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煽惑六四集會案】衞生署醫生因傳染風險建議取消集會 自言多年參與六四悼念熟悉流程


去年維園六四集會遭警方以疫情為由禁止,多名支聯會成員和泛民主派人士被控組織和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等罪,何桂藍、鄒幸彤及黎智英不認罪,案件今日續審。建議取消集會的衞生署醫生接受辯方盤問時,突然透露自己以往多年都有參與六四集會,故熟悉集會流程和人數,認為在執行防疫措施上有難度。醫生強調,她是從公共衛生的角度提供意見。

去年六四大批市民在維園悼念六四。(資料圖片)

任職感染控制處的陳虹醫生今供稱,去年5月28日,她向警方提供有關六四集會對疫情風險的專業意見。辯方資深大律師彭耀鴻盤問時指,去年5月感染個案有下降趨勢,在三個月內由235宗下降至5宗,而大部分的感染群組,是與除口罩的群聚活動相關。

案發時防疫措施放寬 醫生:未能評論原因

陳回應指,雖然感染個案數字有下降,但仍有不明源頭的感染個案,憂慮有另一大型爆發出現。陳在盤問下表示,未能評論政府當時放寬防疫措施的原因,亦未能評論是否大部分香港人都會配合防疫戴口罩。

辯方早前質疑警方諮詢衛生署意見前,已決定反對集會舉行。辯方今引述警方給予衞生署的內部文件,指出警方並無就集會防疫措施索取專家意見,而警方諮詢意見是準備用於上訴委員會聆訊,陳一律同意。

醫生陳虹透露曾參與六四集會多年。

醫生稱集會無法消除風險 辯方指唯有暫停所有社交活動

代表鄒幸彤的大律師張耀良指出,陳醫生在意見中引述了世衛官方指引,指引寫明取消任何社交活動前,應先評估風險,繼而作出暫緩、繼續、暫停舉行等決定。辯方指,換言之若風險能夠被緩和,集會應可繼續舉行。陳不同意,強調即使能夠實行防疫措施,亦不代表完全沒有風險。

辯方笑言:「無論如何,都會有風險。(There are always risks.)」陳強調署方必須盡可能降低傳染風險。辯方續謂,最安全的辦法就是暫停所有社交活動。陳同意,並在追問下指這是基於公共衛生的考慮。

辯方追問,她是否也是基於公共衛生考慮,建議取消六四集會。陳表示從警方資訊得悉,主辦方預期集會人數為5萬至10萬人;再提到自己多年來都有參與「這些」集會,故熟悉集會流程及參與人數,預計需要安排探測體溫、調整出入口通道等措施。

縱能執行防疫措施仍會建議取消集會

辯方追問:「你是指參加六四集會?」法官胡雅文打斷指,陳應是指「這類」集會。惟陳確認,她多年來都有參與六四集會。辯方續問:「妳參加這些活動......」此時,陳突然致歉,指她並無在給予警方的意見中提及個人經驗。

辯方續問,陳是否基於個人經驗及專業知識,認為在集會實施有關措施並不現實。陳表示未能評論措施是否可行,但要在六四集會執行確實有挑戰性。

控方覆問時詢問,若主辦方能在集會中執行有關防疫措施,她會否改變原先建議。陳表示不會,強調即使在8人限聚令、1.5米社交距離下,仍會有傳染病毒的風險。

警員阻記者隨醫生入𨋢

陳醫生離開法庭時,有兩名負責案件的警員為她用身體擋住𨋢門,阻止記者進入升降機。其間又有一名保安用手為警員開路,輕聲謂:「貨𨋢嚟,貨𨋢嚟。」散庭後,記者追問警員身份編號、有何權限妨礙採訪,警員一律沒有回應,上車離開。

警員未有回應妨礙記者入升降機的原因。

鄒幸彤受訪稱支聯會不會收回綱領

今早聆訊期間,控方播放涉案片段。鄒幸彤在《蘋果》訪問中表示,國安法下支聯會有被取締的可能,但強調不會收回任何綱領,「唔合法就唔合法喇......唔會為咗保住而保住。」黎智英則在訪問中表示,若對國安法反感,就必定要就六四表態抗爭,「唔係為社會去做,係為自己去做。」

其後片段顯示李卓人、鄒幸彤等人手持燭光,坐在維園高唱《民主會戰勝歸來》。不少旁聽案件的公眾人士低聲隨旋律哼唱,保安揚手欲勸止,但歌聲仍然不絕,一直在庭內迴響。聆訊明續。

【案件編號:DCCC857-875、877-884、886-889、891、89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