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煽惑六四集會案】黎智英結案陳詞:預期往維園會鼓勵他人加入但不等同煽惑


警方去年以疫情為由禁止維園六四集會,多名支聯會成員和泛民主派人士被控煽惑、組織及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等罪,何桂藍、鄒幸彤及黎智英不認罪,案件今日(11日)結案陳詞。控方陳詞強調,黎智英等人舉蠟燭叫口號為時雖短,但足以取得效果,其共同目的就是要抵抗禁令,呼籲公眾前往維園悼念。辯方反駁,被告預期前往維園會鼓勵他人加入,並不等同他們煽惑他人。

何桂藍(左)、黎智英及鄒幸彤不認罪

黎智英被控一項煽惑他人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罪、鄒幸彤被控明知而參與及煽惑他人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罪、何桂藍被控一項明知而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罪。

控方:燭光是香港集會自由的象徵

控方署理高級助理刑事檢控專員伍淑娟陳詞指,本案僅依賴各被告在噴水池廣場會面中作出的煽惑行為,會面前後的事件只顯示他們的煽惑意圖。控方指出,李卓人事前沒有透露行動詳情,其他成員何以得悉會面時間和地點?控方認為眾被告有預先計劃,且有共同目的。

控方強調,該會面有著名政治、社運人士參與,當中包括立法會議員,他們在傳媒面前舉起蠟燭、叫喊口號,雖然歷時只有數分鐘,但已足以收效。控方續指,燭光不僅是悼念六四的標誌,更是香港集會自由的象徵,故其訊息十分清晰,「就是要抵抗禁令、國安法,讓大家一起前往維園。」

李卓人喚維園人士作「朋友」
鄒幸彤跟從每個行動

鄒幸彤早前爭議當晚只有支聯會「自己人」的集會,圈外人是否希望參與他們的集會,她無從稽考。控方今反駁,支聯會歷史悠久,成員之間時有會面及聯絡,他們之間對警方禁止集會必然有共同口徑,惟主席李卓人或其他成員均從未公開表示,當日會有「自己人」的集會,李更在訪問中邀請港人前往維園。

控方又指,李卓人集會其間用「朋友」稱呼維園內其他人士,並牽頭開始靜默悼念一分鐘,片段可見群眾隨即變得沉默。李其後牽頭叫喊有關「五大訴求」及反對國安法的口號,以示對政府的不滿。控方強調,在公眾會面及集會其間,鄒幸彤一直在李身邊,跟從他每一個行動。

在往年大台位置坐下 行動具策略性

針對何桂藍,控方指何在集會兩個月後接受警方調查,質疑她作為一個對個人權利非常警覺的記者,錄口供時卻忘記了集會事件最重要的細節,包括她何時到場、與誰人去、如何取得蠟燭及鮮花等,直指何刻意迴避有關問題。

控方續指,當支聯會群組起程前往維園,何的群組一直緊隨其後,亦同樣是從銅鑼灣的入口進入維園,最後在支聯會往年大台的位置坐下。控方認為,兩組人的行動具策略性,明顯有預先計劃。

指何桂藍用手護燭光 望人們繼續悼念反抗

控方又指,何事後發佈FB帖文,表示當晚維園燭光足以證明,香港人不會容許自由被打壓,並附上一張她在集會中手持鮮花和蠟燭的相片。控方認為,相中何用手保護燭光,可見她不想燭光熄滅,希望人們繼續悼念、反抗及展示對政府的不滿。

辯方:支聯會只呼籲參與網上集會

代表黎智英的資深大律師彭耀鴻強調,本案檢控過程限制黎受憲法保障的集會自由,法庭必須考慮將他定罪是否合符比例。彭續指,只有作為主辦方的支聯會可對警方決定上訴,若黎智英或其他人希望參與六四悼念,但主辦方不提出上訴,就只能重新申請。彭強調,警方集會前三日發出禁止通告書,任何人經已不能在要落實防疫措施的前提下舉行集會。

彭邀請法庭審視本案背景,他指出支聯會在集會被禁後,只呼籲市民參與網上集會,從來沒有鼓勵市民前往維園。支聯會亦公開聲明指,公眾並沒有必要前往維園,可在任何地方點起燭光,只提醒市民「若要到維園,請保持社交距離」。

乞人憎的政客露面不等於煽惑他人掟臭蛋

彭強調,本案無證據指黎得悉支聯會有其他計劃,亦無證據指他得悉集會被禁。黎到達噴水池廣場後,沒有任何發言,「唯一煽惑行為,就是煽惑李卓人點起蠟燭」。彭力陳,黎單純到場向支聯會表示支持,並不等於煽惑他人到維園參與集會。

彭又指,各被告預期因為自己到場,會鼓勵許多人會前往維園,並不等於煽惑他人去維園。他以比喻解釋,一個不討人喜歡的政客預期在公眾地方露面,很有可能會被人掟臭蛋,並不等於他煽惑他人掟蛋。

案件編號:DCCC857-875、877-884、886-889、891、893/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