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集體經濟神話破滅? 「中原首富村」數百村民遭欠薪爆發抗議


村民大喊口號:「劉莊人們要生存,還我們血汗錢。」

位於河南新鄉縣七里營鎮的劉莊村爆發集體示威,抗議兩大藥企長期拖糧、賤賣村民集體財產,又申訴村領導把持朝政,堅拒向年初換屆選舉中勝出的村民交接村政大權。劉莊村是中國改革開放之後,少數仍堅持走集體經濟的村莊。

(這)三、四代人都是被愚弄的那一代,被他們灌輸的集體富裕甚麼的,產權不清晰是不可能的。

藥企負債纍纍 欠薪問題持續 

幾百個村民來到華星藥廠和綠園藥業追討欠薪,村委會主任史世領連名帶姓警告其中一名討薪的村民:「XXX,你死定了」,之後其弟,亦即藥廠法定代表人史世會企圖拉走員工,雙方一度發生肢體衝突。

我們聯絡到當地的村民劉國富,他指,藥廠3年前開始有欠薪問題,「跟他們鬧鬧鬧給你一點、鬧鬧鬧給你一點,就是老人、60歲以上,一個月發的800元錢,現在一分錢都沒有了。我們的村民將近2千口人......這條村子300多、400戶沒有耕地,全靠這兩個企業生活,結果他要我們放假」。

劉莊村分別在1985年和2007年投資開設了華星藥廠和綠園藥業,研發、生產各類藥物,一躍成為國內抗生素四大生產基地之一,兩間藥企一共十幾億的年產值由村民集體所有,令這個半徑只得1.5公里的小村莊,曾擁有「中原首富村」的美名。

劉國富指,史世領從其父親手上接受村委會主任一職後,就把企業原來10幾億的資產揮霍掉,變成負債10幾億,「包養情人甚麼的,就在胡搞。」

史世領駕著價值300萬的名車到場時,被來討薪的員工截停。

村領導成村霸 拒交接權力

村民透過年初的換屆選舉,選出了新代表,但史世領不當是一回事,「他們還是霸佔了村委會主任這個位置,公章也不交、也不開居民大會。我們這一次鬧就是必須要他下台、必須要查帳、必須要公開帳目」。

村民又在選舉前發現,村內張貼的選民名單有古怪,原本合資格的1400個選民一下子少了幾百人,查問下得知,村委會自行潛建規則,取消一些不在村裡工作的人的選民資格。他們估計這是為了減少年輕人的投票率。

在欠薪事件曝光前,劉莊村在國內是如桃花源一般的奇蹟。劉國富承認家家戶戶都住在由村委會分派的472平方米三層別墅,「就是我們集體從70年代開始,我在企業裡工作20多年。我們企業當時是賺錢的,最好的時候一年銷售有20多億元,因為搞生物製藥嘛。」

村民居住在472平方米三層別墅,但不擁有房產證。

劉莊村的經濟神話

前村支書史來賀在20世紀50年代用了整整20年,將劉莊改造成規模化農業園,令這片土地在改革開放之初已成為率先富起來的鄉村典範。

前村支書史來賀

史來賀之後帶領村民陸續建成了食品廠、造紙廠和澱粉廠等,為村集體積累了大量財富;到中國鄉鎮企業興起之時,劉莊的經濟再邁出一步,1985年建成了華星藥廠,將發展重心轉向高科技生物醫藥行業。2002年,這裡的抗生素青霉素年產量達到5000噸,位居全國第三,出口量更創全國之冠,而劉莊只是一條有340多戶的村莊。

到最輝煌的2011年,村民可享受的福利高達49項,住屋、上學、醫療通通由村委會承擔,家家戶戶的存款近百萬,一年的人均可支配收入達2.9萬元,不僅比城鎮居民的高3成,亦是超出當時全國農民平均收入的4倍。中共多任領導人都曾經視察劉莊,來宣揚「堅持集體經濟」的好。

神話破滅的一日

不過當劉莊全村近8成收入都是依靠醫藥產業,就導致「一榮俱榮、一損皆損」。2015年,中國嚴格限制排污,劉莊兩間藥企多次受到處罰,被勒令停工。此時劉莊的資金鏈出現斷裂危機,除了要向銀行借新還舊,還要問村民集資,至去年9月被法院判決村集體財產,,包括土地、廠房等都要拿出來拍賣還債。

在劉莊村土生土長的劉國富見證了村莊在集體經濟下的興衰,得出這樣的結論,「不可行的,產權不清晰是不可能,必須要產權清晰。(這)三、四代人都是被愚弄的那一代,被他們灌輸的集體富裕甚麼的,產權不清晰是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