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時代革命》兩關鍵抗爭者現身座談 周冠威:拍片失了工作 堅持自己是反光板,將香港勇敢故事說給世界聽


《時代革命》今天(25日)在2021台北金馬影展放映第三場,邀請導演周冠威以視訊與觀眾進行映後座談,當片尾響起《願榮光歸香港》時,多位觀眾起立聆聽,令人動容,映後現場觀眾熱烈鼓掌、呼喊口號。片中兩位負責照顧十多位抗爭者的「阿媽」和「阿爸」,也現身會場,觀眾報以熱烈掌聲,為他們加油打氣。周冠威說,他自己人身是安全的,但自從影片在康城影展曝光後,失去了許多工作,也有演員因此退出,但就如同片中受訪者對他的信任,他就像一塊反光板,有責任把這些勇敢故事說給世界上的人聽。

金馬影展舉行《時代革命》映後座談,與留在香港的導演周冠威連線,現場滿座觀眾,一齊為香港加油打氣。圖片來源:金馬影展提供(攝影|林軒朗)
 

金馬影展今年改以線上方式舉行觀眾票選排行榜,入圍第58屆金馬獎最佳紀錄片的《時代革命》放映首日,就奪下第一名,昨天放映第二場,依舊蟬聯冠軍;今天(25日)放映的影人場,邀請周冠威透過視訊與觀眾座談;影片放映過程,不分港人或台灣觀眾,啜泣聲不斷;如同影片中抗爭者所說,「Nobody is everybody」,莫忘煲底之約,即使be water散居四方,仍不忘齊上齊落的堅定與決心」。

如同時事評論家李怡在影片中受訪所說,要如何才能如此勇敢?那是一種徹底絕望,才有辦法做得到;勇敢,在影片中的9個章節,從609、612、佔領立法會到中大2號橋戰役及理大圍城,從面對暴力、無力感到「香港人永遠都在」的心志,無所不在。勇敢,也成為今天座談的主題。

在《時代革命》中,有一對年輕的抗爭者,25歲的「阿媽」(Mom)與32歲的「阿爸」(Dad),他們在反送中運動過程中,負責照顧十幾名十多歲的抗爭者,他們因抗爭而無家可歸,一家人因運動而結合,沒有血緣,卻更像一家人。

《時代革命》中的抗爭者「阿爸」感謝周冠威,並說「對不起,比你更懦弱」,也與手足激動擁抱。鄭智仁攝

今天的映後座談,在觀眾毫無預期心理下,「阿媽」(Mom)與32歲的「阿爸」現身,現場響起如雷掌聲,也對他們高喊加油。兩人都是第一次看到完整影片。

「阿爸」在座談會上哽咽、激動落淚向周冠威說,「對不起,比你(周冠威)更懦弱,因為我人已身處台灣」;針對「阿爸」落淚說,配不上影片中呈現的勇敢,周冠威對他打氣說,你做過的一切絕對有價值,絕對不會浪費,「香港人講太多對不起了,我們不如說謝謝吧!」

周冠威今出席《時代革命》映後座談,片中關鍵抗爭者之一的「阿媽」(右一)現身,引來全場鼓掌加油。鄭智仁攝

同樣來到台灣的「阿媽」也發問,如同她自己在片中所言,很想回到香港,陪陪自己親近的人,但後來她自己也慢慢改變,所以想問導演在拍攝影片過程中,是否曾在某一時刻想要改變呢?她也想問導演,影片中把抗爭著都拍得非常勇敢,但導演自己本身又希望呈現的是什麼樣貌呢?

周冠威說,一開始原本要呈現的是每一個抗爭手足的家庭與背景資料,但思考了很多方法,如何讓觀眾在不知他們真實身分之下,呈現每一個人抗爭之外的那一面?他後來發現自己做不到。直到有人看了片子後跟他說,即使不知是誰打誰,但了解整個過程,也了解到大家是整體的,這就夠了,因為這一番話,他就感覺無所謂了,所以就豁出去,直接拍攝影片,這是轉變過程之一。

周冠威說,當時決定到現場參與直接拍攝抗爭過程,因為最能顯露出每個人最私隱、坦露自己的那一面,這也是他自己的轉變。

被問到是否有記錄自己的一面?周冠威說,他反倒想把自己褪去,當成一個平台,他的角色就像一塊反光板,反射出每個人的樣子,所以他才會在影片最後強調,這是「一部香港人的作品」,真實反映每個人的情況。

周冠威曾在接受眾新聞訪問時說,他追求的不是幸福,而是公義,「當小朋友跟他說,希望政府看了這部電影,會變回好的政府」,並說「爸拔,我們一起留在香港,將香港變回美麗的香港」,他知道自己可以做的是,藉由這部紀錄片,將他們的心聲傳到世界。今天的座談中,他再度提到這一點。

周冠威談到2015年拍攝的《十年–自焚者》,當時以為是一部預言電影,沒想到這麼快就出現在真實生活中,他感到非常傷感。當時,影片標語寫著「不想看到的將來」,沒想到,這幾年之後,不但看到了這個「不想看到的將來」,還帶來更大、更劇烈的痛苦;不過,他在2019年也同時看到許多人性的光輝,不論最後結果如何,看到許多人展現勇氣、為爭取自由、公義與良知所做的各種行動,讓人非常感動。

周冠威說,《十年》曾提到,「不問這件事『行不行』,而是問『對不對』」, 2019年就是看到這些人展現這樣的精神,「不管結果輸贏,只追求對的事情」。

說起拍攝《時代革命》的起源,周冠威說,他並非在反送中運動之初就拍攝,是到了2019年8月,看到許多手足展現勇氣的一面,他回想在佔領立法會過程中,在立法會外的人為了拯救場內的手足,一起為自由奮鬥的手足,他自己是電影人,心想他們都可以做出這些犧牲了,「我可以做些什麼?」,所以才決定拿起攝影機,記錄這些勇敢的人。

在影片中,佔領立法會傳出清場消息後,在外留守的手足當時決定入場搶救4名留守的死士,當時《立場新聞》記者何桂藍在直播時訪問一名女孩,問她怕不怕,只聽她哭著說,很怕,但更怕明天見不到他們4個人,就此為整個運動定調,如同戴耀廷在片中受訪時所說,和勇不分,齊上齊落的精神,這是一個關鍵事件。

周冠威說,由於他拍攝過《十年》,許多抗爭者之前就已認識他,對他有所信任,「他們想要把自己的聲音傳給世界聽,但找不到出口」,因此,許多人在拍攝過程中,非常坦然,對他寄予信任,讓他跟到現場拍攝,接受訪問,所以「取得信任」這部分不算是最困難。

周冠威說,最困難的部分,應該是他自己這一關,因為他當時已有家室,妻子剛懷孕,在外面拍攝過程中,遭遇很多催淚彈,不僅影響他自已,也影響他太太,甚至擔心會影響胎兒,當時唯一思考過放棄,就是在這個階段。

現場港人發問踴躍,一名港人則發表心聲說,影片中有許多Nobody,沒名沒姓,但在運動過程中,也可看到,沒有誰高誰低,大家都是Nobody,一起為運動努力。

對於周冠威目前仍留在香港,有港人問他,目前在香港是否安全?周冠威坦言,拍攝完這部影片後,確實失去了許多工作,在影片曝光後,原本要投資的資金,以及原本就已敲定的演員,都陸續退出了,甚至一些已談好的計畫,也都延期了,但無論如何,他自己個人的人身狀況是安好的。

有港人問到,拍攝這些片段,經過許多次剪接,再回頭看這些片段,又經歷2019年後到國安法通過等種種事件,影片有無呈現真正想表達的東西?周冠威說,影片是否成功,應該要請觀眾來判斷。

周冠威說明自己處理這部影片的精神,希望同時從宏觀與微觀的角度來進行,他說,這幾年的運動累積相當高的豐富性,所以想在影片中呈現這些豐富的資源,用了這麼多素材,就是希望從宏觀的角度,描述這幾年香港發生的事,希望觀眾看到影片時,能感受並貼近當時的情況。

除了宏觀之外,周冠威說,他也想從微觀的角度,描述每個人的內心世界,如同之前所說,有許多Nobody願意接受訪問,就算蒙著面,依舊能感受到這些勇武派手足們的內心世界,每個人都是一個確確實實的人,希望影片也呈現人內心的感覺。

金馬影展今舉行《時代革命》映後座談,許多港人到場觀看,全場齊聲香港加油打氣。金馬影展提供(攝影|林軒朗)

被問到是否有記錄自己的一面?周冠威說,他反倒想把自己褪去,當成一個平台,他的角色就像一塊反光板,反射出每個人的樣子,所以他才會在影片最後強調,這是「一部香港人的作品」,真實反映每個人的情況。

另名參與抗爭的港人說,他曾參與的中大保衛戰雖然勝利,但女友卻得到創傷後症候群,後來理大一役就不敢再參加了。

被問到拍攝過程中有無擔心被抓,或接近死亡的一刻,周冠威坦言,其中有一個畫面有拍到抗爭者回頭問他是否有事,其實當時是因為他被橡膠彈打中,那一刻讓他覺得很接近死亡。

最後有香港抗爭者問了一個假設性問題,假設共產黨抓了他家人,不准他繼續拍這部電影,他怎麼辦?周冠威豪氣回應說,「我已拍好了」,引發現場大笑並鼓掌。

周冠威曾在受訪時說,他自己拍這部影片面臨的第一場戰爭,就是在康城影展曝光,並公開他自己的名字,他現在仍然留在香港,代表個人心靈上的自由戰勝了,緊接著,若有第二場戰爭,就是他遇到不測,但他仍然希望留在香港,「就算萬一因此受苦,也是一種修練」,縱然未來沒有任何好轉的徵兆,也要繼續保持盼望。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