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躺平也中槍 魷魚戲一場


日前八號風球,夜不能寐,打開Netflix,趕上《魷魚遊戲(Squid Game)》這班火紅列車。筆者一向並非韓迷,但這齣連續劇的確有種魔力,叫人一看就欲罷不能。

魷魚戲一場

故事主角成奇勳是一名多年前因工廠縮減成本而被裁的失業漢,窮途潦倒,一貧如洗,婚姻失敗,母親病重急需醫藥費,最愛的女兒又快要跟前妻出國,為了還清賒借渡日欠下的貴利數,更淪落至要偷母親積蓄去賭馬,卻又在勝出後在路上給扒手偷去了彩金。峰迴路轉,這個爛透了的人生竟被看上了,一個秘密組織邀請他到神秘島參與一場遊戲,勝者最高可獲四百多億韓元獎金。

奇勳是數百位參加者的其中一員,他們當中包括少數族裔勞工、黑社會頭目、扒手、社會精英各式人等,全都因各種原因欠債累累,急需金錢渡過難關。他們起初以為這只是一場不需成本的賭局,勝出了就可番身,後來卻驚嚇地發現這是一場賭命遊戲。一關關小孩子玩的遊戲,不只考驗膽色,也揭露人性,勝者進級,否則即時被槍殺淘汰,單只第一關的「一、二、三木頭人」(筆者按:就像香港小孩子從前玩的「紅綠燈、四五六、警察局」吧?),就已有過半人進入了鬼門關。遊戲的玩法是,隨著一關關遊戲過去,死的人越多,剩下來的人分到的金錢就越多,如果到最後一關遊戲——「魷魚遊戲」時只死剩一個人,那人就可獨得四百多億,但在每關遊戲中只要有過半人同意,就可即時終止遊戲,不過所有人也無法分得任何獎金。

《魷魚遊戲》劇照。

奇勳最終是否能死裡逃生或贏得獎金,筆者不在這裡劇透,免減大家觀影興趣。這套劇情節緊湊,張力十足,但最吸引筆者的地方還不是它的懸疑、驚悚,而是它作為一個寓言的弦外之音:大多數人只渴想在高度競爭、弱肉強食的遊戲中成為少數勝出者,卻少有反思遊戲的荒謬處,也缺乏拒絕再玩的智慧和勇氣。

躺平也中槍

戲中參加遊戲的人,無論是在社會底層苦苦掙扎求存,在現實人生的競爭遊戲中輸得徹底的失敗者、邊沿人,又或是因投資失利而墮入人生谷底的社會精英,其實都被困在那個無止境追逐利潤、財富和物質的社會制度和文化中。他們即使有人願意把物欲減至最低,並放棄追求幸福,企圖過「躺平」的人生,但還是掙脫不了制度的枷鎖和人性的軟弱。雖然只要他們能集體醒覺,就隨時可以拒絕再玩,離場保命,但各人卻又希望留下放手一搏,以賺取那盤奪命金,去償還他們生命中對家人,對自己的虧欠。其實這樣的場景,在現實中不也是似曾相識嗎?
 
在某強國裡,當自由、民主和公義早被埋葬之後,剩下來的難道不就是一個弱肉強食,只有強權的世界嗎?碩大無朋的監控系統,生活的一切都無所遁形,遊戲規則早定了,就是要拼命把經濟泡沫吹得比地球還要大,所有人都是生產機器裡的一口螺絲釘,早晚可以丟棄替換,而龐大經濟利益卻像黑洞般吸入了權貴的口袋中,偌大的人群只能吃剩下的殘羹。最可悲的是,在這國度之中,就連「躺平」也是一種奢侈,甚至會被視為防礙國家崛起民族復興!

全球共業

當然,高度競爭和貧富懸殊其實是全球的共業,而不獨是一國的現象。以美國社會為例,按一項資料統計,今日的貧富懸殊,直迫上世紀二十年代,最富有的1%人口佔整體財富百份比,從1989年的30%,上升至2016年的39%,也就是說,百份之一的人口,佔了整體財富四成。[1]
 
據世界銀行今年發表的數據顯示,在全球化進程影響下,各國內部貧富懸殊正在加劇。從反映「收入不均(Income Inequality)」的「堅尼系數(Gini Index)」可見,過去三十年間貧富差距在持續擴大,以美國為例,其堅尼系數從1990年的0.411升至2020年的0.48。
 
除了收入不均,財富資產不均同樣驚人。以社會保障較全面的西歐北歐為例,像荷蘭、瑞典、丹麥、德國這樣的國家,反映國內「財富不均(Wealth Inequality)」的「財富堅尼系數(Wealth Gini)」竟分別高達0.902、0.867、0.838及0.816。在亞洲,菲律賓(0.837)、印尼(0.833)和印度(0.832)的數字也高得嚇人。當然,作為資本增值遊戲龍頭的美國(0.852),其數字亦一點不低。至於香港,說來有點邪門,其數字竟是0.777![2]
 
對較願意進行財富再分配,劫富濟貧的國家來說,即使堅尼系數高企,相對來說人們還是較能安於淡泊,但從有關調查統計數字可見,貧富懸殊加劇但社會保障薄弱的國家數目實在一點不少。
 
大鑊飯實驗早已試過了,敵不過人性,絕對行不通,但資本主義行到今天也是問題重重(尤其是在某國經變種產生的權貴資本主義),人類生活扭曲依舊,只是扭曲的方式有異於從前吧?

守住那最後的防線

《魷魚遊戲》劇照。

人無法擺脫共業,但即使在最「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處境中,人是否仍能保住自己的「本真(authenticity)」,仍可堅持做個善良的人?筆者欣賞劇中奇勳這個角色,正是因為他的人生即使像一堆爛泥,滿身弱點,即使被趕入窮途,他卻從來沒有放棄作個善良的人。即使悲觀、頹廢、貪生怕死、弱肉強食同樣出現在他身上,他仍勉力追求良善,要守住作為人的最後防線:把人當作人看待,不把別人視為死物去利用和踐踏。他雖然在死亡迫近眉睫時也會軟弱,但到最後仍能克服憤怒與貪婪,拒絕向遊戲主腦和自己內裡的黑暗低頭。
 
都說戲如人生,這劇在全球各地勾起共嗚,自非偶然。對於筆者來說,這絕不只是娛樂一場,寓言中所記的良善,將長存我心!

註釋:
[1] A Guide to Statistics on Historical Trends in Income Inequality
[2] Wealth Inequality By Country 2021 筆者按:此處的「財富堅尼系數(Wealth Gini)」量度的是財富不均程度(Inequality of Wealth),而非收入不均程度(Inequality of Income),量度後者也有專屬的堅尼系數,最高大概是0.6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