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默克爾的告別音樂會


德意志聯邦共和國第八任總理默克爾於今日(12月7日)離任。根據傳統,默克爾於12月3日晚獲共和國最高軍事榮譽規格——鳴金收兵禮(Großer Zapfenstreich)送別。德國對上一次給予國家總理此等送別禮已是16年前的事,此一尊榮也只屬離任的總理、總統及國防部長。而軍禮的高潮,是聯邦國防軍樂隊的音樂演奏,演奏曲目則由離任的貴賓決定。行禮如儀?非也。當德國輿論獲悉默克爾的點播歌曲後,無不嘖嘖稱奇。

總理點播歌曲如下:

Hildegard Knef -《為我,紅玫瑰應如雨下》(Für mich soll’s rote Rosen regnen, 1968)。1954 年出生的默克爾,時年14歲,歌中的主角,由16歲的視角憧憬自己美好的未來,而1968年的默克爾,則加入了「自由德國青年」(Freie Deutsche Jugend, FDJ) – 東德的共青團,同年決志基督,默克爾是否真心投共,存心有天知;但講到「美好的未來」,對於識時務的東德青少年而言,在可預見的生涯規劃中,愛國意識永遠需要行動來證明,否則根據規劃生涯,必處處碰壁;1968年的歐洲見證了「布拉格之春」,外國勢力企圖以顏色革命干預東歐內政,正義紅軍嚴正執法,止暴制亂,粉碎資本帝國主義陰謀,世界的另一邊,美帝深陷越戰泥沼,遭正義鐵拳痛擊,共產主義形勢大好,朵朵花兒向太陽,顆顆紅心向著黨。 

Nina Hagen -《你忘了帶彩色菲林》(Du hast den Farbfilm vergessen, 1974)。歌曲是東德Punk 后Nina Hagen 出道早期與樂隊Automobil 的名曲,歌詞大意是女主角數落男友忘記帶彩色菲林,糟蹋了美好旅行記憶;看似人畜無害的歌詞,其實滿滿寓意:有圖有真相,菲林和照片,本就是資訊的載體,在70年代的東德,彩色菲林是稀有商品,大部份的照片仍停留在黑白世界,就如鐵幕內的生活;假日的遊人和美好記憶,那是牆外的洞天,是自由和自在。自由自在的香港人,在聽到《係咁先啦》的歌詞時,共鳴乎?Nina Hagen 於1977 年被東歐DQ 國籍,自此音樂事業放飛發展,於冷戰後期成為德國Punk壇教母,影響力席捲歐美。教母雖然投奔西德,但繞樑的歌聲已銘刻進東德人的DNA裡,默克爾更表示,歌曲是其年輕時代的Highlight,再看看默克爾年輕時的髮型,和Nina Hagen 年輕時的髮型,相似乎?根據非正式調查,《你忘了帶彩色菲林》是東德50-60 後的非正式國歌,近半數東德人能倒背如流。順帶一提,當晚表演的版本是聯邦國防軍樂隊特備的原創編曲與配器。 

《偉大的主,我們頌讚祢》(Großer Gott, wir loben dich/ Holy God, We Praise Thy Name),原曲作於1771年,信主的默克爾選擇基督教歌曲,不教人意外。成長於東德的默克爾生於牧師家庭,信仰在極權統治下可是極其珍貴的。然而,識時務也需要如水的智慧,這種智慧,在默克爾執政年間不時展現,例如在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國會投票中,總理投的是反對票,但其執政聯盟議員則可「自由」投票,結果議案獲大比數通過,這般的操作,一方面能迎合民意,另一方面又能與教會保守力量保持友好(默克爾的政黨,您知道的吧?)。與默克爾屬同一政黨的前任總理和總統都於典禮中點播了最少一首基督教歌曲,是德意志的政治正確,也是教徒的自由意志。臨近聖誕,在肺炎疫情下,聖誕巿集、文化和娛樂活動幾乎全部玩完,聖誕氣氛再次跌至冰點;信仰的力量需要再被昇華。 

也講一下其他前任總理的選曲,上一任總理施羅德(Gerhard Schröder)點播了《My Way》,《Summertime》,和《Mack the Knife (Die Moritat von Mackie Messer)》(沒有耶教歌曲對不?再看看施羅德的所屬政黨?) 。一手「提攜」默克爾的已故前總理科爾(Helmut Kohl) ,點播了《大選侯騎兵進行曲(Des Großen Kurfürsten Reitermarsch)》,《遂謝主所有(Nun Danket Alle Gott)》,和《歡樂頌(歐洲之歌)》,可謂相當大路。默克爾的選曲除了巾幗味濃外,地味也十足,歌詞中透露的三四點,德國人能共鳴,毋用硬銷。
 
最後,德式鳴金收兵(Zapfenstreich)的畫面容易與第三帝國的某些畫面劃上等號,特別是鋼盔、儀仗與火把等「帝國特色」。然Zapfenstreich 的傳統,雖不能完全與「那一個」時空切割,但德國(包括前東德)選擇保留這一軍事傳統不無原因。首先,Zapfenstreich 師承沙俄,Zapfenstreich 原意是「關栓」,這裡指的是酒栓——Happy Hour 後,軍隊士官下達酒精禁令,士兵需要列隊報到,歸營休息。德意志帝國成立後,「關栓禮」演變成為正式的鳴金收兵儀式,也成為普魯士的重要軍事傳統。既然鳴金收兵禮的歷史源遠流長,那麼「去納粹化」也不難;軍隊需要光榮的傳統,不然沒有榮光的話,如何為國捐軀? 

 鳴金收兵禮的完整錄影:

編後語:留意默克爾在影片後段(56:48)的一個小動作,紅衣者為AKK(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是默克爾任內的國防部長,默克爾本屬意AKK 作為領導接班人,奈何因其政黨與極右AfD 謀皮的醜聞被曝光後,政治生涯被句號。此刻身處過程裡的她與她,能否巧妙地化掉這點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