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容忍體諒一上場,就沒有推心置腹


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

很久以前在一位朋友的臉書上讀到這句話,一見就覺得很真實、很絶,喜歡。

你容忍我、我體諒你,太照顧對方的感受與立場,不想傷害人, 就不能將心裡話全盤托出,無法達到推心置腹之境,因為真實的想法往往殘忍。

舉個例:朋友剪了個超核突的髮型,你說不說真話?(只是髮型還好,如果選了個爛男人、仲話要結婚,你夠不夠膽講出來?)──  我試過,不敢(髮型難看還能道破, 但伴侶選擇真的不敢置喙),所以我不是良友。又例如你認為朋友三觀不正,有沒有膽量在他面前講出你認為的正念?──我有時會輕輕一提,但已驚心動魄,怕友人傷心、覺得我自為是(某程度上是的)從此討厭或疏遠我、又或者令之後的相處變得怪怪的、 最恐怖就是發現原來自己才是有問題那個。

其實我也怕見到在壞事發生後臉書上一些看似哀悼…紀念、 但更似是為昭告天下自己與出事名人的關係或在同一領域的貢獻/成績之類的「打卡話」。當然大多數人貼文是真心哀悼,提及往事只因敬重對方,想讓其的嘉言善行在網絡世界多一點印記、也為自己留個紀念。但摯誠悼念與趁勢打卡之間那微妙的差別,有時也真的沒有貼文者以為的不著痕跡。

那麼打卡跟容忍體諒、推心置腹又有何關係?沒有。只是說白了,朋友可能又少一個。值得嗎?不值得,貼文的朋友不是壞人,極其量只是有點「白目」(如我),為何就不能忍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