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廢老出沒注意


眾新聞製圖

教育局長楊潤雄早前發文,指學校教育要重視培育學生正確價值觀,因社會近年出現種種歪風,令青年人受影響而耽於逸樂、誤信失實資訊而走歪路、對前景失去信心。又指近來興起的「躺平主義」更令人憂慮,這種消極的態度,容易令人萎靡不振,長遠會窒礙社會的進步;所以教育必須對症下藥,將於短期內公布《價值觀教育課程架構》供學校採用,以更整全及有系統地加強推展價值觀教育。首先「躺平主義」是由內地網絡熱話傳到香港,楊局長如此說正是曲線指出內地教育出現問題,內地的愛國教育不能令學生重視及愛護自己的國家,才會衍生這態度;不過就算內地教育出問題,相信他也沒有膽量指出,所以估計他只是想借用「躺平主義」,來推出愛國教育的包裝說法。

另外公布試行版《價值觀教育課程架構》,正如楊局長所講,當中加增「勤勞」為首要培育價德,以應對「躺平主義」。該課程發展委員會委員鄒秉恩校長解釋,指近年出現「躺平主義」,並有僥倖心態又好逸惡勞,有需要强調勤勞的價值觀。他指現今年青人覺得自己沒機會買自住樓宇,倒不如用今天時間去吃喝玩樂,所以需要加強「勤勞」這個價值觀;又強調自己這些 50、60、70年代出生的,都經歷一段很艱苦的工商業起飛發展時期,當時需要勤勞向上,才有今日的成就。

課程發展委員會委員鄒秉恩校長。資料照片

教育總是出問題?

聽了這兩位在港辦教育的人士的說法後,反映出香港的教育問題,就是被這群沒有心的去弄到一團糟;當中有人活在機遇處處時的香港,當時只要肯做肯搏,總會有向上流的機會,這人現正處於收成階段,不但不會用所得的資源來幫助後輩,只會用長輩態度去評價當代年青人,對他們說三道四,難道這真的有作用嗎?況且現今社會經濟飽和,樓價及失業率高企下,再用同一標準來比較,這又合理嗎?這是真正的教育嗎?再者指年青人「好逸惡勞」,難度其他人會「好勞惡逸」嗎?這說法公道嗎?又合乎人性嗎?

凡要求人付出,必先有一個明確目標或回報,才能使人有動力;就像當年有向上流機會,人們不介意放工後,到夜校進修及增值自己,提升晉升機會;又像運動員想突破自己,去打破舊紀錄或取得出席奧運的資格,他們才會不斷鍛鍊自己,不介意當中的艱辛及付出的汗水;當有價值及吸引的目標出現,無論任何年紀的人,都會願意付出及回應。君不見2019年的香港嗎?一群年青人為了值得的價值拼盡所有,甚至是自身的前途,雖然那目標並非人人認同,但當時的表現足夠証明他們絕對不是「好逸惡勞」的一群,所以不「勤勞」並非這世代的問題,而是此刻再沒有值得付出的目標出現,這才是現在真正的問題!但這又是誰的責任呢?是無權的人民?還是當權的政府呢?

說到底不斷提出問題,指摘年青人的,都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更凸顯出這只是「廢老」的目光及想法,況且教育是包含全人的發展,富有啟發及引導性,亦非什麼都一刀切,不斷指令人去跟隨。就正如愛護國家的課題上,並非一味地要人愛國,而是要先教導何謂愛,最好的教導方法就是示範出來,由政府帶頭去愛人民,讓人民感受到被愛,這樣便自然會用愛去回應國家,這才是真正的愛國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