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商標維權?】地方小食協會漁翁撒網式告侵權 學者:律師、政府、協會聯手牟利


在過去一年,各地數以百計的賣小食的小商販收到不同地方小食協會的「維權」律師信,當中有逍遙鎮胡辣湯,有潼關肉夾膜。

 

除了地方小食,被盯上的還有賣庫爾勒香梨的水果小販,有小販訴說︰「22塊錢的一箱香梨,罰我6000塊錢。做水果都30多年了,還沒聽說過水果這個是侵權。」

逍遙鎮胡辣湯
潼關肉夾膜
庫爾勒香梨

這些發信的不同協會皆有一致的口徑,稱這些地理商標都已經被註冊,要求商戶賠償至少過萬元。根據內地媒體澎湃新聞早前進行的調查報道發現,以新疆的庫爾勒香梨協會為例,他們在法律團隊的協助下,以漁翁撒網的方式進行訴訟。

他們會先去到水果店舖面,一整箱庫爾勒香梨買走、加上封條,整個「搜證」過程均有錄影,作為上法庭的「鐵證」。下一步就向數百個小商販發律師信,指控他們侵權,要求賠償過萬元。但同時這些協會瞧著小商戶怕事又不敢打官司的心態,說服他們庭外和解,甚至主動將賠償金額打八折。

新疆庫爾勒香梨協會用三萬元註冊,但透過侵權訴訟則狹獲得過百萬賠償金。

內地媒體澎湃新聞查閱公開的法庭文件發現,568宗庫爾勒香梨訴訟,六成半以上以協會自行撤訴告終。有商戶說他們大多給了元左右的和解費。另外107上庭的案件,87宗是協會勝訴,大部分都要賠一萬元以上。

以新疆巴音郭楞州的庫爾勒香梨協會為例,他們註冊資本3萬元,但過去三年單單通過訴訟就獲得過百萬元賠償金。

經濟學者石述思推測,這些協會不是單獨行動:「這些亂七八遭的協會,它背後站著特別容易我們忽略的延伸人,一個就是律師,就是依靠打官司牟利的一些個別的律師,缺乏職業道德的律師。第二個延伸人就是地方政府。他們聯手再加上所謂的行業協會,而行業協會在中國很多地方都是聽政府的,然後加上律師,你看這個作業鏈條是一個線型的,我覺得相對牟利的生產線。再加上他們還高舉的知識產權,維護地區的經濟發展的大局目的,其實是受保護費。」

財經評論人石述思

他又稱,這些訴訟不是維權。

「形成侵權有一個重要的要求,是你得危害國家利益,地區的整體利益,也就說你這個行為,侵犯人家地理商標,你造成的後果是危害公共利益。顯然胡辣湯協會,甚麼肉夾饃協會,那些小販不但沒有危害公共利益,反而推動這個行業的發展而造福了一方,反而他們積極的就業,又能上繳稅收。他們有貢獻,他們的行為沒有危害公共利益。」

石述思又指這些行動是披著合法外衣的公開掠奪行為:「說白了這個商標的糾紛,我覺得不如把它當成一個,怎麼去遏止一些「二政府」。「二政府」的意思就是在政府的默許下,成立的一些行業協會,利用手中的資源、權力、影響力去欺行霸市,去擾亂市場治序。我覺得背後還是一個有關怎麼樣把這種「二政府」的權力真正的裝到法治的籠子裡一個這樣的問題。」

自從眾多所謂的「地理標誌維權」事件被揭發之後,最高人民法院作出回應,指出地理標誌屬於區域公共資源,註冊者無權禁止他人正當使用註冊商標中包含的地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