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臥底」任港鐵外判清潔工 關注勞工權益藝術家程展緯揭剝削辛酸 黃迺元:職工盟解散後真切感受工會荊棘滿途


關注勞工權益的藝術家程展緯早前以「臥底」身份到港鐵任職外判清潔工,期間揭示箇中被剝削的辛酸——車站清潔人手銳減、工時過長,負責清潔廁所的工友更要兼顧其他地方,包括車站外圍、扶手電梯、清理垃圾桶,甚至要協助買飯盒及搬鐵馬等,有人甚至連續工作12至16小時,但薪酬卻仍維持最低工資時薪37.5元的水平。程展緯今日(15日)聯同兩個清潔工會召開記者會,力數港鐵與政府「七宗罪」,指港鐵每年賺取過億利潤,政府作為港鐵的大股東,帶頭剝削基層工友。

自從職工盟於今年十月宣布解散後,其屬會要轉為獨立運作,過去亦為職工盟屬會的清潔服務業職工會,今日與清潔工人職工會召開記者會的安排,由發新聞稿、聯絡記者及租借場地等,都要自行打點。前職工盟主席、現任清潔服務業職工會會長黃迺元,於記者會後接受眾新聞訪問亦稱,「現在少了有力量的團體,工人可能覺得訴求難以引起關注」,並說「真切感受到勞工團體荊棘滿途,工友需要自己行動及充權」。

就外判清潔工的待遇問題,港鐵回覆眾新聞查詢稱,「一直嚴格管理與清潔承辦商簽訂的服務合約並保持緊密溝通,現正就清潔員工的工作條件與相關承辦商商討,積極探討可以改善的地方」。港鐵並指,一向致力提供潔淨衛生的乘車環境,「非常感謝在鐵路網絡負責清潔工作的承辦商員工付出的努力,尤其疫情期間,他們對維持鐵路系統的潔淨衛生攸關重要」。 

(左至右)清潔工人職工會幹事梁芷茵、關注勞工權益藝術家程展緯及清潔服務業職工會會長黃迺元,爭取地鐵外判清潔工權益。葉潔明攝

兩個清潔工會代表在記者會上表示,根據政府於去年的統計數字,全港約7萬名清潔工人中,4.5%仍收取最低工資,港鐵以最低工資聘用了500人,佔當中的15%,但港鐵多年來均賺取過億利潤,截至今年6月30日更錄得利潤達27億元,因此認為港鐵理應承擔會企業責任,與基層工友分享經濟成果。工會並指,香港政府作為港鐵大股東,卻容讓港鐵以最低工資聘請外判工,提到政府於2019年落實外判改革,包括提升外判標書評分準則內的工資比重、引入年終酬金等,但港鐵外判工友「一樣都無」,港鐵外判清潔工卻在疫情下日復日清潔每個繁忙車站與剝削。

工會投訴,在疫情下前線清潔工的工作量大增,自政府於2019年調高最工資時,港鐵卻削減人手,繁忙車站由11人減至9人,部分較小型車站更由3人減剩2人。工會調查亦發現,港鐵部分綠色線(黃埔至調景嶺路線)的繁忙車站及轉車站,一更甚至只有4至5名人手,工作卻包括清潔辦公室、站長室、大堂、月台、樓梯、廁所、站內商店、清理垃圾桶等,每日需工作10小時。工會指港鐵外判清潔工的工作量高,工資卻成反比,只得最低工資的待遇,並提到食環署專責廁所服務員的時薪亦高於50元。

此外,自2020年疫情爆發開始,清潔工作為抗疫的的第一線,工作量大增,染疫機會亦大大提升,但工會指出清工所獲得的保障卻不足,至今仍每日只獲分發一個口罩,不足以應付需要,還有工友被要求打疫苗卻沒有打針假;另外,政府向其政策局及部門轄下外判清潔工發放的防疫抗疫津貼,地鐵外判清潔工卻未有受惠。

工會要求港鐵及政府立即調整港鐵外判清潔工的薪酬,與政府外判改革後新制合約平均時薪47.5元看齊;參考自2019年4月落實的政府外判非技術僱員改革方案,改革標書評分制,前線員工薪酬應列入計分項目及佔有不少於20%的總評分;參考食環署專責廁所清潔工友的薪酬;因應疫情的高風險、大工作量的情況,向清潔工提供辛勞津貼、充足防疫物資、打針假等措施。 

程展緯展示近三十幅港鐵外判清潔工友的握拳照片,藉此為他們發聲。葉潔明攝

這次是自職工盟解散後,兩個工會首次就清潔工舉行記者會。黃迺元會後接受眾新聞訪問亦坦言:「職工盟解散後,我們面對很多困難。」像這次召開記者會,所有事務都要他們自行安排,「從前有傳訊同事幫忙發新聞稿、找道具與聯絡記者,現在需要自己借場地及聯絡記者。」

沒有了職工盟連結工會的力量,黃迺元亦感到在處理重大勞工議題上的無力,「以前職工盟是一種連結力量,不但是物資與運作上,而是更能鼓動人心。現在少了有力量的團體,工人可能覺得訴求難以引起關注,單一事件尚可以參與,但譬如標準工時等持續爭取的議題,他們則較難參與、會有猶豫。」他續說:「從法律諮詢到舉辦發布會,我真切感受到勞工團體荆棘滿途。工友惟有要自己行動及充權,不會一開始就變成工運先鋒。」

程展緯亦稱:「歷史悠久、具規模與完整架構的職工盟消失,是令人惋惜的大事。少了許多脈絡,需要關注事情可以找誰?基層如何投訴?」他形容職工盟消失的過程「本身就是一種打擊」,他說:「許多個案沒有機構接手,其他機構未有承接教育培訓等範疇的完整架構,資源與架構愈見倒退與缺失。」

他提到這次關於港鐵外判清潔工被剝削問題,「譬如清潔工會問,點解無工會?雖然面對強大壓迫,但工人仍然習慣找代議士;有些工友可能會因此放棄爭取或對不公視而不見,但我認為必須繼續發聲、相信團結的力量。」

以往記者會可以借用職工盟的資源,但這天為清潔工爭取權益而召開的記者會,工會要親力親為,布置場地也有很多限制。葉潔明攝

今天的記者會是於借來的舊樓單位舉行,黃迺元匆匆趕到後,開門與記者一同進入單位,但他入內後未能即時召開記者會,因為需要簡單布置場地,包括在牆上貼上標語及展示的照片,以往這些工序,在記者會開始前通常已經準備好。直至記者會正式開始,黃迺元要先提醒記者不要拍攝場地標識,因為那是他們借用場地的條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