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香港・龍蝦・飲食文化 


上月15日,本港海關展示緝獲的擬走私到大陸的龍蝦。美聯社

澳洲、龍蝦與香港政治之是非糾纏,其實並非始於今天,早在廿世紀五十年代,香港也因龍蝦之名,與澳洲鬧上國際新聞。時光倒流,六十多前的香港人尚未養成食澳洲龍蝦的習慣,當時香港水域一帶未受嚴重污染,漁獲甚豐,其中又盛產龍蝦,大家食的主要都是本地貨。昔日香港捕漁業正值旺盛之年,不少港人是靠捕魚維生,漁類生產甚至乎足夠外銷,早於1947年,香港的龍蝦已分銷到上海,其時坐的是C-46運輸機而不是大飛,而香港龍蝦因進軍澳洲市場,更一度掀起風波。
 
1957年10月間,報載香港與日本的龍蝦合計二百萬磅出口到澳洲,其中第一批運到雪梨(Sydney)後,即遭當地的衞生部門扣查,理由是要檢驗此等龍蝦是否合乎規例云云。香港龍蝦並非以走私方法去澳洲,當中沒涉及國家安全問題,至少當時澳洲政府沒以此指控香港的出口商。反而,澳洲當局考慮的是純商業因素,因為這些來自遠東地區的龍蝦,主要是賣給雪梨的華僑餐館作食材之用,由於一般訂價較澳洲本土出品廉宜,對澳洲龍蝦業造成直接的衝擊。

事實上,香港、日本兩地每年出口大量冰鮮及乾貨海產,屬遠東地區最大的產地。據來自法新社的澳洲電訊(1957年11月17日)報導載,香港和日本的龍蝦銷售價廉宜,是引起澳洲漁民不滿的關鍵原因:

「第一批由香港及日本運來之龍蝦,已出現於雪梨市面。此等有殼而無頭之龍蝦,售價四先令二便士(澳鎊計合美金四角六分)一磅,而本地產品,則售八先令六便士。此等入口龍蝦,雖然只售與華人菜館,惟本地龍蝦商人已表示不滿,有些漁民並呼籲澳洲政府制止龍蝦繼續運澳。

澳洲一位最大的魚類批發商阿侖那稱:如果龍蝦及他種魚穫准由香港及日本輸入,澳洲漁人將無法與外貨競爭。

澳洲報紙並指由香港輸入之龍蝦,相信是來自共產中國之產品。」

報導末段「來自共產中國」的說法,顯然純屬推測,但也反映了當時排共的普遍心態,蓋1957年中國大陸剛發起反右運動,正為及後廿年的整風及文化大革命揭開序幕,此時那有閒餘跟西方國家通商,遑論要出口龍蝦到澳洲。

香港水域盛產青龍 (Panulirus homarus)。

香港龍蝦由來已久,1920年代本地西報記者在一篇到一環中央街市的魚檔觀光文章中寫到:the largest lobsters in the world are caught round Hong Kong,即世上最大的龍蝦是在香港附近捕獲,這個說法可能有點誇張,但足以證明香港早已是龍蝦之都。至於香港出產的龍蝦,分別來自東西兩面水域,東者包括大鵬灣、東平洲、塔門一帶;西面則是汲水門以至珠江流域出口位置。本地的龍蝦品種屬Panulirus Homarus,因其外型呈青藍色,一般俗稱青龍、青殼仔或沙龍,它們體型較小,但一般肉質嫩滑,坊間有些說法指西面出產的尤佳,我暫且沒有機會驗證比較,姑妄聽之。不過,我尚記得小時候在海邊釣魚,也常有青龍上釣,牠們一般體積不大,接近成年人手掌的長度,青藍的外殼很易辨認。我往釣魚的位置,都在香港南區香港仔一帶,說明了青龍不限於新界北區水域,但事隔幾十年,香港的水質也經歷大變,南區今天仍有否青龍出沒,真是不得而知了。

中國禁止澳洲龍蝦入口後,西澳岩龍蝦出口香港的數量在短期內激增。

龍蝦在西方飲食文化中屬高級食材,但在舊香港年代來說,牠不外是一般海產,價錢比雞鴨要便宜。譬如《華僑日報》在1959年2月的食用物價中標題:「龍蝦抵食,鮮蛋降價」,其中指出大龍蝦貨多上市,零售價由七元回落至四元多,跟鯇魚價格相近,而上雞也要賣十元。此等食材價格於六十年代初維持不變,龍蝦依然是抵食夾大件,每斤大概四元半左右,與由大陸入口的鯇魚看齊,可見龍蝦實屬粗賤之物。龍蝦抵食,烹調的方法也層出不窮,今天廣為港人接受的芝士焗龍蝦、龍蝦刺身等菜式,往時聞所未聞,其中原因大概是本地青龍不宜以此法炮製。翻查舊式家常菜譜,有一味龍蝦雞片的菜式,怕且已被遺忘多時,其做法也實在簡單,龍蝦、大雞起肉切薄片,泡油後即與草菇、蒜、薑及生蔥快炒,是一般家庭主婦也能處理的菜餚。然而,隨著本地龍蝦式微,來路龍蝦入侵,香港人吃青龍的機會愈來愈少,西洋化的芝士或東洋化的刺身口味,幾乎成為了龍蝦的絕配,一直流行至今,影響所及,甚至北上成為了大陸的新時尚。

上月15日,本港海關展示所緝獲的大批擬走私到大陸的龍蝦。美聯社

如果澳洲龍蝦有危害國家安全之嫌,食物質素並非關鍵原因,走私龍蝦跟昔日走私電影光碟、汽車、流行服飾等本質上並無分別,除了是實質需要外,更重要是反映了一種對異地文化的渴求和嚮往,基本上是意識型態的操作。所以說即使如何禁運,鋌而走險的仍大有人在,由是觀之,飲食文化影響之深遠,絕非靠搞衞生的官僚可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