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時代革命》奪金馬獎喻意深長


過去一周,最矚目的政治新聞是周冠威導演監製的2019抗爭紀錄片《時代革命》奪得台灣金馬獎最佳紀錄片獎項,這套在香港無法上映的政治電影在台灣得獎,並且廣受觀眾好評,預示了香港作為亞洲文化之都的衰落,日韓台製作的影視節目,將成為與中國大陸抗衡的亞洲文化勢力。

曾幾何時,香港是兩岸三地的文化藝術都會,一個只有幾百萬人口的城市,因為創作及發表自由受法律保障,文藝創作獨領風騷。內地和台灣無法出版的政治書籍,這裡可以自由發售,內地和台灣不敢或不願觸碰的影視題材,這裹可以大膽嘗試;香港市場雖小,連同台、星、馬泰等東亞市場,卻足以撐起東方荷李活的美名,香港的電影、電視、流行音樂和書籍雜誌,成為影響全亞洲的文化軟實力。

俱往矣!在國安法實施後,電影審查引入了新的法律,政府人員可以彈性詮釋何謂國家安全的利益,禁止任何電影發行。香港電台大量與時事有關的影視製作被叫停,屢屢得獎的製作團隊被迫離開或投閒置散,大批優質節目被下架,這些舉措向外界傳達了強烈的廣設政治紅線的信息,而公立圖書館也爭相審查涉政治圖書,憑官員個人政治判斷把大批時事類圖書下架,沒經過任何法律程序去檢視是否有違國家安全。這些寧左勿右、寧枉毋縱的政治審查,令本地及海外文化界清楚看到,香港不再享有過去的創作及發表自由,周冠威導演製作的《時代革命》紀錄片不斷獲邀參與國際影展並獲表揚,卻完全無法在香港上映,具體地說明了香港已脫離國際影視主流規律,迅速融入內地那套政治掛帥審查嚴密的文化制度。

換言之,日後香港人的文化作品,不論是書籍、歌曲、劇集或電影,倘若目標是內地市場,就要完全服從內地的文化藝術審查尺度,努力避開所有可能引起政府不快的事情,不能享有創作自由;若要自由創作自由發表,就只能以境外市場為目標受眾,通過各種發布平台,吸引亞洲及國際觀眾,香港觀眾要去外地旅行,才有機會觀看這些製作。

本來,單是台灣、東南亞和歐美華人的市場,在規模和經濟實力上,難以與龐大的內地市場抗衡,但隨著網上串流平台的普及,好些大型的國際串流平台收集了大量日本、韓國、台灣和香港的影視節目,並且配上了多種語言的字幕,令到這些本土市場規模不足的影視創作,登上了全球化的文化消費列車,取得了巨大的經濟回報及國際影響力,南韓的《魷魚遊戲》近日風行全球就是最有力的證據。這個發展趨勢,令許多不願接受審查的亞洲創作人大受鼓舞,他們的作品雖不見容於掌權者,在國際市場卻可能叫好又叫座,香港的戲院不准上映又何足懼?內地市場雖大,但審查制度極嚴苛,監管準則說變就變,有才華的創作人未必願意久留。這兩股文化實力,到底那股將主導亞洲未來,且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