年的時間形成。全球有33%的土壤出現中度至嚴重退化,威脅糧食生產,國際社會不斷想方設法,延遲耕地流失和維持糧食安全。雖然香港以國際大都會自居,但在糧食安全方面卻可能暴露了生態文盲 (ecological illiteracy)。

一直以來,香港的公共政策的體系沒有泥土保育的觀念。儘管在法定圖則上,訂明農地(AGR)「是為了保存良好的農地」而設,但自80年代初的「生發案」後,集體官契未能規管農地上作臨時貨倉用途,「農地非農用」也好像被合法化,形成棕地擴張一發不可收拾的殘局。只要地主或土地承租人不填泥高於1.2米,不論覆蓋的物質是什麼,也可以繼續稱之為農地。

翻閱規劃署的《香港規劃標準與準則》,農地也不像其他社區設施,設有人地比例 (land-man ratio)。加上,去年發展局推出的《香港2030+》,更指明農地不包括在綠色景觀政策內,令農地不斷失去政策保障,加劇農地的脆弱性。

「綠色資源」 是指具綠色特徵的空間,包括有植被覆蓋的地方 (例如林地、灌木地及草地,但不包括農地 ) 、休憩用地和康樂空間、郊野公園、以及連接這些空間的遠足徑和水濱等等。

— 規劃署,2016,〈藍綠空間概念性框架

農業園延遲,惹人懷疑政府動機

上月農業界滿心期待林鄭月娥首份《施政報告》,但不少失望而回,皆因老調重提,繼續說農業園、農業優先區和工廈水耕菜的想法。但整個80公頃的農業園發展最少要到2024年後才完全落實,雖然農業優先區研究被三份《施政報告》提及,至今連招標也未開始,令人想不通為何一項不需要大量水泥化的農業設施,落成時間比政府對公眾承諾的建屋目標還要遲 。

目前香港農夫的議價能力處於下風,即使漁農署公佈全港有多達3000公頃的荒廢農地,但數據滿佈水份。一來發展局較漁農自然護理署擁有更多的決策權,發展凌駕保育,漁農署作為「蚊型」部門,根本沒有實質權力保育農地。二來,政府無法每年巡查全港農地,不掌握最新土地狀況。三來,過去四大發展商不斷囤積農地,今年更錄得657公頃,明顯抽空本港農地儲備。

資料來源︰綜合四大發展商2016年/2017公司年報

但農地除了在AGR,還分佈在綠化帶上(Green Belt)。前特首梁振英更開了壞先例,把綠化帶加上「低生態價值」或「郊野公園邊陲」的描述,合理化綠化帶應予以開發,也令公眾不知道政府挑選的綠化帶,會否正是農地位置。

林鄭月娥在《施政報告》中提到在環保署轄下成立鄉郊保育辦事處,除非這個部門能自我突破,不然工作性質與民政事務署鄉郊小型工程計劃沒有太大差別,做修橋補路或審批撥款的工作,未見將來的保育範疇會延伸至農地或農地生態保育,除了荔枝窩和沙螺洞這兩個特殊地方。

香港尚存傳統農業遺留景觀

現在香港還有不少傳統農業遺留景觀,值得納入鄉郊辦事處的保育範圍。例如沙頭角的谷埔老圍,村齡已有400年,村內的稻田被蘆葦和芒草入侵後,反成為旅遊熱點及獨特生境。另外,西貢蠔涌村也啟發香港獨立電影《河上變村》的拍攝,發現太平清醮是維繫農村社會凝聚力的儀式,每次打醮可以呼喚身在海外的原居民回來,同時讓下一代積極重塑自己的身分。最近隨生態人觀鳥,從蠔湧河追溯而上,更發現附近環境映入眼簾,如蠔涌緩坡型的梯田地貌仍然清晰可見,峽谷地形創造河涌景觀,而活躍耕地也帶來生態回歸,栗背短腳鵯、三寶鳥、藍尾紅嘴、山椒鳥、鵲鴝等也喜歡在這裡棲息。

西貢蠔涌一帶。
蠔涌下游
西貢黃竹洋也是另一處值得保育的鄉郊景觀。

收回保育土地才是治標治本

農地命運岌岌可危,鄉郊保育辦事處確實要思考如何鼓勵原居民參與保育,構思如何使用10億元的保育基金,會否考慮收回土地,令鄉郊保育做得更徹底,而不是用於做門面的粉飾工作。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