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談被迫害妄想症


今日想講被迫害妄想症(Persecutory Delusional Disorder)。
 
工作多年,當然也曾遇過不少這類案主,而他們的妄想,比較多是圍繞被監視、跟踪、陷害,又或者有的認定家人或伴侶背叛自己等。

網絡插圖

只要進一步了解他們的過去,不難發現,這些妄想往往「有迹可尋」,即案主在人生路上曾經遇到嚴重挫折,包括學業、工作、營商或人際關係等等,因為無法承受,發展出一些外人認為「不可思議」的想法。這些妄想對他們別具意義,可能是他們應對殘酷現實的生存之道。而因為之前的經歷,他們對自己的想法都深信不疑,無論外人提出幾多有力的證據,都不會沒有半點的動搖。
 
按個人的經驗,除了一些相對輕微的個案,通常用辯證或認知治療(Cognitive Therapy)  方法,效果並不理想。相反,當案主看到全世界、包括至親都不相信自己,視己為「怪人」,會格外感到孤單,亦因比變得更退縮;寧可活在自己的天地,更不願意與外在的世界連結。
 
所以說,受被迫害妄想困擾的朋友,他們最需要的是被接納及理解,從而對周遭環境及支援系統建立一份信任及安全感,這樣子才可保持溝通大門,他們也有機會從妄想的世界中走出來。
 
至於吃藥,我已不止一次在課堂上與學生說過,這世上暫時沒有一種藥物,可以消滅或改變一個人的思想。(按:想一想如果有這種藥物會是多麼恐怖!)因此,藥物的作用主要是紓緩負面情緒,如驚恐、焦慮及緊張等,以及改善睡眠等。
 
當然,若睡眠質素改善,負面情緒減少,案主的精神狀態有所改善,也會有更大的空間,思考自己的想法是否有根據,又或者探索其他應對妄想的方法。例如曾經有一位中年案主,年輕時已感到被人造衛星監現,多年後反思,他慨嘆後者未至於摧毀自己的人生,至少他仍可繼續打機及工作,他最後的總結是:「人造衛星都唔係隻手遮天!」
 
綜合過去經驗,我看到這些案主大部分都是善良的好人。他們早年遇上的挫折各有前因,也不一定是他們本身犯錯。而在妄想出現時,他們都想盡辦法努力應對:例如接受治療、避免接觸可能陷害他們的人、又或者會被人跟蹤及監視的地方。另有一些個案,會重覆報案,又或者向大廈管理處投訴,對他人的生活構成一定程度的影響。
 
當然,也有少數個案因長期受困,發展成報復心態,會滋擾甚至傷害他們認定正迫害自己的對象;又或者抵受不住妄想困擾有輕生的想法。在此強調,這些個案只屬極少數,很多時也有醫護,社工及家人跟進中,減低了出事的風險。
 
本專欄逢星期三更新。如想了解更多有關精神健康的故事或資訊,歡迎到壹元坊面書專頁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