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記國殤之柱的那年 We shall all be free, someday


選舉後不再需要平靜氣氛

是日(21/12)清晨傳來同伴被上門拘捕的消息,一個人本已是無罪釋放而上訴未有期,卻被強制自由,是未審先判,剝奪人權之舉。廿四小時未夠,就收到國殤之柱被突撃移除的短片。雖然知道這樣的一場中國式民主「選舉」結束後,政權會再次興風作浪,製造白色恐怖,剷除異己以篩選出「人民」以實現「人民」民主專政。當正式發生時,自己更是遠隔重洋,心痛得很又加點歉疚,無言以對。難忘當年我們堂堂正正護送國殤之柱入香港大學的校園,更覺今日政權襯夜闌人靜鬼鬼祟祟地把國殤之柱拆走,是明目張膽地放棄一國兩制這塊遮醜布。

國殤之柱底座被搬上貨櫃車運走。何家達攝

曾經容得下「對人道肆意凌虐」的雕塑

那年——1997年,丹麥雕塑家高志活(Jens Galschiøt)把這座諷刺「對人道肆意凌虐」 的雕塑送給香港,標記香港尚且有自由能在中國政權管轄下紀念1989年北京民運,悼念因爭取自由而被屠殺、犧牲的和平抗爭者。然而,由於有這意義,當年高志活花了多個月時間,聯絡過不同的香港團體都無人接收,最後才找到了支聯會,並於5月最後一天「國殤之柱」從丹麥運抵香港後,原定由瑞士運輸公司負責將雕塑運到舉行悼念64燭光集會的維多利亞公園屹立,卻臨時變卦,公司負責人表示不想得罪中國。1997 年6月3日,支聯會自行把「國殤之柱」運到維多利亞公園拆箱,並在高志活親自指導下完成組裝(高志活於2008年起已被港府拒入境),於翌日的64八周年燭光集會公開展示。

那夜一起護送國殤之柱

集會完結後,港大學生呼籲民眾一齊護送國殤之柱入港大校園,就這樣,數以百計的人有秩序地找方法從維園到港大,猶記得在人群中找上了一架不知去哪兒的紅van,總之司機就知道是要送全車人去同一個地方——港大(有冇收錢就已經忘記了)。

到埗後已有好多人,我和朋友走到停車場出入口與大家一齊要求保安員不要把閘落下,要等到運載國殤之柱的貨車到來後駛入,保安員當然不會輕易就範,於是,我們站在閘機前條鐵下,隨時預備會打落來就「中頭獎」。當時就如此地用身體捍衛自由已覺危險,誰會知17年後,和平示威者要食催淚彈,22年後手無寸鐵者直接被警棍痛擊得頭破血流。

在未知道自由空間正在漸漸消失的那個時候,不斷有學生從宿舍走來,又或者是民眾(不是穿拖鞋便服的), 人漸漸多起來……忘記了相隔多久,有人提議要將停泊在路口的私家車移走讓貨車可以駛入,事實上,人多一定可以辦到的,但後來知道無需要而作罷,大家都是因應需要而做,沒有人衝動行事。過程中,保安員報了警,但大家實在是和平有序,當時的皇家香港警察仍未腐爛至不講理由地驅散沒有用暴力的民眾。

又過了一段時間,貨車來了。在保安沒有加以阻撓,警察又聲稱不會進入校園執法的情況下,我與身邊不認識的人手挽著手,隨著載有國殤之柱的貨車一步一步,一步一步地向校園邁進,車上的大光燈照射著前路,我們唱這首歌:WE SHALL OVER COME ! ,看著光明的道路,數以百計的人只有一個目標——送貨車到達校園裡,把國殤之柱平安地放置。隨即在平台上( 也是忘記了當時的位置)開始論壇,討論關於六四、關於民主、 關於未來的事……而此刻就是當天的未來,在寫這文章時,聽著網上直播傳來大力敲打金屬的聲音,是當權者下令必須要在學生返學之前,如偷雞摸狗般把國殤之柱消失。

香港人的國殤之柱

那夜後,國殤之柱於同年9月至1998年4月先後在香港中文大學、嶺南大學、香港浸會大學、香港科技大學、香港理工大學及香港城市大學巡迴展覽。1998年5月再次於維多利亞公園悼念64九周年燭光集會展示。那年9月,香港大學學生會舉行公投,以1,629贊成票(2,190名會員參與)大比數通過國殤之柱屹立於黃克競大樓頂樓平台永久展示, 同年12月完成組裝後展出。其後,在不同年份舉行的64燭光集會前被移送到維多利亞公園展出,並在悼念儀式完結後移回香港大學內的永久展示位置。

國殤之柱自1997年起在港屹立,不單是紀念北京屠城的抗爭者,更是紀錄了香港人和平地抗爭的志意,是尚有自由表達權利的時刻;是紀錄了政權尚未潰爛入骨,執行紀律者仍有守法依規的知覺;也是紀錄了香港各大學校園內的自由空間,學生會能自主地以民主機制行駛運用校園的權利。但,這天—— 2021年12月22日凌晨——24年後,在假選舉完結後,任誰出來說:那是甚麼甚麼的民主自由選舉;香港有甚麼甚麼一國兩制保障人權。這一切都由政權的舉動一一毀滅,被政權自己連同一國兩制這塊遮醜布一併撕走。然而,這是香港人的國殤之柱,誰也抹不走我們的記憶,還有是我們的見證。

讓更多人看到香港失去自由

照片由筆者提供

繼十一月在英國北部派發關於香港自由被打壓的單張後,剛過去的周末( 18/12、19/12), 加入了展示國殤之柱和香港民主女神像,前者是運用了高志活授權發放的模型檔案而製作的,同時派發印有解說已成被禁LOGO的「香港加油」雙體字的年曆,讓本地公民了解香港目前的困境,而當時,仍在擔憂國殤之柱會面對怎的傷害。

照片由筆者提供

由於早前曾在倫敦發生了親中人士打人事件,一些從網上得知有這個活動的香港人特意到場互相守護。展示進行了兩個鐘,大家就企足兩個鐘,直到收檔才慢慢散去。期間有人買咖啡及茶與大家分享,令人重拾在香港擺街站的溫暖。

兩日活動,都有本地人留步詳談,有一個自稱信共產主義的人,表示資本主義加速貧富懸殊,他相信共產主義,在未正式討論是否存在其產主義之前,彼此都同意重點在"the right to have a choice"。然後,這位英國公民說其實香港應該是屬於香港的,人們應有權選擇。剎那間被碰到心中所想而觸動了情緒。因為尊重人有權選擇、追求自由是普世價值,所以在不同的國度都可以遇上同路人。我們必須相信:

We shall all be free, some 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