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山洪暴發的危牆


 

當黃雨、紅雨甚至去到黑雨的時候,你最想身處那裡? 會是街上的連鎖式大商場,還是家中的安老窩? 對於一些街坊來說,狂風暴雨下能夠安在家中並不是一件美事…

這天,我們喘噓噓地行上九樓的樓梯,54級的路程話多吾多,話少吾少,卻害我們站在街坊家門口說不出開場白,仍在抖大氣的時候,街坊熱情地打開門,叫我們進內竭竭,一進門,嗅到一陣氣味像是晾乾甚麼似的,電風扇帶動著濡濕的氣流吹到面上,我愚蠢地多口問了街坊一句 : 「剛剛洗衣晾衣嗎?…」這一問,換來的是街坊語重心長地道出不為人知的家事…

那一晚,街坊與子女們看完劇集後就倒頭大睡,過一陣子晚空出現一道耀眼的裂痕,轟隆轟隆,隨之而來就是綿綿不斷的驟雨,街坊扎醒了卻最擔心就是子女驚醒無法入睡,誰不知,要擔心的沒有發生,卻聽到一陣陣沒閂水喉的水流聲,街坊怕是自己沒手尾忘記關上廚房的水龍頭,走進廚房沒水聲,行出大廳腳板就浸濕了! …

究竟水從哪裡來?開著廳燈一看,源源不絕的雨水從牆身一道小裂縫湧出,像酒店裝飾用的華麗水池噴口般,環境氣氛卻沒有那麼古典優雅,換來是街坊狼狽不堪地挑水,當窗外狂風竄過的一刻,湧進裂縫的雨水就變得放肆點,當雨勢稍緩,雨水又收儉一下,雨水與街坊吸水的毛巾你來我往,互較高下,沒完沒了的糾纏了整夜,累得街坊也筋疲力竭,坐在滲滿雨水的地板上發呆,一籌莫展。

劏房戶的牆身和牆角被滲進來的豪雨浸到發霉。

我望向當日的案發現場,那幅高牆已被瘋狂的暴雨摧殘得千瘡百孔,被霉混的濕氣泡浸得稀巴爛,仔細望進去還有藉著濕氣孕育出來的小蟲蠕動著,狀甚怪異,彷此踏進靈異的古堡般。這裡卻是人住的地方,街坊卻束手無策,因為你若要求業主維修,完事後必定以加租回敬,到時又要另覓居所,再說,在舊區數以千萬計的劏房中,這種情況實在千奇百趣,見怪不怪,街坊的情況實屬冰山一角。

大雨時,雨水從這道裂縫湧出,像瀑布。

劏房環境的惡劣已越見嚴峻,已在水深火熱之中,但昨天於立法會就有關「紓緩分間樓宇單位居民住屋困難的短中期措施」的公聽會中,卻只有運輸及房屋局常任秘書長(房屋)出席,請問新任運房局局長及新政府其他有關決策部門的負責人身在何處?街坊劏房牆身裂縫湧出的雨水,你們可否聽得到呢?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