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六中全會通過第三份歷史決議 習近平篇幅超毛鄧江胡總和 學者:無反思挫折


中共十九屆六中全會今日(11日)在人民大會堂閉幕,審議並通過了《關於黨的百年奮鬥重大成就和歷史經驗的決議》。會議未公布決議全文,但從會議通報來看,決議將中共建黨百年分為「毛澤東;鄧、江、胡;習近平」三個時期。

通報可謂一面倒稱讚,未提到毛澤東錯誤發動文革,以及在反右運動中所犯的左傾錯誤,亦未提到1989年六四事件。

值得留意的是,通報中的毛澤東時期和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時期,四個前領導人的內容,加起來約2200多字,但習近平一人就佔了2500多字左右,比四人加起來還多。

中共黨慶百年,十九屆六中全會通過第三份歷史決議,習近平篇幅超過毛鄧江胡的總和。美聯社圖片

通報稱毛澤東帶領人民建政 不提文革、反右

通報全文約7400多字,並將中共百年分為三個時期。第一個,是以毛澤東為主要代表、奪取政權的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通報指,中共帶領導人民浴血奮戰,成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徹底結束了舊中國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的歷史。

通報指,「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以英勇頑強的奮鬥向世界莊嚴宣告,中國人民從此站起來了,中華民族任人宰割、飽受欺凌的時代一去不復返了,中國發展從此開啟了新紀元。」

至於建政後的社會主義建設時期,通報指,毛澤東總結了馬列主義在中國的創造性運用和發展,並將毛澤東思想稱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第一次歷史性飛躍。」

不過在上一份歷史決議,即十一屆六中全會通過的《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當中提出毛澤東所犯的左傾錯誤,例如發動文革、反右等嚴重挫折,這次會議通報就完全沒有提到。

中共第三份歷史決議將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列為同一時期,指他們推動改革開放。

通報稱改革開放為「決定命運關鍵一招」

至於通報中的第二個時期,就是以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為主要代表。通報指鄧小平將黨和國家的工作中心轉移到經濟建設,開創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並實行改革開放「是決定當代中國前途命運的關鍵一招」。

通報指,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是指引中國發展繁榮的正確道路。

至於江澤民就在國內外形勢十分複雜、世界社會主義出現嚴重曲折的嚴峻考驗面前,捍衛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成功將主義推向二十一世紀。胡錦濤就抓住重要戰略機遇期,聚精會神搞建設。

通報形容,這個時期從高度集中的計劃經濟,轉變成充滿活力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實現了從生產力相對落後的狀況,到經濟總量躍居世界第二的歷史性突破,推動中華民族富起來。

不過這個時期發生的六四天安門事件,會議通報亦沒有提到。

中共十九屆六中全會今日(11日)閉幕,審議並通過《關於黨的百年奮鬥重大成就和歷史經驗的決議》。片段截圖

通報:確立習近平為核心 習近平解決多項長期問題 包括香港

至於第三個時期就是以習近平為主要代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了新時代。通報指,黨確立了習近平的黨中央核心、全黨的核心地位,和確立習思想的指導地位。通報形容,中華民族在這個階段「迎來了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偉大飛躍。」

通報形容,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是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二十一世紀馬克思主義,是中華文化和中國精神的時代精華,實現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新的飛躍。

通報並未點出前任領導人的錯誤,但就指自習近平2012年上台後,解決了許多長期想解決而沒有解決的難題,包括全黨思想上更加統一,管黨治黨寬鬆軟狀況得到根本扭轉,而在經濟、民主政治、依法治國,還有文化、生態、社會和軍隊上都大有進步。

通報特別提到,國家安全得到全面加強,在堅持一國兩制和推進祖國統一上,黨中央堅定落實愛國者治港、愛國者治澳,推動香港局勢實現由亂到治的重大轉折。

通報說,會議指出了中共百年奮鬥,無愧為偉大光榮正確的黨。他們總結這些經驗,是為了在建黨百年歷史條件下,開啟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征程,和在新時代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需要。

通報指,要做到堅決維護習近平為核心,確保全黨步調一致向前進。會議亦決定在下年下半年,召開中共二十大。通報形容,「二十大將會是一次十分重要的代表大會,是黨和國家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

六中全會通報特別提到,國家安全得到全面加強,黨中央堅定落實愛國者治港,推動香港局勢實現由亂到治的重大轉折。資料圖片

學者:沒有反思失敗和挫折 肯定習近平9年功績打下執政基礎

清華大學政治系前講師吳強指,決議只有肯定,沒有否定,並未對黨內過去一百年的挫折、經驗、失敗做自我反思和批評,與之前兩份截然不同。

「黨上兩次的決議都是自我否定的產物,當然也是路線鬥爭的產物,但是經過過去9年不斷的清洗,對黨外過去9年不斷的鎮壓,這已經談不上有甚麼路線鬥爭了。」

吳強指,這份歷史決議是在一個小範圍內封閉討論出來,是要通過肯定百年黨史和習近平執政的9年,為未來第二個百年的開啟,和習近平未來的執政打定了意識形態的基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