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多圖】港大深夜突襲拆卸國殤之柱 校委會決定即日執行 通宵分割 8小時消失 


屹立香港大學校園24年的國殤之柱,22日深夜被港大校方圍封拆卸,行動晚上10時許開始,校方派工人設置圍板圍封國殤之柱,現場傳出電鑽等工程嘈音。今日清晨4點,十多名工人將一座以白布和透明膠布包裹的柱狀物自黃克競樓搬出,估計屬被拆卸移走的國殤之柱。工人先將柱狀物吊高,以膠布包裹外層,再將其暫時停放於路邊。

國殤之柱於整個凌晨時份被分割成兩部分移走,直至清晨六時,相信屬於底座被搬走,期間現場突然熄燈,工人要摸黑包裝、吊起和移走柱身,直至早上七時,整支國殤之柱被搬走,放入貨櫃內,再由貨車運走,但不清楚將會搬到哪裏存放。至於現場的封鎖範圍亦收窄,不再用白布遮擋,只餘國殤之柱原擺放位置被圍板圍封。

就通宵突然移走國殤之柱,港大校委會發聲明回應指,是於22日的會議決定移走處於校園内、名為「國殤之柱」的雕像。港大稱,該雕像已日久老化,校方亦在參考獨立法律意見,進行風險評估後,「認為繼續容許該雕像於校園展示,會為大學帶來觸犯本港刑事罪行條例的法律風險」。

港大在聲明中更表示,「大學從未批准任何個人或團體在校園放置該雕像,亦有權隨時採取適當行動處理」,並稱大學極為關注雕像狀況欠佳所帶來的潛在安全問題,認為校委會衡量了大學的整體利益,作出有關決定。聲明中並稱,校委會指示大學在移除雕像後妥善跟進,並就適當的安排繼續尋求法律意見。

相信是國殤之柱的底座,於清晨六時被移走。何家達攝
工人將一座以白布和透明膠布包裹的柱狀物自黃克競樓搬出。何家達攝

22日晚上十一時許,眾新聞記者現場所見,地下、樓梯、一樓平台,多個望到國殤之柱的位置都被圍封,現場傳出疑似工程嘈音。保安伸手擋記者鏡頭指,「不要影、不要影。」被問到是否拆卸國殤之柱,保安說:「不清楚、不知道。」黃克競樓後方車路亦被保安封閉,現場有大型貨櫃車停泊,保安以強光趕記者離開。

消息透露,港大校委會今日(22日)開會決定,拆卸國殤之柱。港大中人分析,今次決定是因為國安部門施壓,幾乎是直接中央施壓。

丹麥雕塑家高志活發聲明,對事件表示震驚,並批評香港變成無法無天之地。高志活說,超過三個月前已經致函港大,但一直不成功,批評港大的做法完全不合理及摧毀私人物品,並要求港大處理好雕塑,否則會要求索償。高志活續說,全世界多個國家都願意接受國殤之柱,並引述丹麥外交部願意幫助,批評香港當局做法羞恥、濫權,「顯示香港成為無法無天、無保障人民、藝術及私有財產之地」。(It is a disgrace and an abuse and shows that Hong Kong has become a brutal place without laws and regulations such as protecting the population, the arts and private property.)

丹麥外長Jeppe Kofod亦就事件回應,表示情況令人擔憂,並強調言論自由是基本權利,在香港也適用。Kofod書面回應丹麥傳媒及美聯社時形容,最新事態進展令人擔心,雖然丹麥不能主宰其他地區展示什麼藝術,但藝術是一個基本權利。他又表示,已向中方及中國駐丹麥大使館溝通,尋求解決的辦法。

根據《學苑》報道,港大校方晚上10時許,設置圍板圍封國殤之柱。從相片可見,多名工作人員,在國殤之柱地上及一樓平台架起黃色圍板,又拉起白布遮蓋國殤之柱。

記者現場所見,國殤之柱所在位置不斷傳出電鑽聲,十多名工人在場,輪流運走相信是被鑽爛的碎石。工人在國殤之柱旁搭建了多層工作平台,凌晨約12點半,工人開始清拆該工作平台,估計是為了運走國殤之柱作準備。

至凌晨一時許,由讀者提供的照片可見,圍着國殤之柱四周地下的小石地,所有小石已被掘走,只剩下一幅平坦的泥地,工人正以白膠布將國殤之柱包圍。

凌晨1時許,國殤之柱外圍的小石地已被掘至只剩平坦的泥地,工人正以白膠布將國殤之柱包圍。讀者提供

港大校務委員會主席李國章剛過去的周日投票時,形容處理國殤之柱有困難,需先澄清擁有權誰屬,再重新尋求法律意見。國殤之柱創作人、丹麥雕塑家高志活同日發聲明指,未來一年在中國政權的陰霾下,恐怕雕塑將難逃被破壞、被移走的命運,期望世界持續關注事件,向中方拖壓。

高志活曾在1997年形容國殤之柱是「測試香港言論自由的試金石」。

工人搬運大批鐵架到國殤之柱外圍。林勵攝
原本可看到國殤之柱的地方都被圍板封鎖。林勵攝
國殤之柱擺放的位置四周都被封上圍板及白布。讀者提供
黃克競樓後方車路亦被保安封閉,現場有大型貨櫃車停泊,保安以強光趕記者離開。鄭啟智攝
被白布圍着的國殤之柱。讀者提供
從另一邊看國殤之柱亦被白布遮着。讀者提供
凌晨時份,工人清走圍着國殤之柱的小石地的小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