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咬甩趙家賢耳仔案】被告稱案發前曾喝酒對傷人毫無記憶 背囊藏刀用作行山時削果皮


中年漢涉前年11月在太古城用刀刺傷一對夫婦和襲擊另一女子,並咬甩時任區議員趙家賢左耳。被告今(19日)出庭自辯稱向來不太關注時事,對示威遊行不反感但感不解,「如果抗議的話,應在市政府或廣場」。他透露曾有酗酒習慣,因情緒問題至今仍須定期覆診服藥,案發前他喝了1公升中式白酒及啤酒,與人起衝突後「腦袋一片空白」,清醒後發現已被送院及鎖上手銬。被告稱從沒意圖傷害事主,案發時孭著的背囊內有生果刀,是用於行山時削果皮。

案件今在高等法院續審,被告陳眞(51歲)踏上證人台以普通話作供,由兩名懲教人員在旁看管。

趙家賢案發當日被咬甩左耳。資料圖片

被告供稱於廣東出生,在內地接受教育至中五程度,他任職商人的父母及胞姊均移居美國。1988年他到夏威夷探親,一直非法居留至美國大赦,婚後妻子經營服裝生意,至2004年經歷生意失敗,「跌得好慘,損失很大」。及至2011年,被告和妻子來港定居,他轉職房地產買賣,太太則從事銀行股票投資。二人育有兩女,14歲幼女和他們同住於太古城屋苑,長女則在美國讀書及工作。

不反感亦不熱衷社會事件

被告稱平日不太留意時事,「在我腦子裡,要麼賺錢,要麼我家人,都不管外面的事」。他知道2019年香港發生社會運動及動盪,很多人遊行示威,但對此並無反感或憎恨,謂:「因為我覺得我看不懂,如果抗議的話,應在市政府或廣場,為甚麼這麼亂我搞不清楚⋯⋯就覺得不應該發生這樣的事情,堵路甚麼的。」他又稱,當時忙於籌備家庭旅行,故無暇理會社會事件。

因生意失敗情緒出問題 至今仍需覆診

被告透露,每天負責家人的起居飲食,閒餘時亦會炒股票及到健身房做運動,一般不出門,心情鬱悶時會去爬山。他自言2011年之前因生意失敗而大感自卑及自責,當時他每天酗酒,不願吃飯,與家人斷絕聯絡,亦有失眠,「想死的心情都有」,後來在朋友建議下看心理醫生。

自2012年起,他在東區醫院精神科看診,一直覆診及服藥至今,每2個月需負擔3,000至4,000元藥費。他強調從無吸毒習慣。

鬱悶時喝2至3杯烈酒 甚至喝半瓶助入睡

被告稱,現時習慣在晚膳時喝酒,心煩時則會喝2至3杯茅台等中式白酒或威士忌。他有時失眠,服食安眠藥仍無效,會喝上半瓶酒,在「半醉半醺」的狀態下入睡,「但有時候看書、看新聞、看電腦時,不知不覺也會喝多」。

當日酒後焗桑拿 回家途中隨口說「光復台灣」後被打

案發當日,被告由下午起開始喝酒,晚上為家人準備晚餐後,一邊吃飯,一邊看書,期間喝了約2至3杯白酒(共約350毫升)及2至3罐375毫升啤酒。他稱那時太太招呼朋友,怕不方便,故離家到附近會所洗澡及焗桑拿。回家時他路經太古城中心商場,聽到多人大嗌「光復香港」等說話。

他步出商場後,隨意喊了句:「光復台灣」,身後隨即有人罵他:「你喊甚麼」及一些他聽不懂的話。被告聞言用廣東話說:「唔知你講乜嘢!」然後繼續走。有人追上他罵說:「這是香港⋯⋯大陸仔滾回大陸啊!」他轉身想走時,有兩名女子邊罵邊拉住他上臂,他則不斷說:「唔知你講咩。」未幾一名男子突然從後方衝出來打他,他立刻用手擋著,「那時我很緊張、很害怕,只想回家,腦袋一片空白」。

其後被告醒來時感到頭痛,雙手已被鎖上手銬。當時警察及太太告訴他曾傷人,但他並無印象。

背囊藏刀以便行山時削果皮

被告又稱,平日出外會揹背囊,當日背囊內有跑步用的拖鞋、毛巾和止痛膏。他承認背囊內還有一把水果刀,並解釋謂:

你們都知道我爬山,去鰂魚涌(爬山前)會在街市買一堆蘋果或梨,不吃午飯⋯⋯ 爬累時,因街市買的(水果)果皮不乾淨,就會削掉來吃。

此外,片段截圖可見被告案發時將背囊放於身前。他在庭上解釋稱,當時焗完桑拿,汗流浹背「黏黏的」,而且全身很累,故此將背囊孭在前面,雙手則搭在背囊上。

被告供稱,知道四名男女傷者均有不同程度受傷。辯方續問:「我想認真問你,你有冇喺任何時間,有意圖地用任何方式傷害佢哋?」被告答謂:「沒有。」辯方再問:「審訊時播片,看見你咬趙家賢耳仔,亦有其他人襲擊你。我想問你,人生經歷中有冇碰過咁暴力的事情發生?」被告再答謂:「我從來沒有暴力,跟太太吵架都很少,基本上只是辯論。」他說案發前不曾被人暴力對待過。

被告面對3項有意圖傷人罪及1項普通襲擊罪,分別指他於2019年11月3日在太古城中心外,有意圖使溫浩倫、梁碧琪身體受嚴重傷害、有意圖使趙家賢外貌毁損而非法及惡意傷害他,及襲擊梁瑩瑩。

案件下周一續審。

案件編號:HCCC20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