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當一個21歲以上香港藉男子同你講X你老母的時候


 

「我認為中大新亞書院院長黃乃正先生就其院長職務上完全是一件沒有作用力及沒有保存價值的東西。」

當一件東西沒有作用力及沒有保存價值的時候,它是什麼?

新亞書院院長黃乃正。中大網頁圖片

作為一個大學畢業有教養的人,我不會稱黃乃正是垃圾、或廢物、或等而下之,大家自己馬上聯想到或聯想不到是另一回事。

以上只是撐久硬隨便舉個例。

呢個例說明唔係你講嘢斯文就係有禮貌,最惡毒無禮的語言暴力可以不著一個粗俗的字眼。

阿黃乃正先生您為人師表收嘅係納稅人錢,攞個名出嚟俾我呢個納稅人造下句舉下例應該OK啦,沒有不敬,請海涵。

如仍無法接受,我現在立馬公開道歉。

我怕官。

又。

當一個21歲以上香港藉男子同你講X你老母的時候,他已經不考慮個人形象並隨時準備同你隻抽(單挑)。唔信你隨便找十個香港藉已滿21歲男性問一下係咪咁樣。

我哋香港人基本上是個孝順的民族,平常只會講X你,X你老味,X你個仆街...之類,當講到「X你老母」絕對是向對方表達強烈的不滿,要同你隻抽,或話口未完下一步拳頭就揮向你的鼻樑。

我哋通常唔會對住一班人講X你老母,因為這句說話在語態上是嚴重的,對著一個人講就是準備隻抽了,香港人是醒目仔,唔會一次X一班人的老母,搏俾人圍毆咩?!

唔該大家去rewind錄影帶,四眼前會長「X你老母支那人」的正前方一直有一個字正腔圓你講一句佢講一句還同步豎起手機錄影的操流利普通話沒有講粗口的另一個四眼仔,兩隻四眼田雞基本上是在捉對廝殺,只是各操不同語言,用不同的惡毒方式來表達自己睇不起對方。

那位疑似「支那人」「內地學生」的同學,大家不妨把那段新聞影音重複細看,他的態度和不著一個粗俗字眼的每一句針對性回話,是否有足夠的挑釁性讓另一個地道香港土生土長的年滿21歲男子講出「X你老母」的說話呢?如果當時冇人拉住阿前會長,兩個人通常在咁多人面前會不會打架,或其中一個假意被另一個硬𡁻而不還手,就是未知之數了。

不過呢D事通街都有,在全香港幾百個市政球場上包括中大校內的足球場和籃球場內晚晚都有一兩單爆粗撩交打的衝突發生,洗唔洗你乃哥出來逐一指責呢?

作為一間大學的管理人,學生自己在解決問題之時,跑出一堆政治團體愛國愛港或愛獨、和一堆媒體攝影機,不斷挑動學生們的情緒和關係,係唔係更應該被譴責呢?

簡單講,教大的學生會壁報上貼了如此不近人情不恰當的說話,即使無人干預,二十四小時內學生會或某一班學生們自然會共同決議把它拿走,甚至白紙黑字發文譴責,使唔使連特首都出來為一兩個學生的幼稚行為放大再抽水呢?(張貼這種字眼除了用幼稚來形容外,有需要用更嚴重的字眼把二個學生除之而後快嗎?)

大學校園內的事是大學生的事,大學生個個有交學費,佢地老豆老母大部分都有交稅,每一個大學生進入校園不是只為了買下你張爛鬼沙紙,佢地須要透過種種自由的腦力激盪和社群衝突去磨礪自己的個性和價值觀,然後再好好地踏足社會這個鱷魚潭。校園內的事是學生之間的事,你班大人最近好得閒冇事做要管埋入嚟是何解呢?

你班鱷魚在社會搵唔到食,入學校搵新聞、搵故事、搵政治籌碼,仲扮晒義正詞嚴道德重整會會長健康語文倫理審查大法官,我真係X你XX個XX啦!

(唔好誤會,我意思係:請你食返個檸檬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