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中年漢涉刺傷夫婦及咬甩趙家賢左耳受審 控方指被告叫「光復台灣」後起爭執 施襲後稱「我打狗」


時任東區區議會副主席、現正因民主派初選案還柙的趙家賢,前年11月在太古城疑遭一名中年漢咬甩左耳。該中年漢更涉揮刀刺傷一對夫婦,及襲擊另一名女子,被控有意圖傷人及普通襲擊等四罪,案件今(15日)於高等法院開審。控方開案指,被告曾用普通話高呼「光復台灣」,繼而與受害人發生口頭爭執,然後用刀鋒長10厘米的刀施襲;趙家賢到場了解,問被告為何打人,被告以廣東話表示:「我唔係打人,我係打狗!」

趙家賢當日在太古城受襲。(資料圖片)

案件由法官張慧玲連同三男四女組成的陪審團審理,預計審期15天。控方由外聘大律師關文渭及律政司署理高級檢控官陳穎琛代表,辯方由大律師鄭從展及鄧仿淇代表。被告出庭時脫下口罩,換上透明醫療用的防護面罩。

被告陳眞(48歲)否認3項有意圖傷人罪及1項普通襲擊罪,分別指他於2019年11月3日在太古城中心外,有意圖使溫浩倫、梁碧琪身體受嚴重傷害、有意圖使趙家賢外貌毁損而非法及惡意傷害他,以及襲擊梁瑩瑩。

控方開案陳詞指,受害人溫浩倫和梁碧琪是夫婦,梁瑩瑩為梁碧琪的堂姐。案發當天太古城內有公眾活動進行,晚上7時後,溫浩倫、梁碧琪、梁瑩瑩及梁瑩瑩兒子一行四人離開太古城商場。

被告涉口角後連環施襲 一度謂「我死唔緊要」

當時被告在商場外用普通話大喊「光復台灣」,雙手插入胸前背囊。溫上前與被告發生口頭爭拗後,被告曾用廣東話說:「我知你話咩。」他然後走遠,不久再返回溫旁邊,拿出一把刀鋒長10厘米的刀,劏開溫的腹部。溫流血倒地後,被告再用同一把刀插向其背部致流血。被告再行近梁碧琪說「我死唔緊要」,然後用刀襲擊梁碧琪背部致流血,兩人雙雙倒地,梁碧琪站起後走進商場求助。

被告亦隨即站起來,用手打向梁瑩瑩的頭部幾下,並用背囊撞開梁瑩瑩至倒地,又再扯她頭髮。當時趙家賢在商場內正調停市民及保安之間的爭執,後來因聽見有人呼救需要協助,於是衝出商場外,看見溫及梁碧琪受傷,梁瑩瑩則坐在地上。

趙家賢阻擋被告衝向市民 遭咬耳受傷

趙家賢問被告為何打人,被告以廣東話回應:「我唔係打人,我係打狗!」由於趙看到被告用腳使力地踩在梁瑩瑩頭上,附近亦有一把刀,故要求保安將被告推至玻璃幕牆。

其間被告奮力掙扎,掙脫後衝向趙身後的市民。趙嘗試擊打被告雙手阻擋不果,反遭被告捉著頭部、被告並咬住其左耳。趙伸手摸左耳,發現有部分耳朵脫離及流血。被告再嘗試將趙的右耳拉近他的口,但被其他人分開,故咬不到趙的右耳。

男事主多處被刺傷 送院時危殆

事後,警方以嚴重傷人罪名拘捕被告。溫、梁碧琪及趙家賢送院治理,溫送院期間生命徵兆急速惡化、脈搏減慢,陷入昏迷,抵院後轉為危殆。他的上半身多處被刺傷,包括肚臍上方及右側、頸後下方、左肩,背部更有四處傷口,造成大量出血。溫一度被送入深切治療部,留院9日後出院。梁碧琪亦被刺傷背部,留院3天。

趙家賢送院後,曾接受駁耳手術,但因脫落的左耳已壞死,故接駁失敗,他留院19日後出院。至於梁瑩瑩則沒有流血,她曾投訴頭痛及雙腿有傷痕,但未必能證明傷痕與襲擊有關。

控方將傳召四名當事人作供,並有三位在現場的目擊證人。

案件編號:HCCC20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