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復元人士的主觀經歷之一:接納負面情緒是一生的修煉


平日上課或做實習指導時,常常鼓勵學生要多聚焦復元人士的情緒,嘗試進入他們的內心世界,以理解他們的主觀經歷(subjective experience)。
 
在這裡,我嘗試用自己的例子,展示何謂一個人的主觀經歷。
 
過去一年,香港社會遭逢巨變,與同溫層的友儕圍爐取暖時,都慨嘆難以適應如此急劇的變化:每天發生著的不公義的事情、是非黑白被扭曲、誰大誰惡誰正確、 失去了的言論自由及公民社會空間、「喊打喊殺」的政治氣氛、以致為了生存要適應全新的遊戲規則等等,都把大家壓得透不過氣來。
 
可以想像的是,我們這一班同路人,每天承受著沉重的心理煎熬,要付出額外的精力應對這些內心掙扎,以及持續出現的負面情緒,工作效能與效率,也只剩下平日的六、七成。

插圖來源:People vector created by pch.vector - www.freepik.com
 

於我而言,因為要騰出額外的精力招呼「焦慮」及「抑鬱」等老朋友,每天返到工作的地方,都要花上一些時間才能安寧心神,專注工作。七除八扣之下,更可能只剩下平時四、五成功力。而每晚回到家,伴隨著自己都是那份精疲力竭的感覺。
 
精神狀態好的時候,我會這樣稱讚自己:即使受到社會巨變及情緒問題所局限,未能全力施為,自己也算盡心盡責做好自己的工作,還堅持繼續用工餘時間推廣精神健康,這本身已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只是,轉念之間,我又開始質疑自己:擔心授課時是否詞不逹意、學生是否明白自己的理念;對學生的支援足夠嗎?在他們眼中我又是否是一位好老師?……
 
對自己要求極高的我,也會執著自己受負面情緒所困,心想若不是這些「老朋友」經常到訪,自己的表現會好一點,工作效率也會高一點,學生的得著也多一點,這亦是我之前文章曾說過:復元人士會「焦慮自己的焦慮」與「抑鬱自己的抑鬱」。
 
就這樣,自己在執著與放下、自我質疑及肯定之間停不了的輪迴,這就是我其中一項主觀經歷。想一想,這的確是一件令人非常疲倦的事情。
 
早前在一間café 出席新書《生還者》分享會時,曾鼓勵參加者放下,接納負面情緒是自己的一部分。於我而言,這也是一生的修煉,要完全做到著實並不容易,但仍會繼續努力,尤其在這亂世的巨變之中,更要多放過自己,找尋生還下去的方法,繼續做自己認為有意義的事情。
 
藉這篇文章,與每天在苦海中掙扎的同路人共勉。無論你是否已「躺平」、甚或最終選擇離開:在這段艱難的非常時期,能夠每天謹守崗位,盡自己的責任,對社會作一分的貢獻,這本身已經是非常不了起的事情。
 
本專欄逢星期三更新。如想了解更多有關精神健康的故事或資訊,歡迎到壹元坊面書專頁瀏覽。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