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雜說胡扯元宇宙(上):何妨異想天開 提防癡心錯付


元宇宙Metaverse概念圖。網絡圖片

元宇宙(Metaverse)起步了。

很石破天驚嗎?

有關元宇宙的一切,仍是空中樓閣,接近粵語所謂「十劃都未有一撇」,但讓人沉浸其中的全方位體驗,其實已在實然世界實驗踐行中了一段日子。

浸會大學歷史系其中一個團隊建構的網站《The Battle of Hong Kong 1941: A Spatial History Project》[1] ,透過地圖及各種網絡實時資訊,讓大家可以超越文字記錄,對太平洋戰爭期間的香港,有更多「身歷其境」的認知。還有大家造訪主題樂園的經歷:專列還未到站,列車上種種裝潢擺設,車廂廣播中語帶「奇妙」的提示、暗示,都讓大家心理上做好準備,走入另一個與別不同的「異世界」,讓你我沉迷其中、狂喜雀躍、忘情「消費」。冷不及防最愛的動漫人物跑出來了!大家都興奮了一會兒……

《香港戰役》網頁截圖

至於比特幣如何遊走於虛擬世界與現實金額系統,早已聞名遐邇。未來的元宇宙,進一步透過VR等科技手段,讓人沉浸(Immersion)[2] 於更宏大更數之不盡的主題樂園以致冒險旅程,將來肯定選擇更多、更商機處處、更傾心盡興、更刺激官能、更忘乎所以,甚至能夠走進香港淪陷時期的淺水灣酒店,感受一牆一瓦……

然而,主題樂園都未能滿足的慾望,就通過元宇宙追逐尋覓,會否引致成癮陷溺?罪犯會否走入元宇宙犯案?需要因此節制監督嗎?但如何拿捏得準,不會令監管淪落成監控及操縱?

坊間對元宇宙既有肯定,亦有負評。眼見那群CEO們對此如獲至寶,熱血氾濫,深知勢不可擋,筆者惟有傾向更多質疑問難,竭力與大家一齊天馬行空,盡情想像一下……想像元宇宙可以有多糟糕。掌握新興科技的大戶們一念善惡,或造福人群,或因科技內在缺陷招致災殃,後果截然不同。但願此刻多幾個人潑冷水,令熱昏的腦袋降一點溫。

此刻談論元宇宙,倍覺快意精彩!型未定,法不全,正反雙方都在未知領域內盡情馳騁,肆意塗鴉,誰也難以隨便批評對方無中生有、不切實際……日後CEO們定好規矩,恐怕到時只剩下定期付賬、屈膝下拜。

員工喜迎 監督免問

Zuckerberg高調宣稱開發元宇宙,並把Facebook公司名稱更改為Meta。圖片來源:Zuckerberg Facebook

Zuckerberg高調宣稱開發元宇宙,並搶先把公司名稱更改為「META」,但這不表示他一直走在最前端。早在2020年初,Matthew Ball為元宇宙描繪7項Core Attributes(核心特性)[3] ;一年後,Dave Baszucki在訪問中談論在元宇宙實踐Digital Immortality(數碼永生)[4] ;2021年6月底,Matthew Ball再進一步,嘗試為元宇宙寫下定義[5] 

The Metaverse is a massively scaled and interoperable network of real-time rendered 3D virtual worlds which can be experienced synchronously and persistently by an effectively unlimited number of users with an individual sense of presence, and with continuity of data, such as identity, history, entitlements, objects, communications, and payments.

「META」面世之前,不少人已經為元宇宙投入心血[6] ,天馬早已騰空得見不到蹤影,只是沒有像Facebook/META般引發廣泛注意,諸如Facebook在歐洲引發的私隱及反壟斷爭議、傾全力投資開發、聘任大量歐洲員工、尋找嶄新營利模式[7] 等。筆者不諳熟營利技巧,卻有興趣詢問:既然聘用歐洲員工,會否同時把部份業務駐紮歐陸,好跟隨歐洲標準:那個被稱為「史上最嚴厲」的歐盟《一般資料保護規範》(GDPR)[8] [9] ?抑或是歡迎歐洲員工,抗拒歐盟法規?甚麼「五年在歐盟創造10000個新的高技能工作崗位」[10] ,是換取寬鬆監管的「入場券」嗎?

向歐陸「預繳」入場費,不難理解。個體沉浸於元宇宙中,將來留下的不單是傳統的網絡/數碼足印,還可能捕捉到過去難以精準紀錄的官能感受,以致令人沉迷陷溺的情景設定。這種數據潛在的營利價值何等誘人!諸多規範限制,猶如斷我財路!故此,筆者悲觀預測:日後META及其他元宇宙開發商,在反壟斷、私隱保障、數位資產管理及防止成癮問題上,恐怕總會扭扭捏捏,利用各種遁詞去規避監管。

除了防止成癮及監管之難,還會出現甚麼糾結?筆者嘗試從Matthew Ball那7項Core Attributes(核心特性)入手,逐項列出,引申想像:日後根據這幅藍圖建構元宇宙時,在達致目標的過程中,會遇上甚麼問題?

由Core Attributes開始

Matthew Ball提出元宇宙的7項核心特性。圖片來源:CNBC影片截圖

為甚麼要從Matthew Ball開始?對一個layman而言,借用現有觀點,可以避免空談義理。他的論述是否地上最強?不知道。日後各門各派元宇宙理論陸續登場,自會目睹優勝劣敗。

除此之外,筆者亦有參考坊間談論這7項核心特性(該文譯作「屬性」)的中文作品,例如《Metaverse 到底是什麼?元宇宙是炒作,還是真正的科技大趨勢?》[11]。7項核心特性會逐項列出,然後在項目下展開一連串的提問與評論。
1. Be persistent持續存在

 i. 基礎疑問:元宇宙server永遠不會「關掉」?「……It never “resets” or “pauses” or “ends”……」[3] ?技術上可能如此嗎?先不說遇上「百年一遇」的特大天災人禍,例如福島核事故級別的災難,甚至核戰。難道元宇宙永遠不需維修?有不會停下來的發電機組供應用不完的能源?其磁碟鏡像(Disk mirroring)技術已經達至同步零失真PRO(Recovery Point Objective),能夠在維修期間無縫接軌?這些技術關口未解決,難言 “Be persistent”。

即使沒有天災人禍,技術關口完美解決,這個巨大的系統日常運作靠甚麼維持?資源資金何來?政府管理公帑支付?只供付費會員享用?會否出現貧(付費少)富(付費高)差距?

推而廣之,將來到訪元宇宙是一項「基本人權」、是豐儉由人的「商品」、還是階級森嚴的「特權」?

 ii. 也許將來核能愈來愈安全可靠穩定,配合零犯錯的AI自我維修系統完美管控,元宇宙server就可「免費」提供服務,persistently serve全地球。

但「免費的東西最昂貴」與「免費的代價是私隱」,在元宇宙中仍舊是鐵一般的定律嗎?天文數字般的投資,只為完成一件永遠不會停下來的免費玩具?

 iii. 「萬一」出現……那怕是丁點兒的錯漏、誤差、bugs,「誰」有「權限」介入處理?應該是CEO們與其代表吧。有權限resets/pauses/ends,是否等於擁有那「最終」權限:一筆勾銷?把某個元宇宙,或元宇宙內某位個體一筆勾銷的權限!

一筆勾銷的權限如何制衡?這視乎未來元宇宙是私營、國有或「公民自治」。誰保障「我」在元宇宙內的一切權益?誰可參與persistence的管理?元宇宙內的個體或實然世界的「我們」?如何防止「我們」在多個元宇宙內分身「種票」?
大家會發現,在不同核心特性討論過程中,類似的「公民社會課題」,會重重覆覆地浮現再浮現。

2. Be synchronous and live同步即時

3. Be without any cap to concurrent users, while also providing each user with an individual sense of "presence" 沒有人數上限但還是每個人還是有個人存在感

 i. 核心特性1指向能源與營運資金,2與3就分別指向「網絡速度與覆蓋」及「計算能力」,後兩者關係密切,可以綜合討論:

  a. 核心特性2:沒有距離延誤,沒有離線狀態,無論individuals地理上相隔多遠,都能夠同時、同步,作出即時回應。
  b. 核心特性3:沒有人數上限,不論有多少人登入了元宇宙,都能夠同時、同步、作出不同回應。

這種驚人的硬件配備,何時發展成熟,核心特性2、3才稱得上完全達致。但筆者推測,元宇宙業務在「十全十美」之前已推出市場,計算能力及網絡質素會成為商品:愈多付費,網速愈快,愈感受同步之歡愉。「貧富差距」「又」再出現!

 ii. 雖然「不平等」,但不必一口咬定為「邪惡」,元宇宙只不過仿傚實然世界的制度與習慣而已。當然,「同步更順暢」的優勢,不應被誤用作碾壓、欺凌、剝削其他因「網絡擠塞」而「遲滯」的individuals,好比實然世界中,腦袋聰明、反應敏捷的傢伙,不應肆意戲弄其他人。然而,誰人宣示或執行有關道德規範?又再是CEO們與其代表?或者參與的individuals在元宇宙內自行制定及處理規範?

看,政治就這樣走入了元宇宙。

4. Be a fully functioning economy完整運作的經濟體系

 i. 如前述,互聯網巨賈們天文數字的投資,只為建設一個沒有產出的虛擬空間耍樂一下?除了透過開發、售賣VR沉浸裝置獲利,元宇宙的經濟體系中,有甚麼成份具「可變現價值」,能「兌換」成實然世界的資產,令投資者獲得可觀回報?

然而Matthew Ball在這個話題上,取態有點奇怪,值得探究。當他論述“The Metaverse is not……”的時候,雖然承認現時有Bitcoin等技術游走於虛實兩界,進行”……real people trade virtual goods for real money, or perform virtual tasks in exchange for real money……”,但他似乎有點抗拒接受虛實兩界在金錢上有轇轕,明言未來的方向應該很「純正」:”……transacting at scale for purely digital items for purely digital activities via purely digital marketplaces……”[3] 

言下之意,他似乎認為元宇宙經濟體系的價值,不應跨越虛擬界限,溢出至實然世界,反之亦然。暫時筆者仍未在Matthew Ball這兩篇文字中找到相關段落,合理解釋他這個取態,反而他後來嘗試為Metaverse提供定義時,提及的「payment」,已經包括Bitcoin[5] 

他的態度是否先後有異?筆者未敢下此定論。「virtual goods / tasks in exchange for real money」既然是當今互聯網現象,將來元宇宙只會承繼之,或會有變革,但不會消失。CEO們投入大量資源建立Metaverse,難道只求「內循環」,那裡賺來那裡花掉,不求元宇宙為實然世界創造價值?況且,虛實兩界的「生意往來」若有利可圖,誰人會理會Matthew Ball或其他創路人有何初衷?
還是那一句:既然此刻型未定,法不全,何妨異想天開,暢所欲言?

 ii. 異想天開談跨界經濟活動之前,基礎問題仍然是:這個經濟體系將會由誰人管理?其權力如何制衡?由單純元宇宙自己的貨幣、貿易、「稅務」等等,到各種跨界兌換、結算、認證、監管、仲裁……其技術含量及建構之難,恐怕不亞於實然世界種種法規工具。除了業餘的individuals貢獻心力,免不了由政府及大財團出資出力建設。

這是一個不太浪漫的事實:元宇宙並非寧靜的世外桃源,各路人馬都想在這經濟體系內分一杯羹、競逐市場佔有率和主導權。你只求沉浸在異世界放空一下,種菜養狸?但原來有機會「在那裡」看見報稅表、賬單、告票,甚至虛實兩界各有一疊。
(……待續)

註/延伸閱讀:
 
(1) 《The Battle of Hong Kong 1941: A Spatial History Project》
(2)《Immersion (virtual reality)》 (Wikipedia) 
(3)《The Metaverse: What It Is, Where to Find it, and Who Will Build It》 (MatthewBall.vc,13/1/2020) 
(4)《Roblox CEO Dave Baszucki believes users will create the metaverse》(VentureBeat,27/1/2021) 
(5)《Framework for the Metaverse》 (MatthewBall.vc,29/6/2021)
(6)《Who's building the metaverse?》 (REUTERS,2/11/2021) 
(7)《fb元宇宙vs第二增長曲線》 (信報財經新聞,1/11/2021) 
(8)《數據保衞戰:GDPR的三年之癢》 (端傳媒,3/3/2021) 
(9)《歐盟GDPR法規》 (國家發展委員會) 
(10)《Facebook擬在歐盟創造一萬個新高技能工作崗位,開發「元宇宙」,你如何看?》 (端傳媒,21/10/2021) 
(11)《Metaverse 到底是什麼?元宇宙是炒作,還是真正的科技大趨勢?》(方格子,6/10/2021) https://vocus.cc/article/615d52a8fd89780001ad97f7
 
聯絡作者:
https://medium.com/@jianwen
https://vocus.cc/user/@jianw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