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自我實現強迫症


最近忙於批核同學的term paper,當中有提及社工的角色,是要協助案主發揮個人潛能,最終達致自我實現。
 
對於不少讀者,Abraham Maslow的Hierarchy of needs 理論,可說是耳熟能詳。筆者自高中年代接觸此理論至今,也未曾有一刻懷疑過,只覺得一個人在滿足溫飽與物質需要之後,繼續追尋個人理想與成就,是自然不過的事;也只有這樣,個人以至整體社會才會持續進步。

網絡插圖

只是,當年紀漸長,人生閱歷豐富了,尤其是在進入了精神健康這界別,見證到很多案主,包括自己,都曾為追求事業成就或地位所困,渴望透過這些外在東西去肯定自己的價值,而當這需求不被滿足,便受到各式各樣的負面情緒困擾。
 
想深一層,對自我實現的渴求並不是與生俱來的。相反,自孩提時代,我們經歷了社教化的過程,被家庭,師長以至主流社會潛移默化,相信做人要不斷尋求進步,對社會有用與有所作為。而我們的價值,往往是由一些外在的指標,例如財富,事業成就與社會地位所決定。
 
作為專業社工,假若我們真的擁抱助人工作的核心信念,即人與生俱來便是有價值與尊嚴,值得被欣賞與重視,那我們又何須強調案主要自我實現,實踐個人價值?
 
又如果自我實現成為了當代社會做人的基本要求,又或者人生是否圓滿的指標,這樣的一個論述,會否反過來對個人構成壓迫?我們做社工的在旁推波助瀾,又是否變成社會控制的工具?
 
當然,有人會說若對自我實現的渴求是發自內心,出於對生命熱誠的真誠探索,並不受到社會期望的覊絆,那也不是壞事吧?只是,究竟是發自內心,還是受到外在世界影響,界線往往顯得模糊。到最後,從後現代主義的角度去理解,何謂自我實現,話語權仍然是掌握在那些擁有權力及知識的「精英」身上。

網絡插圖


 
在科技與知識非常發達的今天,筆者看到的,是更多人患上「自我實現強迫症」,將外在社會的要求內化成為自身價值,不能自己地追求進步?然而,過程中又是真的是忠於自己?經歷了多年情緒病的折騰,筆者深切地體會到,如何活得自主自在,可能更為重要。
 
美國社會學家David Karp 在其著作Speaking of Sadness 中,描述資本主義下的美國社會祟尚個人化,每個人積極尋求個人發展,人際關係變得疏離,抑鬱及其他情緒問題也愈趨普遍。他形容抑鬱症是「孤立與連繫斷裂的病症(Illness of isolation and disconnection)。
 
想一想,香港的情況也差不多遠(按:當然,這裡的政治與社會氛圍更令人窒息),值得當下推動精神健康教育者反思,在一個充滿壓迫的社會,繼續強調正能量、做好壓力管理,是否正確的出路?
 
本專欄逢星期三更新。如想了解更多有關精神健康的故事或資訊,歡迎到壹元坊面書專頁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