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羅冠聰民主峰會演說呼籲國際社會制衡中共 港府發聲明批演說顛倒黑白、嚴厲譴責


一連三日民主峰會到尾聲,國安法生效後宣布流亡海外,現時被國安處通緝的羅冠聰獲邀發言:「我的經歷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呈現出一個被譽為全亞洲最自由的城市,如何墮落成眼前的『獨裁警察政府』,我已經歷過,對我來說,民主倒退不是一個抽象理論。」特區政府深夜發聲明,指羅冠聰的發言完全罔顧事實、顛倒黑白,無視中央對香港特區的全面管治權,肆意詆毀中央制定並在香港特區頒布實施的《香港國安法》,亦無恥地跟隨部分西方政客慣用的劇本,作出無稽的指控,其言論必須予以嚴厲譴責。

 在美國舉行的民主峰會到尾聲,流亡海外的立法會前議員羅冠聰獲邀發言,他指自己的經歷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呈現出一個被譽為全亞洲最自由的城市,如何墮落成眼前的「獨裁警察政府」。他又說:「我已經歷過,對我來說,民主倒退不是一個抽象理論,但是一個貼身和痛苦的故事。」他又提到新彊、西藏的人權問題,呼籲國際社會制衡中共:「可能有些人擔心習總書記、可能有些人不想失去中國市場、可能有些人不承認對我們民主價值的威脅,這是我們失敗的原因,正因如此,我們一定要改變。」他又用廣東話說出這兩句話:「我們不是因為見到希望才堅持,而是因為堅持才見到希望,香港人,加油!」

 羅冠聰在美國舉行的民主峰會發言,最後以廣東話說出這兩句話:「我們不是因為見到希望才堅持,而是因為堅持才見到希望。香港人,加油!」

 他出席峰會前接受《眾新聞》訪問,他說在如此重要的平台,用廣東話向香港人說一些話是很重要,「我覺得心灰是很合理,局勢轉變成這樣,人非草木,低潮時大家要互相勉勵、互助支持,不要覺得狀況變壞,香港人變得冷漠就放棄。」

羅冠聰的發言被安排於討論人權問題,以及討論民主制度、對抗獨裁的兩個主題環節之間。他認為是很好的切入點,令兩個環節的參與者可更了解香港的故事,「從香港過去幾年的政治動盪、自由淪喪去看,其實是一個藍本,見到中共的人權侵犯,能獲邀不是我一個人的事,證明全球討論民主的社區,或美國政治依然非常關注香港。」

對於連日來,由中央官員到特區政府都多次批評他,又形容他為「現代漢奸」,抹黑香港,詆毀國家的跳樑小丑。羅冠聰稱覺得他們很可笑,指他們好像交功課,彷彿不發言會被人責罵。羅冠聰又認為,整個政壇都很關注拜登政府上任後舉辦的民主峰會,對於他的參與引起強烈反彈,他不感意外,但官員對他的人身攻擊或污名,反而是出乎意料,「 印證我們做的事有一定影響力,他們真的很忌諱我們在做的事,而且感受到很大挑戰」。

對於連日來,由中央官員到特區政府都多次批評他,羅冠聰直言感到可笑,亦出乎其意料之外。(訪問截圖)

 羅冠聰曾以23歲之齡,成為歷年最年輕的立法會議員,他如何看待即將舉行的「五光十色」選舉?羅冠聰認為這些候選人絕不能代表過去一年持續被打壓、被邊緣化的民主派。他又指政府官員一方面積極呼籲選民投票,另一邊廂,林鄭月娥又說若果投票率低,即證明市民相信政府的工作,顯得港府對選舉的態度非常混亂。

羅冠聰的議會生涯雖然短暫,但他沒有放棄參與政治,這一年多以來,他在外地出席公開活動、各國峰會、座談會,上月更出書,以自身經歷講述香港政治環境的轉變,又在英國成立「香港協會」。

「我無時無刻都想念香港,一個人習慣一個城市、氛圍、語言,會發覺無論去到任何一個地方都無法找到替代品,我都是嘗試尋找一條可回香港的路,可能很漫長、很遙遠。」 他說自己有留意香港《全民造星》的節目,希望自己不要太離地,會以任何方式關注香港人關心的事情,這有助他更了解香港人對政治的想法和傾向。 

羅冠聽經常出席海外公開活動、各國峰會、座談會,最近更在英國成立「香港協會」。(羅冠聰Facebook圖片) 

羅冠聰演講後兩小時,特區政府隨即發聲明強烈譴責羅冠聰,指責羅冠聰並沒有如他所指般受到「迫害」,而是一名逃犯,在香港涉嫌干犯刑事罪行後公然棄保潛逃,毫無誠信可言;他亦多次發表煽動分裂國家和顛覆國家政權的言論,涉嫌違反《香港國安法》。

聲明指羅冠聰的發言完全罔顧事實、顛倒黑白,無視中央對特區全面管治權,肆意詆毀《香港國安法》,亦無恥地跟隨部分西方政客慣用劇本,對中國作出無稽指控,必須嚴厲譴責其言論。聲明又批評美國舉行所謂「民主峰會」,並邀請羅冠聰發言,其抹黑中國、抹黑香港特區的意圖昭然若揭。
  
文中多次點名批評羅冠聰,指他在內的反中亂港分子勾結境外勢力干預中國和香港特區的事務,甚至乞求外國政府制裁中央和香港,完全罔顧國家和港人利益,又指實現民主有多種方式,沒有放諸四海而皆準的標準。最後再次重申,堅決反對外國以任何理由、任何方式干預,香港特區政府會依法嚴懲違法分子,不容逃犯逍遙法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