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因果關係常用上 自然實驗派用場


今年諾貝爾經濟學獎頒予以自然實驗研究勞工市場的貢獻。委員會舉了一個例子,近卅年前美國兩個相連州份──新澤西和賓夕法尼亞東部,前者推最低工資而後者無。由於兩地接連性質近,故恍若在兩個相似樣本下作不同處理,一為實驗組另為對照組,就是這樣新澤西政府便做了個最低工資的「自然實驗」,結果發現未有導致失業升。

這次重點不在最低工資而在自然實驗這方法學。一般而言,自然實驗可遇不可求。從來經濟學所分析的都是事後數據,同時觀察到各數據的變化,但卻難知道孰因孰果。若然只有關係而不知因果,便無法推斷某事發生或政策推後的結果。要建立因果關係,在自然科學上做實驗就是了:兩組相同,受刺激一組有反應而另一組無,就見因果。

在經濟、金融上,近幾十年也有做實驗的,是為行為經濟/金融,早年也獲過諾獎。不過當參與者知道自己在「被做實驗」時,往往會有不自然反應,令結果可信度大減。至於大規模做的社會實驗,一般在文明國度是被禁的;至於在極權國家雖可為所欲為,但人民的性格、行為早被嚴重扭曲(如北韓、大陸等),再去研究人的反應已多餘。

除了這些無心插柳外,其實一些天災人禍都可以是自然實驗,雖說也可遇不可求,但亦視乎研究員是否有心去發掘現象。一個常提到的自然實驗就是在疫情爆發下,各地不同的鎖國封城和疫苗接種政策。在於降低疫情而言,顯然鎖國封城是最為有效,打疫苗最無。

本周初大陸出GDP、銷售、生產,美國有大堆樓市數據,本港有失業、通脹率。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