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連施辣招 急欲求連任 只顧強勢 無視法理情


過去一周,較矚目的政治新聞包括,特首林鄭月娥周二宣布收緊香港防疫措施,包括取消大部分豁免隔離安排、強制市民進入政府設施掃安心出行碼,以及要求染疫康復者出院再隔離14天,以便早日滿足與內地通關要求;同日特首會同行政會議決定,取消支聯會的公司註冊,指其結束一黨專政綱領顛覆國家政權。此外,特首周初赴立法會議員告別宴,突然重提部分建制派議員曾支持獨立調查,說他們應向警隊道歉,引發反彈與抨擊。林鄭在這幾件事上的取態,令人聯想到她正積極展示管治強勢與成果,為中央表態支持她連任特首鋪路。

特區政府急欲與內地恢復免隔離通關,這是眾所周知的,甚至為此不惜犧牲香港與國際社會的商貿交往,在眾多海外國家放寛入境檢疫要求之時,長期維持英美等多國入境旅客須於檢疫酒店隔離三星期的嚴苛要求,如今更變本加厲,要取消大部分已給予金融、商貿及運輸行業的豁免,藉此說服內地香港檢疫措施並無漏洞,不妨礙內地與香港追求「清零」。這次取消豁免及收緊防疫要求,對許多跨國機構來說,是清晰不過的信號,即香港必然緊緊跟隨內地防疫政策,跨國機構的外籍人員若無法適應這套政策,只能設法離開,另覓亞洲據點。

不過,收緊防疫措施始終需要以醫療科學為基礎,這也是特區政府過去一直強調的,但今次收緊安排出乎意料之處,是在政府衛生專家反對下,堅持要求確診後康復出院的病人再隔離14天,以避免萬一出現「復陽」的情況,儘管香港的醫學專家認為「復陽」的傳染風險極低,強制出院者再隔離沒有需要,但政府為了取悅內地,展示香港「清零」決心,推翻了本地專家的建議,這在香港市民看來是非理性的、違背一貫決策邏輯的失分之舉,但在中央官員看來,卻可能是特首強勢管治、服從中央的得分表現。

同樣,強制全港市民進入政府管理的公共場所必須用智能手機,掃描安心出行碼以紀錄行蹤,這種手機追踪監控做法,在內地相當有效,因為互聯網服務全由國企包辦,要收集市民出行的一切數據,可以完全不考慮私隱問題,但香港並無這樣的環境,各類場所的工作人員能否有效檢查出入者掃碼極有疑問,緊張私隱的市民也會想方設法規避,強制政府處所掃安心碼對追蹤密切接觸者的防疫作用,確實相當有限,其擾民程度與防疫價值完全不成比例,本來是違逆民意的劣政,但在中央官員看來,卻可能是林鄭果斷效法內地、逐步實現以資訊科技監控全民的進取表現。

同樣,取消支聯會的公司註冊本來並無急迫性,按照香港的正常法律程序,政府本應等待法院審理支聯會涉煽動顛覆罪了結,經司法程序裁定支聯會危害國家安全,然後才啟動吊銷公司註冊的程序,如今行政機關搶閘取締支聯會,令法院和檢控機關無所適從,本來支聯會作為法人與主事人同為刑事案被告,如今被取消註冊猶如死亡,法人身分不復存在,還是否可以被控告?法官和主控官都不懂回答,在法庭上尷尬萬分。這一幕鬧劇說明,特首是出於政治考慮和政治需要,突然加速「殺死」支聯會,趕在法院有裁決前製造既定事實,告訴全世界支聯會的結束一黨專政綱領,等如反對中國共產黨領導,等如顛覆國家憲法指定的執政政權,這就把北京一直視為眼中釘的組織鏟除,把反對中共一黨專政列為禁語,在北京官員眼中看來,很可能是林鄭任內的一大功績,林鄭急於此時確立這功績,顯然與任期即將屆滿、急欲尋求連任有關,以致連正當法律程序也置諸不理了。

從急欲尋求連任的角度看,林鄭出席立法會惜別宴時翻建制議員舊帳,相信不是一時失言,她沒理由不記得,之所以社會上左中右各界頭臉人物在2019年夏天都公開支持獨立調查,乃是因為她領導的政府處理逃犯條例修訂犯了極嚴重錯誤,挑起了鋪天蓋地的反對運動,釀成連場警民激烈衝突,社會賢達才盼望以獨立調查緩和局面,重拾市民信任,重建管治秩序,林鄭撇開這一切不談,只是挑剔個别建制議員立場不夠堅定,未能緊跟中央指揮,擅自作出中央不接受的主張,這在民眾看來,即使是藍絲群眾看來,也是顯然失分的,對今後的行政立法工作關係也是不利的,唯一的作用就是向中央表明,她才是最理解中央、最維護中央的人,她會以強勢的恣態約束立法會內形同散沙一盤的建制派議員,這對她爭取中央表態支持她尋求連任,也許有一定作用。

不過,林鄭這場為求連任而做的政治騷,也給了對手可剩之機,素來替梁振英撐場的建制KOL便大力抨擊她,斥責她違背常理人情,破壞與立法會關係,暗示她沒資格繼續當特首,另一個梁粉KOL則執著AO黨(政務官群體)中央信不過這條軟筋大造文章,也是要突顯林鄭乃政務官出身,不值得中央信任。這些倒林鄭言論在這段時期密集出台,從側面上印證了,中央對來屆特首人選問題,可能快將有所表示,所以有政治野心的人都在加緊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