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妃子笑到最後


德國大選和柏林馬拉松同日舉行,魚與熊掌兼得。照片由筆者提供

入秋,柏林馬拉松復賽,一貫於星期日才進行的盛事,今年分開在週末兩天舉行。賽事第二天剛好是德國大選,有鑒波士頓馬拉松嘅前科、法國又不時傳來恐襲消息或情報,合兩件國際盛事為一,難道為慳返保安開支?「冇有怕!」,本地人話好多人已經郵寄方式投咗票喎。之不過呢呢呢,柏林有票站唔夠票、或者選票送錯票站,市內路面交通差不多全日封閉,「補飛」嘅安排大受影響,投票時間要延長,有選民要來回又折返票站幾次。一方面睇到強國有幾「厲害」,另一方面體驗民主社會的價值不止於返工和收工。

德國總理默克爾的招牌手勢:雙手放在腹前似「畫心心」,又似子宮模樣。網絡照片

默克爾年代結束,印象最深刻係佢嘅招牌手勢:雙手放在腹前、似「畫心心」、又似子宮模樣,叫佢做Mutti 「梅媽」並非浪得虛名。呢個visual statement ,阿梅認咗第一,敢認第二嘅就應該係瑞典漫畫家Liv Strömquist。佢以女性為創作主題,漫畫集Kunskapens frukt,目測英譯Fruit of Knowledge更貼近原文,德譯為Der Ursprung der Welt,將封面照扣連到Gustave Courbet的Origin of the World (1866)。
 
Strömquist修讀政治,雖然小時候已開始接觸女性主義,但少年時仍未敢超越社會禁忌,對女性身體仍然覺得不自在;例如有一次強忍經痛,不敢在課堂上舉手同老師講要食止痛藥,終於在課室暈倒。23歲才開始涉足漫畫出版,書中圖畫跟文字內容同等份量,輕鬆兼有豐富研究資料。兩個譯名同樣指涉基督宗教。

書名一,智識果實。人類失落伊甸園就因為嚐了知善惡樹的果實,人類寶貴的第一課是什麼呢?就是對身體感到羞恥。Fruit of Knowledge 探討月經和陰部,選題其實有部份源於與一位男漫畫家的對話,連漫畫行家都認為「啲女漫畫家,成世人成日就凈係識講『女人嘢』」。Strömquist 便以研究及創作反證這種謬誤。實情是,自古以來男性主宰和主導的知識和科學,對女體研究「甚有心得」,Strömquist在一個講座中就形容心理學大師佛洛伊德對女性身體"comple-e-e-etely obssessed"。早期的科學家對女性身體卻異常癡迷,以科學為本、引證及破解古老傳說;例如「研究結果顯示」女巫的性器官有斑點為記(!),如此重大發現,下一步當然就名正言順加大力度窺探和規管。書的第一章介紹七個科學家的七大研究成果,疑似回應聖經記天地萬物在七日內創造成,其中一項研究由家樂氏粟米片發明人Dr. Kelloggs發表,他建議要防止女性自慰,可以炭酸(Kabolsäure) 外敷,咁樣樣,祝君早安從此口味不一樣。從此路進,對女體嘅研究進而規管,似是要在男權社會裏面辟邪捉鬼,在體制內去蕪存菁,確保吾皇永續主導地位。Strömquist 眼中,當代以科研種出來的知識果實,離遠就聞到酸葡萄味、近看血淋淋、入口苦不堪言。

瑞典漫畫家Liv Strömquist以女性為主題的漫畫集德文版封面。

書名二,世界開端。宗教角度,就係夏娃累事;生物角度,就由出生開始。作家親身上陣的封面,神交Courbet畫的世界之始,再加枝步槍,一體兩角:母親和妓女——功能性和性功能。德國大選中,也像複製這種樣板:女參選人當然不會賣弄風情,她的功能,為政黨做開明進步的形象大使,單單作為「女性候選人」已經是政黨的一大appeal。今屆大選「飛躍進步獎」嘅綠黨,2018年來由Annalena Baebock和Robert Habeck雙主席領導,當只得一個能出選總理,最終協商由Baebock披甲,背後的計算因素眾多,Baebock表示,決定當然都要反映黨的「思想進步」。("Sie hätten »unterschiedliche Aspekte abgewogen« und »viele, viele« Fragen hätten eine Rolle gespielt, sagte Baerbock vage. Aber natürlich habe auchdie Frage der Emanzipation hineingespielt, sagte Baerbock.")。
 
這陣子電視上播溝口健二的《楊貴妃》,由邵逸夫監製,是邵氏第一部合拍片。電影一開始,唐玄宗被太子篡位打入西宮,回憶與楊貴妃的往事。溝口健二鏡頭下的《楊貴妃》,知道自己要做貢品已經開始感懷身世,慨嘆一生只能被當作玩具,當時安祿山安慰她說,只要得皇帝歡心,她便能自主命運。結果,楊貴妃能控制的只有自己的死法。馬嵬坡一幕,佢遞上一條白絹給士兵,要他們換走本來為她準備的大麻繩。吊死娘娘名為清君側,實為擒賊不擒王,究竟算係迷信王權、還是儒忠?電影裏面描述軍隊兵變由怒斬楊國忠的三個姊妹開始,她們染血的衣角被刺在槍頭,跟西方獵巫的畫面一脈相承。電影尾聲,年邁的玄宗在破落的空室中聽見貴妃的聲音給他引路,然後,鏡頭從空室影到外面晚空,追逐兩人喜重逢的笑聲,全片完。今時今日睇,就覺得六叔早着先機,溫馨提示:笑到最後呀喂。關於這個嘛,Mutti就真係真人示範。話説所屬政黨CSU/CDU 大選完變成在野黨,都無阻默太太全身而退。德國統一紀念日最後一次以總理身份演説,更充分利用其東德成長背景("DDR Biographie"),表達與東德和東歐人同在、跟手拿2015年收容難民政策連結國際。未大選前,阿太已經無官一身輕的樣子,當被問到能否問心無愧離任,佢爽快搶答:"Ja!"。個充滿自信嘅笑容,即刻令人想起着米奇老鼠T恤上庭盤問證人的大律師,和那些工作時要帶開窗口罩嘅語言治療師。一群漆黑中嘅螢火蟲被看見,不只是因為身為螢火蟲,而是外面漆黑,仲要係唔正常地漆黑。

開窗口罩。圖片來源:hearingtracker.com
 

外國光害少小小,月亮望落光啲,但亦有殘缺。Liv Störmquist被邀請在瑞典斯德哥爾摩Slussen地鐵站於2018-19作藝展。她的作品Blood Mountain,是個行經中的花式溜冰運動員。作品一出就被潑墨,又被右翼政黨Sweden Democrats 要求地鐵公司以20世紀瑞典山水畫換走阿大姨媽。在地鐵站內洗白血跡,看來有全球化跡象。Stockholm 的地鐵由MTR Nordic(母公司為MTR UK)有份起,有港鐵成份,不過可能各處鄉村各處例,瑞典保守派最後沒有得逞。

Liv Störmquist在瑞典斯德哥爾摩Slussen地鐵站展出的作品之一:Blood Mountain。圖片來源:berghahnjournals.com
 
Liv Störmquist的作品在瑞典斯德哥爾摩Slussen地鐵站一展出就被人潑墨。圖片來源:berghahnjournal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