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接種科興後48小時內死亡 家屬批無解剖就判定與疫苗無關 專家:充足理據無關聯


政府設立機制監察疫苗安全,審視疫苗接種與死亡的關係,醫護人員須上報接種疫苗後的異常個案,再交由專家委員會評估。截至11月底,衞生署收到49宗離世前14日內曾接種疫苗的異常事件報告,暫時沒有一宗判斷與接種疫苗有關聯。馮先生的六旬母親患有高血壓,因心臟發大及肺積水住院,出院後曾諮詢心臟專科醫生意見才接種疫苗,不料11月初接種第二劑科興後48小時內在家中離世,直接送到殮房。馮先生質疑衞生署沒有將母親的個案列作異常事件,亦沒有在新聞公布中提及。

衞生署解釋,涉事個案11月初通報為「疫苗接種關注事件」,死因為高血壓心臟病,已於12月6日向專家委員會匯報。專家委員會召集人孔繁毅指,曾在會議上聽取個案的初步匯報,從馮太的長期病患病歷判斷死因與疫苗接種無關,死因經法醫及病理專家分析,理據充足。死者兒子馮先生不明白,為何沒有解剖可以得出結果,並稱「接種疫苗後48 小時內死亡不是異常,那世間真的沒有異常個案了」,他將申請召開死因研訊。

母打科興後48小時內亡 兒子盼了解死因

「一鞠躬、再鞠躬、三鞠躬,家屬謝禮」。馮先生媽媽12月初出殯,剛好過身一個月,終年60歲。馮先生指媽媽一直有高血壓,半年前開始咳嗽,四肢乏力及易攰,覆診時發現心臟輕微發大,出現肺積水,曾入院數天;出院後求診心臟專科醫生,病情穩定後個多月在醫生建議下接種科興疫苗,打了第二劑後不足48小時,在家中過身,被直接送往殮房。

馮太終年60歲,是高血壓的長期病患,過身48小時前曾到疫苗接種中心接種第二劑科興疫苗。何家達攝

此刻靈堂上,孝子賢孫送別,不過媽媽過身當天,馮生人在英國公幹,未能陪判見最後一面,他收到死訊後,即時趕回香港,「她打了疫苗我也不知道,好突然,因為疫情都搞了一大輪,(媽媽死後)第三天我才獲衞生署批准(離開隔離酒店),到殮房見媽媽最後一面」。與母親永別,留下的,不單是思念與回憶,還有一大堆疑問,「希望了解死因是否與疫苗有關,這是最想知道的」。

死者兒子馮先生在英國趕回香港處理媽媽身後事,不明白死因為何與疫苗接種無關。何家達攝

家屬稱專科醫生建議打針 病歷無提曾接種 推測死因心律不正

馮先生早前隔離完畢後,除了處理媽媽的後事,亦第一時間到母親生前諮詢過打疫苗意見的專科醫生診所查詢,碰巧醫生外出做手術,未能當面問個明白。他在診所接待處向姑娘留下了幾條問題,「他寫了一封信有媽媽的死因,為甚麼他在沒有接觸遺體下,可以推測死因?十月初媽媽出院一個多月,仍未確定有沒有肺纖維化時,就建議她可以打針呢?」。馮先生又指,雖然媽媽在社區接種中心打針,惟相信父親在媽媽過身當日,到診所索取病歷證明呈交殮房時,曾提及打針一事,但信中隻字無提及曾經接種疫苗,所以信件沒有呈交到殮房;醫生在死者出殯後仍未回覆家屬及記者查詢。

馮先生曾到專科醫生診所查詢,醫生建議媽媽接種疫苗,以及沒有在呈交至殮房的證明中提及曾打疫苗的原因。
馮太過身當天,醫生按家人要求寫證明呈上殮房,包括最近的病歷及他估計的死因,認為與潛在心臟問題及心律不正有關。(家屬提供)

兒子:原地踏步不知死因、上報與否

由於馮太在家中過身,兒子相信呈報上政府的責任,在殮房職員身上,於是他又到殮房追問,惟礙於媽媽過世當日他不在港,並非遺體認領人,職員拒絕向他透露詳情,「我覺得似原地踏步多,我不知媽媽死因,有否上報衞生署,都事隔一個月,很多事對我來說仍是一個問號」;殮房職員告訴他,爸爸曾申請豁免解剖,而火化紙在媽媽身故後2日批出。

新聞公布無寫 衞署:個案為「關注事件」不符呈報

《 眾新聞》向衞生署查詢馮太的個案,署方回覆指法醫在11月10日,即在馮太死後一天,已通報署方為「疫苗接種關注事件」,死因是高血壓心臟病。雖然是關注事件,但個案12月6日,已匯報上專家委員會。自新冠疫苗開始接種後,衞生署設立通報機制,讓醫護人員上報疫苗接種「異常事件」,截至11月30日,有49宗死亡相關個案。不過 ,即使是死亡個案,如果有其他明顯死因與接種疫苗無關,就不需要呈報,會視為疫苗「關注事件」,交由港大分析,定期向專家委員會匯報。翻查新聞公告,曾經於離世前14日內接種疫苗的死亡個案,截至11月7日以及11月14日一樣是47宗,馮太的個案只列作「關注事件」,沒有反映於公報中的死亡數字。

家屬批無解剖判定與疫苗無關 專家:充足理據無關聯

新冠疫苗臨床事件評估專家委員會召集人孔繁毅接受《 眾新聞》訪問,指曾聽取馮太個案的初步匯報,「死亡應該與是血壓問題導致心臟病或心臟衰竭,與疫苗接種無關」。被問到家屬質疑在沒有解剖下,如何判斷死因與疫苗無關,亦不明白馮太心臟早前曾發大,出院一個多月,為何醫生建議打疫苗,孔說病理科專家見到馮太有嚴重的長期病患,所以可以判斷是導致死亡的原因,「經過法醫及病理科專家診斷,所有事情都有很充足理據及分析」。至於疫苗接種的建議,他稱視乎醫生臨床判斷,「如果臨床判斷認為病人控制得好,只是出院個多月,都適合打疫苗。」

專家委員孔繁毅指曾聽取死亡個案匯報,認為死因應該是血壓問題導致心臟病或心臟衰竭,與疫苗接種無關。

馮生知道個案沒有被列為「異常事件」當日,正在為媽媽舉殯,他回覆我們,認為無解剖難有死因,又說「接種疫苗後48小時內死亡不是異常,那世間真的沒有異常個案了」,下一步他會申請召開死因庭。

馮先生到殮房了解職員有沒有將媽媽個案上報。

早前一名63歲患糖尿病及高血壓的男子,接種科興後2天死亡,是首宗接種新冠疫苗後死亡的個案。新冠疫苗臨床事件評估專家委員會一致裁定,死亡事故與接種疫苗因果關係不一致,只屬偶然,死因庭召開研訊。死因裁判官周慧珠向陪審團提供兩個裁決選項,如信納死者接種前患急性心肌梗塞,並同意急性肺水腫是心肌梗塞的併發症,結論是死於自然;假若陪審團不相信專家證供,則應裁定死因存疑。陪審團接納死者死於急性肺水腫,惟認為無法肯定何事引發急性肺水腫致死,五名陪審員一致裁定「死因存疑」。

馮先生在得知結果後,說「接種疫苗後48 小時內死亡不是異常,那世間真的沒有異常個案了」,將申請召開死因庭。何家達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