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觀

眾新聞告別的一天


 

【香港這一天】結集

2017年1月1日,眾新聞正式成立, 我們一班創辦人召開記者會,我沒有出席, 在辦公室準備由1月3日後開始登載,一連10篇的「 特首戰局系列」文章,由「棄梁篇」開始, 疏理前特首梁振英被勸退背景。5年後的今天, 眾新聞最後一天運作,沒有機會為讀者報道新一場特首戰。

今早,我們的辦公室外有大批記者, 我和總編輯李月華回答記者就昨日宣佈網站停運的決定, 有記者問到眾新聞停運後,獨立媒體仍有多少空間? 新聞自由怎麼辦?對年輕記者有甚麼寄語?我會否封筆?同時間, 新當選的立法會議員宣誓,議會首次由清一色建制人士組成, 過去有「左、中、右」、百花齊放的傳媒,亦逐漸只有主旋律, 另類聲音越來越微弱。
眾新聞走過的5年,見証香港傳媒、政治、社會的巨變。

我1984年加入傳媒行列,新聞工作者走在歷史最前線, 充滿挑戰和滿足感;公眾渴望知道事實和真相,權力須要受到制衡、 監察,不同意見須要受到尊重, 市民不滿情緒須要有渠道表達和渲洩,社會才能健康、均衡、 穩定發展,這些都正正是傳媒的角色和作用。

新聞自由在基本法內受到保障,香港是法治社會, 記者守法進行採訪工作,以專業新聞精神、 態度及基本守則處理報道、文章,執法部門按法律執法, 司法部門獨立運作。記者基本權利受到制度保障, 才可充份發揮第四權作用。

97後,香港實施一國兩制,新聞自由、 言論自由是香港自由開放社會重要條件, 香港與內地有不同社會制度,價值文化存在矛盾, 如何在一國下共存、共同發展,說也不容易, 實施起來比預期更困難。

2019年一場反修例引發的社會運動,嚴重衝擊一國兩制, 香港進入新時代、新秩序、新生活。過去傳媒工作者、 社會上普遍理解、認識的新聞自由,在新時代下, 官方口頭上依舊新聞自由受到基本法及法律保障,紅線飄移, 法律界線日趨糢糊,新聞自由亦變得虛幻。

香港巨變只是剛剛開始,有人形容陣痛難以避免,舊時代、舊秩序、 舊生活,不可能一夜結束。傳媒是第四權,巨變亦可能只是剛剛開始 ,主流媒體亦要適應新時代,1928年成立的香港電台, 不到1年,變得面目全非,是一個清楚例子。缺乏行政、立法、 司法三權維護,第四權難以發揮效力,獨立媒體不但空間更有限, 在新遊戲規則下,風險仍長期存在。

5年前,我們一班傳媒「老鬼」心中有一團火,熱愛香港, 希望在仍有餘力時,打造一個小平台,多一把聲音, 讓年青記者一展所長,當時主要擔心財政上能否持續,同事可以「 有糧出」。我們以為在新聞界工作多年,多少掌握政治脈搏、 風吹草動,懂得避過紅線,過去一段時間的變化, 已超越我們的想像,最後不得不停下來,想一想。眾新聞「老鬼」 創辦人心中仍有一團火,初心不變,也相信公眾仍然希望傳媒無懼無畏地追尋真相,告訴及教育公眾,而並非擔當政權的宣傳機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