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囚犯因獄中打電話受限提司法覆核 高院判敗訴 社協:在囚人士權利跟不上現代科技


曾成功爭取在囚人士投票權的「監獄常客」蔡全新,2016年服刑期間兩度被拒致電外界,因而在社區組織協會協助下提請司法覆核,爭取在囚人士以電話通訊的權利。案件審結3年,高等法院法官黄國瑛今(26日)判覆核敗訴,指在囚人士的自由必然受限,不能像自由的人般享有全面通訊權,而懲教署所設限制平衡了在囚人士懲罰及更生等需要,限制合乎比例。

目前在囚人士與外界聯繫的方式,包括親友每月兩次、每次30分鐘的探訪,經懲教人員審核的書信來往,以及有條件的電話通訊。根據懲教署《工作守則》,在囚人士若連續兩個月未獲親友探訪,可致電一通海外電話;其餘在囚人士若有特殊或緊急需要,亦可向懲教人員提出電話通話申請,由懲教人員考慮是否批准。

申請人蔡全新於2015年因搶劫罪被判入獄52個月,在赤柱監獄服刑,期間五度申請電話通訊,當中兩次自稱長達兩個月未獲探訪,且社區組織協會幹事蔡耀昌久未回信,故此要求致電蔡,以索取資料及投訴赤柱監獄職員,但不獲批准。申請人於是入稟高院,就在囚人士電話通訊權利提司法覆核。

社區組織協會幹事蔡耀昌

申請人共提出4個理據,包括:

⚫️ 懲教署《工作守則》侵害在囚人士的通訊自由,違反《基本法》及《人權法》;

⚫️ 《監獄條例》及《監獄規則》沒有限制在囚人士使用電話通訊,懲教署《工作守則》越權;

⚫️ 署方沒有賦予在囚人士申述和公平聆訊的權利;

⚫️ 只容許在囚人士致電海外親友,歧視沒有海外親屬的在囚人士。

官:署方並無完全禁止在囚人士的通訊自由

黃官在判詞中反駁指,懲教人員依從工作守則設立的電話通訊限制,是為了平衡在囚人士懲罰及更生等的需要,即使相關限制涉及《基本法》第30條及《人權法》第14條的通訊自由,做法亦合乎比例。

黃官重申,署方並無完全禁止在囚人士的通訊自由,而是就此訂下清晰限制,而且在囚人士的自由必然受到限制,不能像自由的人般享有全面通訊權利。

懲教署有其管理及維持秩序的專業判斷

申請人曾提出,外國已有不少地方容許在囚人士以電話與外界通訊,惟黃官認為懲教署自有其管理及維持秩序的專業判斷。

判詞又指,根據證供,當一名在囚人士提出電話通訊申請後,初級懲教人員會與其會面,以核實他的理據;若初級懲教人員不建議批准,則會再安排一名高級懲教人員與他進一步會面。申請人稱署方沒有賦予申述權利,說法不符事實。

至於申請人認為署方工作守則涉及歧視,黃官認為沒有本地親戚及有本地親戚的在囚人士面對不同情況,不能類比。

蔡耀昌:港欲推智慧監獄 但在囚人士權利跟不上現代科技

社協幹事蔡耀昌庭外坦言判決令人失望,社協會與申請人商討,研究判詞後再考慮是否上訴。他指現時電話通訊已十分方便和快捷,難以想像在經濟發達及文明的香港,在囚人士欲致電親友卻遭諸多限制,認為裁決未有全面考慮在囚人士的困難及應有權利。

他慨嘆,香港正欲推行智慧監獄,但在囚人士對外聯繫卻跟不上現代科技。

案件編號:HCAL188/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