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港僑札記006:教我,我要學


今天港府宣佈,12-17歲香港居民打了一針復必泰可以登機回港。今天港府的施政理念有幾照顧香港人,真香港人有目共睹,所以我戲言應該是有大量官員子女逃避國安教育到海外留學,需於長假期回港團聚,吾等三等公民因而蒙福,自當感恩戴德。

不過,這並非本文的重點。重點是,現在出國留學,相關經驗與三、四十年前已是天壤之別。以前機票昂貴,一年也未必可以回港一次;IDD(千禧後未聽過此名稱者請自行Google)亦貴,可能一星期才能致電回港一次。現在?可以一天到晚與香港親友text/video call;若非COVID,凡有term break都可以回港。驟眼看,可能比較似香港第一人民大學分校學生。

不過,這也不是本文的重點。只是想借text/video call說說故事。

一直以來,我有三大恐懼:一、數學;二、表格;三、圖像處理。記得中學會考,數學科是唯一一科不能做完所有題目。表格,直投有表格恐懼症。至於圖像處理,以前舊公司做PowerPoint presentation,我一概不會加什麼花巧嘢,只會純白底貼上圖片或文字;美其名為「簡約」,實際是自知所做美工只會東施效顰,獻醜不如藏拙。

今年三月至六月,感謝《蘋果日報》朋友的信任,我和團隊製作了十七集《這才是真實的香港史》(第十七集最終未能出街,母帶亦不知所終)。《蘋果》很有心,團隊除我以外最少有六人。如果只有我份稿而沒有專業的拍攝和後製團隊,節目便只是一個lecture,而沒有大家看到的各種精彩效果。

來到英國,由於各種原因(例如我的參考資料仍在船運之中),香港史節目製作會稍為延後,首先推出的是英國史節目(花生台《英吉利講場》)。問題來了:沒有專業團隊的支援,一個連圖像處理也抗拒的「創作人」如何可以做出合格的節目?拍了一大堆外景片,可以點剪?好在,《蘋果》的緣份未斷。《蘋果》團隊之中,有一位專業後製人員,擅長使用各種軟件,本身也是KOL、《細說中南海》節目主持人黎樂民,與我傾談之間,知道我的難處,說可以教我剪片。「真的嗎?太好了!教我,我要學!」然後,便是四十年前不大可能發生的事:香港的老師使用Signal call和無數cap圖,聊了三、四個小時(用IDD計錢早已破產了),將剪片軟件的基本技巧教給英國的學生。然後,便是一個活了五十年的人,在沒有甚麼心理準備下,用一部iPhone,開始了自編自導自演自拍自剪之旅。當然,不會是專業級,起碼我沒有/未有資源做配樂,不過總算走出第一步。

十五分鐘的影片,往往要花一整天處理。雖然費時,但不失事:剪片是重要的學習過程,做過一兩次之後,培養出感覺,對於日後分鏡、取景都有很大幫助。

馬死落地行,肯行,就有出路。

再回到篇首的「香港第一人民大學分校」問題。今時今日,學知識不需出國,ZOOM便可以;出國留學,唯一要做的是盡量融入當地文化和生活。做了巨額教育投資,如果心無時無刻只在香港,當以投資失敗論。

(007預告:最上心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