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疫苗維權】上海女童打水痘疫苗出事被拒入學 父告上法庭:維權被妖魔化  堅持發聲因飽嘗求助無門


在內地,小朋友接種疫苗後出現健康問題,獲官方證明疫苗異常反應的個案,理論上會獲得賠償。但現實中不少家庭都不獲證明,而即使獲得證明,他們又是否能夠收到合理賠償,及獲得後續的醫療、教育等保障?眾新聞與來自上海、獲官方證明疫苗異常反應的謝先生一家了解過。

被拒入學

10歲的Tina以往唯一接觸同齡小朋友的機會,是每個周末由爸爸謝先生帶她去公園玩。

有學返不得,是因為Tina3年前升小學前不久,接種上海生物製品研究所的水痘疫苗後出現異常反應,開學第2日被確診重型再生障礙性貧血。當時謝先生為女兒辦休學手續,並與校方商量好每學期繳付3000元留位費,直至Tina健康好轉再上學。

隨著兩年過去,謝先生留意到女兒心理健康,較身體情況更令人擔心。除了Tina的心情變得越來越暴躁,更感覺到孤單,多次向爸爸媽媽表達很想去學校上學的意願。直到去年底,謝先生經主診醫生同意向校方申請Tina復課,但校方收了留位費、卻請他吃閉門羹。

Tina在醫院學習。

校方不但拒絕與謝先生面談,更搬出自己的專家反駁。其後謝先生找到區政法委的醫療專家開出「可以入學」證明,但校方就改以拖字訣,指事件交給了區教育局處理,叫他繼續等。

忍無可忍的謝先生,今年9月把學校告上法庭。謝先生指:「受教育權是一個最基本的權利,受憲法保護的。學校它一而再、再而三的推託行為,對我們家庭傷害是很大的。」

「我們家孩子經常會問我,為什麼別人可以去上學我不能去。聽了這樣的話真的是很痛的,我覺得我需要給孩子一個說法。」

峰迴路轉

案件原定本月中開庭,但謝先生入稟後不久,校方態度突然180度改變,十月開始批准Tina每天上半日學。

對不少人來說,事件至此可能告一段落,但謝先生堅持要把官司打下去。除了要求對方賠償違約損失,更想為其他疫苗受害家長爭取制度上的保障。

謝先生指原因之一,是因為內地正在全面推展青少年接種新冠疫苗:「我知道這個疫苗肯定是利大於弊的,但是它畢竟是有概率、會導致協同異常反應,必定會讓一些孩子被疫苗傷害。那麼當你被疫苗傷害,你的合法權益怎麼得到保障?」

甘願挺身而出,皆因這三年來謝先生親歷切膚之痛。Tina雖獲官方證明疫苗異常反應二級乙等,相對其他個案已算很幸運,可視為拿到賠償入場券。不過,Tina一家的路同樣難行,這三年來謝先生上訪維權,從來沒有停止過。

Tina最終獲官方證明疫苗異常反應二級乙等。

漫長維權路

根據《上海市預防接種異常反應補償辦法》,Tina應該獲得疫苗生產企業上海生物製品研究所,給予一次性經濟補償。但謝先生指這幾年Tina的醫療開支要二十萬,未來還有漫長治療費要承擔,而廠商願意賠償的遠遠不夠。謝先生指廠商亦認為,拿了這筆費用,以後不管小朋友發生什麼事情,都不能再追究。

謝先生激動指:「他(廠商)願意承擔的費用就是說,醫療費從孩子接種當天到孩子鑒定結果出來了,一段時間內醫療費,他這筆費用裡面沒有包括醫療康復。」

「我稱他為喪權辱國條約,沒有辦法怎麼也沒辦法來接受。你連醫療問題都不承擔了,我怎麼接受?」

拒絕簽紙的謝先生,更一度到北京上訪爭取賠償及落實政策賦予的教育、殘疾照顧等權益,結果被指尋釁滋事被帶走。他表示北京公安把他帶到派出所,沒有做任何的筆錄和詢問,就把他交給了上海公安。

其後上海公安以他涉嫌尋釁滋事,把他關在派出所一個月,其後讓他取保候審一年:「我最近解除取保候審了,結論就是我不構成犯罪,其實就是說我當時的行為是完全合法。」

謝先生被指涉嫌尋釁滋事。

與公安過招

謝先生多年來堅持為女兒奔波,他與當局交手的經驗亦累積得愈來愈多。包括和公安有過以下的對話。

公安:「如果你還想要反映相關問題,可以依法依規向相關部門提出訴求。」

謝先生:「那你告訴我我依法依規向哪個部門...」

公安:「感謝你對我們執法隊伍教育整頓工作的關注和支持,謝謝你,本次答覆結束,再見。」

另外謝先生亦曾被指在網上寫投訴信投訴公安局不給他遊行,公安回覆時就指謝先生即使再投訴他們內部,也不可能給他滿意的答覆。

謝先生指:「維權人員他也經常是遭到一些不作為的官員的,這個打擊使得這個維權變得更加的困難。在中國就是這樣,所以他有時候甚至維權人員這個詞,就變成了一個妖魔化的人,這是一個貶義詞現在。」

維權路難行,那謝先生又有沒有想過要放棄?

「對於孩子的康復,對於孩子的教育,我是從來沒有說過有要放棄的。這種念頭,從來沒有。」

「包括我妻子也是這樣的,在我們那個疲倦的時候、我的心情不好的時候,我們兩個會相互的安慰支持對吧。我們被孩子拖累了,我們想放棄啊,從來沒有這樣的一個念頭。」

謝先生指即使經濟負擔重,從來沒有說過被孩子拖累了或要放棄。

律師:健康問題被拒入學並不罕見

內地律師王優銀認為,一開始醫院為Tina作出健康證明後學校就應該受理。而好像謝先生一家般小朋友因為健康問題被學校拒絕入學,在全國並不少見。

王優銀指:「有很多學校是不願麻煩,就孩子生了疾病啊或者需要特殊照顧呢,學校嫌麻煩或者怕出事怕擔責。這種心態呢會導致做出一些錯誤的,拒絕學生受教育的這個這個決定。」

「我認為從人文關懷,或者是從這個教育教書育人的這個本質上來講,其實學校更應當從人文角度出發。」

王優銀又指有些國家對一些有特殊情況的孩子,學校都會增派人手專門輔助孩子成長,認為內地學校應該要借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