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觀

科大史維提早離任 校長難做難搵人做


 

【香港這一天】結集

大學校長在不少地方社會地位崇高,受人尊敬。在香港, 大學校長地位今非昔比,越來越難做,亦難搵「叻」人做( 很多人當然想做、恨做),來自政權的壓力與日俱增, 並非今天發生的事。2000年,前特首董建華管治失敗, 歸咎民調,助手干預,鬧出「鍾庭耀事件」;2014佔中後, 學運風雲再起,時任特首梁振英針對個別大學校長對學生太軟弱, 是學術界公開秘密。

香港科技大學今日公布,校長史維已請辭,明年10月19日卸任, 史維2018年9月上任,5年任期原本到2023年8月, 科大沒有解釋提前離開原因。假如沒有個人或家庭等因素, 相信與整體學術自由、大學自由環境急速惡化有關。

反修例運動期間,史維多次發公開信,要求政府正視問題根源, 及獨立調查學生周梓樂的死因。去年6月, 全國人大醞釀頒布港區國安法,本港8間資助大學其中5間校長, 包括嶺南大學鄭國漢、中文大學段崇智、教育大學張仁良、 理工大學滕錦光及香港大學張翔發表聯合聲明, 表示完全支持一國兩制,理解訂立國家安全法的必要性, 並珍惜基本法所保障的言論、新聞、出版及集會自由等權利。

史維並沒有參與聯署,也不評論港區國安法。 其餘兩位沒有聯署的是浸會大學錢大康及城市大學郭位, 錢大康今年8月任期滿退休, 與前特首梁振英關係密切的郭位任期至2023年。

反修例風暴篩蓆捲全港,大量大學生參與, 中大及理大校園分別爆發嚴重暴力衝突,科大校園位處西貢, 校園相對平靜,但發生周梓樂墮樓死亡事件,學生悲憤莫名, 史維既要撲火、紓解學生情緒,作為大學校長,亦須要從更高、 更深角度,提出解決社會危機方向和方法。 2019年七一立法會衝突後,他向全校發信, 指不應將事件視作短暫或單次的不滿, 要明白示威者在充份意識到後果下,仍決定衝擊, 大家應探討事情的根本原因,必須討論問題根源, 才能應對眼前的挑戰,希望各方直接對話、聆聽。

七一立法會衝突發出清楚警號,社會上亦有不少人士提出對話, 化解矛盾根源,特首林鄭月娥充耳不聞, 最終雖然撤回逃犯條例修訂草案,林鄭搞了一次與市民對話, 不願再聽真話,至今近兩年,沒有與公眾對話。 政府不但沒有與大學生對話、聆聽他們的訴求,警方以國安法、 刑法,拘捕大學生;中大學生在校園遊行抗議,校方向國安處報案, 港大校方與學生會「割蓆」。

短短一年,大學校園瀰漫恐怖、不安,政府向大學施壓, 校董會失去獨立性,無力亦無意抗衡。政權「想點就點」, 大學獨立自主漸變成歷史,學生感到無力、無助, 仍稍有知識份子風骨的大學校長,身處政治風暴風眼, 同樣感到無力、無助,也與一些港人一樣,也要考慮去留。 大學向北望,全面融合國家發展,陸續擴大在大灣區發展,具台灣、 西方國家背景的頂級學者,相信多一分顧慮、少一分吸引力。

科大1991年成立,以30年時間成為香港頂尖大學,並不容易, 史維成為科大史上任期最短的校長, 見證大學及整個香港最動盪時期,對話、調查等「人話」十分溫和, 掌權者也容不下,提早離任並非突然,是新時代下的常態。梁振英、林鄭喜歡說政府是熱廚房,少人願意加入,卻偏要把政治帶入大學, 熱氣迫人,如何探索真理、追求卓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