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高志活計劃將國殤之柱移離香港


港大要求支聯會移走校內國殤之柱的限期今日下午5時屆滿,創作人、丹麥雕塑家高志活(Jens Galschiøt)向眾新聞表示,有意將國殤之柱移離香港,但可能需要數月時間,已透過律師接觸港大一方,希望事件可以完滿解決。

不過,國殤之柱最後不論是離港、被接管甚至破壞,高志活認為重新引起全球對六四關注及記得這份記憶,都是贏了一仗。他呼籲,倘若國殤之柱被破壞,就會成為新的藝術品及六四另一強烈標誌,屆時港人可以將國殤之柱碎片拿回家留念。

事件中代表港大的律師行孖士打(Mayer Brown)在美國備受抨擊,有民間團體聯署要求孖士打退出案件。孖士打回覆眾新聞查詢時說,受長期客戶港大委託提供有關「一宗房地產事宜」(real estate matter)的特定服務,強調該行協助客戶明白及服從當下法律,而非旨在評論當下或歷史事件。

高志活2013年來港修復國殤之柱。aidoh.dk圖片

國殤之柱在1997年六四運送到港,其後在1998年港大學生會全民公投,擺放在港大黃克競平台。高志活早前受訪時憶述,製作國殤之柱是希望可以在中國的土地上紀念六四事件,二十三年下來,國殤之柱熬得過主權移交,但熬不過「二次回歸」。

雖然港大一方早前發信給支聯會,但高志活認為自己仍然保留國殤之柱擁有權;支聯會則今日回覆孖士打說較適合的做法,是由港大一方直接與高志活代表律師接洽。港大發言人重申,仍就國殤之柱一事繼續徵詢法律意見,並會與相關單位按合法合理基礎處理。

高志活今日清晨向眾新聞表示,昨日(12日)已透過律師接觸港大一方,嘗試將國殤之柱由香港移走,令事件可以較完滿解決。他表示,由於搬遷工作需時,希望港大可容許數個月時間籌備及處理工作,及決定運送目的地,惟截至今日清晨港大方面未有回覆。

高志活說,當然希望國殤之柱可以留在香港,但問題是國安法下,無人在香港會代為接收,只能考慮將國殤之柱移走。目前他未及計劃國殤之柱是帶到台灣、歐洲或美國,能否順利將國殤之柱在港大移走都成疑問。

「我當然希望有人會說,可以放在我哪裡,但無人會這樣做,因為這樣就會違反國安法然後被捕。因為制度使然,我無法將他留在香港,我只能將它帶走,放入一個貨櫃,永久存放他處,這可能是最佳的替代方案。」高志活說。

「可能有一日它會回來,因為國殤之柱是屬於香港,屬於中國的。可能很多很多年後,情況會有所改變,屆時我們會將它帶返中國。」

不過,高志活說已有心理準備國殤之柱可能被拆毀,但認為反而加強國殤之柱作為六四紀念的標誌。

「如果他們破壞了雕塑,人們可將雕塑碎片帶回家留念。這很奇怪,如果破壞了藝術品,就成了新的藝術品。因為藝術是永遠不能破壞不了。⋯…如果他們真的破壞了國殤之柱,令標誌變得非常非常強,證明當局非常殘暴,這可能是他們的目標吧。」

他也呼籲,港人屆時可以到港大收集國殤之柱的碎片,象徵「帝國會流逝,但藝術長存」。(Empires passes away - but art persists)

港大可能移走國殤之柱消息獲全球多個媒體報導,高志活的剪報清單也由當初兩頁增至10多頁,差不多過百個全球大小媒體報導。高志活對外界反應也始料不及。「我的目標是更多人記得1989年天安門鎮壓事件,如今更多人知道,全世界可能有些人過去淡忘,但如今重新認識事件,更多人透過報導讀到事件,我認為我們已經勝利了。」

國殤之柱事件也開始在外地發酵。丹麥傳媒報導,丹麥反對黨要求丹麥外交部傳召中國駐丹麥大使,要求確保國殤之柱順利遷離香港。美國共和黨參議員Pat Tooomey批評中共不只踐踏港人基本自由,更嘗試「改寫歷史」。共和黨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黨團表示,事件顯示中共鎮壓下,表達、教育及法律制度不再自由,但強調世界不會忘記六四事件及中共的本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