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焦慮症與我:過來人談服藥問題


病重時看《情緒管理》一書,赫然發現自己看重的東西原來都加劇了焦慮,一度加深自責和絕望;但後來終於找到平衡,並明白一切是恩賜。Ophelie C攝
 

一直以來也很願意跟人分享患情緒病(廣泛性焦慮症)的經歷,久而久之,身邊有朋友自覺不妥,或者他們的親友有疑問都來找我,雖然比較想分享修習正念如何改變情緒上的壞習慣,但有個很現實的問題——大部分人通常最關心的還是應不應該服藥。我的答案是肯定的,就寫寫自身的經歷吧!

社會的態度 讓情緒病患者諱疾忌醫

因為在傳媒工作,很早已認識情緒病,加上患病時初習禪修兩三年,對自己的情緒、身體反應等等有一定程度的覺察,所以早已自覺不妥。身體的訊號也越來越清楚,早搏頻密得要進急症室,走樓梯走兩級(不是兩層啊!)已覺氣喘無力,有點像旅行時經歷過的高山反應。起初以為是早搏惡化,但排除心臟機能問題之後,我已懷疑自己有情緒病,然而為我做心臟檢查的醫生語重心長說:「看過精神科就有檔案紀錄了,你看看是不是真的有需要啦!」這句話實在令人打退堂鼓,而事實上那時只是「不妥」了幾天,不符合情況持續兩周的確診原則。
 
在那兩周的時間裏,我不斷找人傾訴,結果發現,原來身邊有不少人曾患過不同程度的情緒病,只是大家都沒有公開說,而這個朋輩分享後來是非常重要的,因為當中成功康復比率肯定較網絡搜尋高,且在患病期間你會非理性地萬念俱灰——不相信自己會康復,會以為一生永遠要活在陰霾中。畢竟在網絡你總是會看到大量長年服藥還是未能控制病情的病例,也會看到很多人大談藥物的副作用,你會很自然地抗拒看精神科或吃藥。

及早看精神科醫生 重奪身體自主權

我也是這樣,所以就算朋友力勸看醫生,最初也只是選擇服中藥、做推拿按摩針炙之類。但大概來不及讓中醫固本培元了,情況在那兩周惡化得很快,我本來很喜歡我的工作,但那時早上起床會突然不想出門,醒來不消幾秒,眼淚就開始流,全身肌肉非常繃緊無法放鬆,唯一慶幸的是還保持天生的好奇。那時候自創了「微笑實驗」,當我想要掀起嘴角,眼淚就會瘋狂的湧出來,那種完全無法強顏歡笑的感覺是很可怕的,彷彿你失去了身體的自主權,表情也控制不了啊!我是在那時領悟佛教典籍《雜阿含經》說的「苦即非我,非我者亦非我所」。
 
那段日子是最難捱的,就算不至於想輕生,但實在也找不到活下去的動力:一天到晚也感受不到絲毫快樂,就算擁着寵愛的狗狗也在茫然流淚;每天感覺像拖着那繃緊又疲憊的身驅,用理智說服自己這樣的情況會過去的,但心底無法存有信心或盼望,而時間,好難捱。然而,因為真的受不了,且有朋友每天力勸我盡快服藥,於是就在自覺不妥的第15天,看了精神科醫生。

關於血清素和鎮靜劑…

經過一輪問診,確診是廣泛性焦慮症。醫生處方了血清素和鎮靜劑,兩種藥在網絡搜尋都沒有好名聲,而且血清素療程至少半年。醫生一句「輕症我也用重藥的」嚇呆了我,但因為太難捱,還是乖乖依指示服藥。
 
也許及早求診,也許也算幸運,除了有點噁心和輕瀉,幾乎沒有副作用,別人說的會變遲鈍、變蠢我也沒有。但辭職的念頭肯定有,不過過來人朋友認為規律上班對病情更好,加上當時上司還安慰說「你就是病了也比別人可靠」,於是工作量也依舊。最關鍵的是,我只是服了幾天藥就有效果:我不再無緣無故流淚,再做那個「微笑實驗」,可以掀起嘴角而不掉眼淚了,想擠一點眼淚出來也不行。
 
聽說鎮靜劑吃了會很倦,但我倒沒有,又或者患病時本身已氣喘無力,所以服藥後沒有惡化,而且早搏明顯好轉。也因為我沒太多副作用,血清素按時加至理想劑量,鎮靜劑大概只吃了不足一個月就變成「需要時服」,之後基本上也不太需要。
 
但心情低落持續了很久很久,這些藥始終不是「開心藥」,服藥期間同時需要接受輔導,也看了一點心理學書籍,從認知上發現自己有很多性格缺憾需要處理,最棘手是缺乏安全感,這個後來靠修習慈悲觀(Loving Kindness and Compassion Meditation, LKCM)慢慢改善,這修習就數以年計了,至今我仍在修習。
 
至於真正停藥,老實說,在接受血清素療程接近半年時,我就想擺脫它,但心情太反覆,越想減藥越緊張,結果到大概九個月,聽說朋友服藥多年還是如常生活,我開始接受跟它共存了,病情卻自此變得穩定,沒多久就減藥到停藥。

感謝林夕分享病歷 病後學會欣賞黃偉文

說起來要多謝偶像林夕,因為他早就自揭是長期焦慮症患者,我確診的一剎居然有種「與有榮焉」之感,那不是藝術家或聰明的人才患的病嗎?正因為他,我從一開始就沒有抗拒自己患病的事實,但當然「虛榮」不足以讓我想成為長期患者,所以積極着手從認知上面對和處理,這也是我後來很樂意分享的理由。有段時間我常常拿黃偉文的 〈落花流水〉 來跟林夕的〈不來也不去〉 比較,反而從中明白佛教所說的空性和放下。也因為從禪修看到執着和自我批判造成的傷,所以會寫〈不要把悲哀感覺假設是來自你虛構〉 ,也恍然情緒難自控,然則觀察卻有助處理,所以說〈我們只可以看着它戀上〉

全盤接受自己一切 從經歷中成長

這麼公開分享經歷怕會被外界標籤嗎?這個問題當然有思考過,但為甚麼要怕?如果你跨過幽谷後,那個標籤再也不能描述你,那有甚麼可怕?說實在的,在患病時同時面對大量性格缺憾,的確會令人更沮喪,部分甚至是曾讓你引以為傲的,期間肯定會有迷失、絕望,但始終相信,誠實面對自己最重要,全盤接受自己的所有,包括優點和缺憾,才能真正的面對和處理。所有經歷最後能讓你成長,那些不完美的地方,以後就不再是你的弱點。而且,「病友」分享也實在太重要,朋友們的經歷讓我在看不見曙光時,從理智上相信有康復的可能,甚至相信即使不能完全康復,也能與病共存,盡量如常地活下去。
 
其實直到現在,當遇到難關時,仍然會擔心是不是又掉進那情緒漩渦,畢竟學到再多也是難捱。試過有一次,害怕得急急再求醫,醫生笑說「這次不會處方血清素了,你只是正常的失落,你吃你平時的早搏藥就可以了」,結果如是,因平時發熱也不會即時服藥,也忘記了可以服食早搏藥。我就是這樣討厭吃藥的人,但對於情緒病,還是慶幸自己及早看醫生服了藥,那個「微笑實驗」讓我確信,要不是服了藥,單從認知、輔導改善,恐怕康復的路難捱得多。
 
當然,每個人的身體狀況不同,藥效也因人而異,這篇分享就當給大家一個參考吧!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