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諾貝爾獎:今屆各獎項釋義與爭議


【撰文:潘志生博士】

一年一度的諾貝爾獎各獎項花落誰家已相繼揭盅,今屆 (2021年度) 最大贏家是小弟曾就讀的加州大學,其中有五間分校 (Berkeley, Irvine, Los Angeles, San Diego, San Francisco) 的現職或前任教授或校友於全數四項科學諾獎 (醫學、物理、化學、經濟) 分得一杯羹。而小弟曾就職近卅年的諾奬常客麻省理工學院 (M.I.T.) ,亦於最後一天入圍經濟學獎殊榮,最終幸免缺席今屆諾獎名單。

化學獎

在幾項諾獎之中,化學獎通常最少爭議性,今年亦不例外。兩位得主 Benjamin List、David MacMillan 發明「不對稱有機催化作用」 (asymmetric organocatalysis) ,將天然的酶 (enzymes) 抽絲剝繭,找出其有催化作用的簡單有機 (organic) 分子成份作為化工催化劑,革新傳統重金屬催化劑。這個方法用於生產合成藥物或其他合成化學產品可以大大減低成本和廢料,亦更環保,可謂一舉三得。

諾貝爾化學獎得主David MacMillan。美聯社
諾貝爾化學獎得主 Benjamin List。美聯社

醫學獎

今屆醫學獎榮銜亦實致名歸,關乎神經系統如何感應身體外在環境各種刺激的機制,小弟在此研究課題也曾有所涉獵。兩位得主 David Julius、Ardem Patapoutian 發現皮膚感受冷熱溫度、痛覺、觸覺等的神經末稍是透過一系列特定離子通道 (ion channels) 觸發反應,再經由不同的脊椎或三叉神經纖維傳上腦袋。譬如吃辣椒時會觸發脷上感受熱度的離子通道,因此產生火辣痛覺。

更重要的是,這些神經機制除了用於感應外在環境刺激外,較鮮為人知的是同樣機制亦可感應身體「內在環境」(internal milieu) 刺激,經由「迷走神經」(vagus nerve) 和其他神經線傳到位於下腦的「自主神經系統」(autonomic nervous system) 中心,在大腦不知不覺下默默地控制身體各種功能,像一個「自動駕駛系統」一般確保體內功能平衡 (homeostasis) 和安全。

諾貝爾醫學獎得主 David Julius。美聯社
諾貝爾醫學獎得主Ardem Patapoutian。美聯社

物理學獎

今屆物理學獎主調是「複雜系統」(complex systems),也是小弟從前研究範疇之一。這是一門新興學科,其源起是因為很多現實世界的現象都十分複雜,不能用類似牛頓定律般簡單的方程式來完滿解釋,而是由無數單元結合和互動下,產生出一個千絲萬縷錯綜複雜的整體系統,可牽一髮而動全身,因此其變化有很大的不確定性。複雜系統理論就是希望從一些看似複雜的現象之中找出其背後簡單規律的端倪。

今屆物理學奬三位得主之一的Giorgio Parisi。美聯社

今屆物理學奬三位得主之一 Giorgio Parisi 倡議的「自旋玻璃」(spin glass) 理論,就是其中一種複雜系統背後的規律模式,主要應用在凝聚態物理學 (condensed matter physics) 上,也有應用在人工智能。但 spin glass 只是 complex systems 衆多理論之一,本身仍具爭議而且應用頗為狹窄。以此單一理論作為代表整個複雜系統領域而頒奬,總有點厚此薄彼和以偏概全之嫌。

另外兩位得主 Syukuro Manabe、Klaus Hasselmann 是氣候變化理論模型的先驅 。氣候變化只是自然界眾多複雜系統其中之一,以此作為代表而頒獎,或多或少是因為這個敏感議題正是大勢所趨已成為「政治正確」主流。而今次諾獎頒布時機,正好替下月在蘇格蘭格拉斯哥舉行的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第26次締約方會議(COP26) 作出加持。

物理學奬三位得主之一的Syukuro Manabe。美聯社
物理學奬三位得主之一的Klaus Hasselmann。美聯社

但鮮為人知和鮮被主流媒體提及的是,從正統複雜系統角度來看,當今的氣侯變化模型和所謂「全球暖化」預測,最多只能算是差強人意,在很多層面上仍有商榷餘地。這是因為複雜系統最大特徵之一就是其長期效應的不確定性,如眾所周知,天氣預測通常只能在兩三天之內有效。雖然長期氣侯 (climate) 平均趨勢總比短期天氣 (weather) 變幻較少波動,但其準確度仍受很多限制,譬如很多氣候變化模型的基本假設和數據,與及其他很多被忽略的未知數或過份簡化的機制,只要有些許失準或疏漏的話,便有可能讓這個複雜系統的長期「地球暖化」推測帶來重大偏差。

可惜的是,一直以來很多異議人士對「氣候變遷」和「地球暖化」理論所提出的許多合理質疑,亦隨着今屆諾獎的一槌定音而更被邊緣化和滅聲。

經濟學獎

像其他社會科學項目一樣,經濟學一向被視為一門「軟科學」(soft science),因為所有經濟現象都是既定事實不能推倒重來,因此所有解釋這些現象的理論都只能依賴邏輯推理「得個講字」,不能用自然科學 「硬科學」嚴謹的實驗方法來重覆驗證。

要突破這個「軟硬」框框,今屆三位經濟學諾獎得主提出了一套可應用於社會學研究的「自然實驗」(natural experiments) 方法,能更深入地探測一些社會現象。自然實驗不是人為實驗,而是利用一些社會自然現象在不同時空 (A vs. B) 環境下如有不同的表徵,而其唯一原因是某些客觀因素在 A 和 B 環境之間起了變化的話,那麼便可確定這些社會現象與客觀因素之間的因果關係 (causal relationship)。這個實驗方法與醫學臨床實驗的分別,只在於後者是人為隨機對照實驗 (randomized control experiment),而前者是社會偶然出現的對比實驗 (non-randomized contrast experiment),在社會學研究固有限制下,這也是沒辦法之中的實驗辦法。

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三位得主都是來自美國。美聯社

今屆經濟學諾獎得主之一 David Card 利用這種自然對照實驗証明提高最低工資不一定會減少社會整體就業機會。此外,他亦利用這方法解釋其他與移民和教育有關的勞工問題。另外兩位得主 Joshua Angrist、Guido Imbens 則更上一層樓,用更精準的統計學方法排除自然實驗之中,因人與人之間對客觀因素反應的差異而對整體因果關係的推論構成誤差的可能,從而令自然實驗結論更為可靠。這些基礎實驗方法替經濟學和其他社會學研究翻開新的一頁。

文學獎

除了上述科學獎項,其餘兩項諾奬都不屬於科學範疇,頒獎準則更難用科學角度來鑑定,因此常有爭議。據法國國際廣播電台(RFI)報導,繼中國作家莫言2012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後,這頂桂冠近10年都落在西方人頭上,全球都關注瑞典學院的諾貝爾文學獎委員會如何實現多元性承諾云云。結果今屆得主是生於印度洋小島桑給巴爾 (Zanzibar),早年以難民身分移居英國的坦桑尼亞小說家古納(Abdulrazak Gurnah),算是非洲裔的西方作家,可謂兩全其美。其頒獎詞為:「因為他能洞悉殖民主義的後果與及在文化和洲際鴻溝中掙扎的難民命運,態度毫不妥協,充滿同情」,由此更可見瑞典學院對履行多元性承諾的苦心。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Abdulrazak Gurnah。美聯社

關於古納的著作是否配得諾獎,見仁見智,《端傳媒》對此有專文深入探討 ,不謷。但瑞典學院2018年因性醜聞取消頒發當年文學奬後,備受壓力下作出多元性承諾,事件本身就很有問題。學術獎項不管是科學或是文學,理應根據學術成就頒獎而不受其他因素左右,如果強要按地域和性別來作分配,便失去意義。為此,頒發諾貝爾科學獎項的瑞典皇家科學院在所有諾貝爾獎項頒發後翌日 (10月12日) 立即重申,諾貝爾科學獎項不會對性別或種族設定配額,這是為了要讓「做出最重要發明貢獻的人獲獎」。但頒發其他諾貝爾獎項的瑞典學院及挪威諾貝爾委員會沒有即時澄清這準則是否亦適用於文學獎及和平獎,意味着諾貝爾獎各委員會對多元性配額問題仍未有共識。

和平獎

諾貝爾和平獎向來爭議不斷,去年香港人再度晉身獲提名之列,結果得奬者卻是醜聞纍纍的聯合國組織「世界糧食計劃署」。最搞笑的是2009年奧巴馬剛上任美國總統仍未有任何政績,同年便已獲頒諾貝爾和平獎,連奧巴馬自己都不明所以 。而去年特朗普卸任前曾促成以色列與多個中東國家達成和平協議,為中東和平穩定邁出一大步,結果仍被諾奬委員會冷待。

菲律賓新聞網站 Rappler 執行長雷薩 (Maria Ressa)。美聯社
俄羅斯獨立報《新報》(Novaya Gazeta) 總編輯穆拉托夫 (Dmitry Muratov)。美聯社

今屆和平獎結果由菲律賓新聞網站 Rappler 執行長雷薩 (Maria Ressa) 與俄羅斯獨立報《新報》(Novaya Gazeta) 總編輯穆拉托夫 (Dmitry Muratov) 奪得,以表彰他們分別在菲律賓和俄羅斯為保障言論自由所做的努力,甚至面對死亡威脅。挪威諾貝爾委員會的聲明稱:

自由、獨立和基於事實的新聞報道有助於防止濫用權力、謊言和戰爭宣傳。挪威諾貝爾委員會相信,言論自由和信息自由有助於確保公眾知情。這些權利是民主的重要先決條件,可以防止戰爭和衝突。將諾貝爾和平獎授予瑪麗亞・雷薩和德米特里・穆拉托夫,是為了強調保護和捍衛這些基本權利的重要性。

今屆諾貝爾和平獎更令人想起香港人曾經擁有的 《蘋果日報》,想起黎智英。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