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香港未「猿」——舞台劇界的生存遊戲


【撰文:不太】
 
訪問約了在cafe羣集的旺角,因為訪問當天,Kayi 要「洗樓」,逐間cafe去派單張和海報,宣傳新劇《南方裸猿》。
 
Kayi是見一步行兩步製作的創始人之一,大學時幾個中學同學「發台瘟」,忘不掉中學做舞台劇的熱血,膽粗粗地創立了自己的劇團,從零開始一腳踢,原以為可能是「有限公司」,誰不知一做便將近六年。之所以叫見一步行兩步,只是因為不甘心見步行步,當時的年青人,對未來充滿想像。
 
這是前情提要,當筆者打算叫Kayi講講疫情下小劇團的經營不易時,Kayi擺一擺手,直接跳過這個話題:「呢兩年有邊個唔辛苦?講嚟都哂口水,賣慘就免喇。我哋係非全職劇場製作,係就係辛苦啲,返工返到成隻狗咁,放工仲要繼續chur,無計,鍾意嘛;但至少我地唔等場show開飯,已經比好多同行好彩,可以用正職繼續撐住個團。」 

2018年,見一步行兩步製作成員得到電台節目《U秀幫》邀請,到香港電台接受訪問。

用最愛的舞台劇,呼應最愛的香港

那麼艱難,為了甚麼?「係愛定係責任呀?」Kayi 正喝著咖啡,差點笑到嗆到:「明知故問,你都係逼我答Why not both啫。」她沉思了一會:「一定係因為鍾意先至會去做架喇,但點解係舞台劇呢?我哋相信舞台劇嘅價值同魅力係無可取替嘅。」
 
她解釋,每一場舞台劇都是獨一無二的,演員的狀態、觀眾的反應、美麗的意外,都會成就一場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多感官饗宴,算是劇團與觀眾之間的祕密時光。時代造就藝術,藝術刻畫時代,Kayi覺得每個人都有最適合的崗位,而他們的崗位,便是用舞台劇探討社會議題。「我地想帶比觀眾一啲只有舞台劇先有嘅野,希望喺兩個鐘頭入面,創造思考嘅空間,或者演繹出觀眾心入面一啲講唔出嘅感覺。」 

2018年,見一步行兩步製作第三部舞台劇作品《一次性鬧劇》公演,以鬧劇形式演出罕見的男性工作者題材,探討社會規範。

現實版的企鵝敲冰磚,走鋼線的說書人

談起最近風靡一時的《魷魚遊戲》,劇中角色寧願投入殘忍的遊戲,也不願回歸更殘酷的現實。「因為現實嘅遊戲規則更加難玩呀。」說完後,Kayi與筆者心照不宣地苦笑。她覺得,香港人就像桌遊「企鵝敲冰磚」的企鵝們,冰塊只會不斷消失,空間只會不斷縮小。(筆者必須在這裏補充一下,這些現象純粹出於全球暖化問題。)
 
當可以說的越來越少,劇團還有走下去的空間嗎?「一定有,」Kayi不假思索便回答了,「只要有心堅持,一定會搵到方法堅持落去。香港人有個優點,就係靈活,用廣東話講唔到,就用數字講,用數字講唔到,就調返轉講……明嘅自然會明。總之我哋唔會放棄啦。」

《南方裸猿》,一個關於選擇的故事

言歸正傳,筆者也很清楚Kayi赴約是意有所圖,就是希望筆者乖乖掏出荷包,買飛看劇。筆者攥緊荷包,作最後掙扎:「未問你,今次套劇關於咩㗎?亞馬遜森林大歷險?」
 
「南方裸猿的語言系統,身體機能以及生活習慣與人類極其相似。但是,這物種為何會被滅絕?在適應與抵抗之間,進化與滅絕之間——」
 
「呢啲你張海報有,唔洗讀比我聽。」
 
「其實南方裸猿呢個代號,可以係代表一切消失中嘅人事物。呢幾年,好多嘢喺高速之中崩離瓦解,而我哋唯一可以做嘅,就係選擇。去、留,記住、忘記,誠實、虛偽……甚至唔去選擇,唔做任何嘢,都係一種選擇。」
 
「聽落係個現實得嚟好超現實嘅故事。」

在生活中,我們不斷遇上新的關口,選擇也許變得有限了,但依舊存在選擇。見一步行兩步製作做出的選擇是,在無力感中選擇去籌備一個演出,在演出中選擇訴說一個絕滅的故事。滅絕的故事為何還要說下去?至少我們還有記憶,思想他人難偷取。
 
佛曰:「因緣和合。」劇團不是上帝也不是佛陀,不敢說提供答案,只是創造一個世界,給出一些看法,盼待觀眾的思緒在聲色之間,轟出一點火花。
 
選擇也是一種觀點的呈現。那麼,你願意選擇支持這個不止步的小劇團嗎?你願否從這個荒謬世界抽身一刻,選擇投入於劇場的浮光掠影,傾聽舞台上的吶喊?
 
見一步行兩步製作2021年度公演《南方裸猿》
 
日期及時間:
2021年10月29日 下午七時半
2021年10月30日 下午二時半及七時半
2021年10月31日 下午二時半
 
地點:
大埔文娛中心黑盒劇場
 
票價:
門票|正價$250 優惠$150^
套票|正價$400 優惠$300^
(套票包括:門票+布袋+明信片+便利貼+送 永久會員#)
 
詳情:
https://www.art-mate.net/doc/60741
查詢電話/Whatsapp:98269084
Instagram:@cost.production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