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今晚,仍會有法庭組重點案件速覽


又寫感言?以為今次沒什麼好說了,加入眾新聞只有短短幾個月,感情不算深,但原來感受也深。

來到這裡,主要處理法庭新聞。有關讀者看新聞的口味和取材,或司法體系的變化,在這裡不贅;又,這方面實在沒什麼好說。

目睹相繼有傳媒機構消失,我跟不少行家一樣,也是抱著風雨飄搖之時,做得幾多得幾多,為時代做記錄,只是今次風浪來得太大,太急。

最後一天去西九龍法院採訪,當日是蘋果日報案,明明是12月28日,好像因沾了水,令司法機構派發的標貼起變化,底層原有的字浮面,變成15日。

記得入來時,如何可讓讀者得知眾新聞加強了法庭新聞?月華提議,不如刊登法庭備忘。於是,重點案件速覽在當日早上在facebook刊出。想不到即日已有讀者有回應,問可否提早一晚?當時心想,我只得一對手呀,連電腦系統還未舞掂。不過,最終還是妥協。於是案件備忘在前一日晚及翌日早上都刊出。

最初希望不要太晚,估計眾新聞年長讀者佔大多數,會早點睡吧,後來發現,讀者群年輕化,已沒什麼時間規限。最終變成只在前一晚刊出。兩個月後,造圖小組加入,我再不用為配相而煩惱。造圖小組同事說,他未加入前有看這個重點案件速覽,他有看完整個表列舉審什麼案。感動,這也是我們刊登重點案件速覽的原意吧。

眾新聞跟以往工作的機構有點的不同,資源有限,影相、拍片甚至造圖很多時要記者一腳踢,唯有睇餸食飯。入來時感受到朝氣勃勃,很多年輕人,像置身一所學院。這裡的老鬼給予年輕記者很大、非常大的自由度,作為中途加入的一員,我希望年輕記者明白老鬼們的美意,老鬼分享的經驗,有一定的意思。而老鬼希望擔當承傳的角色,也是我加入的原意,儘管世事未能盡如人意。

我原以為淚腺經歷過修鍊後,今次抵抗力會增強。想不到昨晚看著這班仍然充滿熱誠的後生仔在眾新聞發出告別公告後,相擁而泣,我也不能自已。公告中這一段:「慢慢地,我們由十人,變成數十人的團地;由起初街頭人們一句句的『眾新聞?唔識喎』,到今天聽到人們說:『眾新聞?我有睇。』」這班在這裡做了多年的同事,相信感受至深。今早醒來,張開眼,發現眼角竟然自動流下淚來。

過去數天,不時會浮起幾個月前跟幾位年輕人商討是否繼續做這個行業,初心是希望案件不被遺忘。以前有《蘋果日報》,實體報紙可以為在囚人士提供資訊。沒有《蘋果》後,就由其他仍可存入監獄的傳媒繼續這份工作,如果可以的話。有朋友今晚傳來短訊,說以前若看法庭新聞,會看《蘋果日報》,後來日日看眾新聞。實不相瞞,前陣子還跟同事商量,有什麼故題可做,還在想開設關於法律的欄目,連欄目名稱也想過,叫「我們與法律的距離」?還是叫「法網難明」?有大律師朋友今日問我,沒有眾新聞後,以後看什麼?其實現時仍有不少人以其他方式報道,希望大家失落之餘,也主動去支持這些有心人。

加入眾新聞後,也會不時思考,特別是看到一些明明很好的文章,明明應該多人看的新聞,但閱讀人數卻少,甚至可以說,少得可憐。究竟工作的意義是什麼?給什麼人看?

也明白現時很多香港人也不想看新聞,有朋友安慰說,唯有想,未必是給這一代的人看,或許,要將它們當成給下一代的「情書」。用情書形容,是因裡面充滿大家對香港的愛,對新聞的熱誠,還有新聞工作者的犠牲,有血有肉。朋友傳來短訊慰問,說很難接受,我相信香港近年發生的變化,每位香港人也難以接受。有朋友說,人無事先做到世界冠軍,感謝大家的堅持。

大家看到《蘋果日報》結束時,有多間傳媒採訪;到立場新聞結束時,少了一間,但仍有眾新聞;到眾新聞結束時,又少了一間。十個救火的少年,被迫撤離火場。

在這裡認識了很多同事,想跟大家說,和你們工作,我很愉快。

老掉牙的說話,每位香港人也在各自的崗位做應做的事,做一個善良的人,不要小看每道微小,我仍然相信,生命影響生命。

很喜歡朋友以往的一段說話:「走著走著,花便開了。」雖然,不知花何時會開。

既然情況並非我們可以控制,我們唯有學習如何去一起經歷,過程難免會不時感到痛,就去學習如何跟這種痛共存。

共勉之。

今晚,仍會有重點案件速覽。

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