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觀

港大移離國殤之柱 言論自由被搬走


【香港這一天】結集

10月8日,港大校委會要求支聯會搬走國殤之柱。 豎立在校園20多年,象徵港人悼念八九六四民運的一件雕像, 被移走、被消失只是時間及如何搬走的問題,香港已再容不下「 六四」是殘酷現實,六四回憶不但成為禁忌,更被視為有罪, 須要禁止。

香港大學昨晚深夜在未有向校內及公眾事前公佈下,拆除國殤之柱, 並移送至位於林錦公路的港大嘉道理中心。雕像創作人、 丹麥雕塑家高志活表示震驚,認為做法完全不合理, 強調雕像是他個人財產,必要時可能會就損毀申索賠償。

港大校務委員會發聲明指出,雕像已日久老化,參考獨立法律意見, 並進行風險評估後,校委會衡量了大學的整體利益,作出有關決定。 校委會強調大學從未批准任何個人或團體,在校園放置該雕像, 亦有權隨時採取適當行動處理。

港區國安法2020年7月1日生效, 支聯會繼民主派後成為打壓目標,最終解散,國殤之柱是雕像, 最終亦難逃厄運。2021年10月初, 國殤之柱遭親中組織香港政研會舉報違反《港區國安法》, 又稱已收集到逾20,000名市民聯署,校務委員會要求支聯會在 10月13日的限期前移走國殤之柱,支聯會其後宣佈解散, 港大代表律師樓退出,港大一直未有行動,昨晚行動被形容為「 突襲」,先搬離校園,放置在港大嘉道理中心。

有港大中人分析,校委會決定是因為國安部門施壓, 幾乎是直接中央施壓。國殤之柱一直在港大擺放,國安法生效後, 亦並未成為公眾焦點。10月初,香港政研會舉報,傳媒、 公眾亦沒有太大關注,但親中團體製造「輿論」,往往是行動前奏。 校委會其後出手,一個合理的估計是國安部門已作出提示, 甚至訂下死線,港大未能在10月13日的限期前移走, 似乎已拖無可拖,暫時未能送離香港, 惟有先移到石崗的港大嘉道理中心存放。

港大不惜先移離公眾視線,多忍耐一段時間也不能接受, 大概兩個可能原因,一,中央施加龐大壓力,二,港大自我審查, 自動自覺移離。校委會的解釋缺乏說服力,解決日久老化問題, 常理是邀請高志活修補;假如有法律風險, 港大法律學院有不少專家,校方至少應有一個具法理基礎說法, 擺放雕像如何危害國家安全。港大不講法律,如何教法律? 假如是政治風險,是甚麼政治風險?

港大被形容為香港最高學府,香港是法治社會、崇尚自由, 港大有責任守護自由法治。高志活曾在1997年形容國殤之柱是「 測試香港言論自由的試金石」。國殤之柱亦是照妖鏡, 工聯會陳穎欣指移除「好合乎市民的期望」, 港大法律系畢業的選委界別候任議員陳曼棋說,「香港係法治地方, 全部依法處理」。陳曼棋所指的「法」是甚麼法?如何違法? 國殤之柱被拆件移到郊野,見証香港言論自由被肢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