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40%營收來自中國 金錢才是王道?在「共同撤旗」事件後 自由潛水社群出現什麼爭議?又該如何面對?


台灣總統蔡英文10日在第6次雙十節大會上發表演說,其中一句:「國旗不見了我們一起生氣、台灣被打壓我們一起憤怒」,牽動許多台灣人長年以來的情緒;與這最相關的,就是上月底在賽普勒斯舉行的2021 AIDA 自由潛水深度世界錦標賽(AIDA Depth World chamiponship)發生的「共同撤旗」事件。 

台灣參加AIDA自由潛水深度世界世錦賽遭「撤旗」引發為國際事件。取自Costas Constantinou Facebook

台灣自1981年以「中華台北」名稱、中華奧會旗模式重返奧運,之後,依此模式參加國際奧會各項賽事後,今年已滿30年;也就是說,這面旗在國際賽事上「消失」,至少已30年。台灣自由潛水協會(AIDA Taiwan)此次光明正大以青天白日滿地紅旗現身國際級賽事,原本就是相當罕見的事。不過,因自由潛水在台灣屬極少數人才知道的賽事,賽前及開賽後幾天,都未獲得太多民眾注意。

不過,過去30年來在各類場合的交鋒,台灣人都知道,引發對岸抗議,是再正常不過了。這面青天白日滿地紅旗,毫不意外地,觸動中共政治敏感神經。根據主辦單位AIDA International宣稱,因在中國的直播訊號突然遭官方中斷,在應變時間有限的狀況下,緊急決定在轉播畫面上撤下台灣的青天白日滿地紅旗。

台灣代表團雖然立即發出抗議,也不願改放「中華奧會旗」,只能被迫接受大會提供的另一選擇:在轉播畫面上的國旗欄維持「空白」。

其實,過去30年來,類似的事件實在不可勝數。面對勢力無比龐大的國家,主辦單位兩難、最後低頭,已是再也熟悉不過的劇本。就算消息曝光,台灣民眾也只能憤慨一番,莫可奈何。

但這次,情勢發展卻與過去30年完全不同,因為每次台灣被打壓,就是摸摸鼻子,或自己抗議了事,但這次卻有包括日本、俄羅斯等十個國家代表團決定群起反抗這種「政治干預體育」的風氣,決定共同撤旗;這也讓這個原本只受專業社群注意的國際賽事,演變為國際事件,除了激起台灣無數民眾共鳴,更讓蔡英文在雙十「國慶大會」上,再次藉此凸顯台灣民眾在此事件上的共同態度。

事實上,這起撤旗事件,不只凸顯台灣地位在國際上獲得重視,在自由潛水的公開社群中,各國選手也有極多討論與反應,包括原本未加入撤旗行動的比利時,馬上補發聲明聲援;自由潛水界大老更氣憤批判AIDA國際若向錢看齊,其行徑就宛如婊子;AIDA執行主席也坦承,來自中國的營收高達40%,「金錢確實是王」。

更多爭議,卻來自社群討論區,更因中國網民出面「應戰」,連「中國是一個不靠殖民、侵略他國,卻能幫助7億人民脫貧的國家」典型大外宣言論,都在社群中出現。

政治歸政治,體育歸體育,聽起來是再簡單不過的一句話,此次出面聲援台灣的國家及個人,高舉的最高標準,其實也是最基本的標準,如同2500年前點燃聖火的那一刻開始,「不讓政治干預體育」;但在現實世界中,對此持反對意見的,竟然也是用相同「政治不干預體育」作辯護,看來格外諷刺。

不過,AIDA國際有了這次教訓,目前正在舉行的AIDA Freedom Depth Games 2021已將所有參賽會員國的旗幟欄全都拿掉,只剩下參賽會員國名。看來,這也是AIDA在面臨國際壓力與現實下,不得不為的妥協。

在這事件發酵之前,許多人對「自由潛水」應該毫無所悉;什麼是自由潛水?為何參與這項運動的選手們,願意以前所未有的「共識」,表達對台灣的支持?在共同撤旗之前,發生了什麼?之後,又出現哪些爭議?

自由潛水的最高境界:不呼吸

望文生義,很多人或許也認為,「自由潛水」和一般潛水一樣,但可能就是「比較自由自在」地潛水。其實,這是大大誤解。

自由潛水運動參與的人雖然不多,卻是極為特殊的一種「極限」競賽。簡單來說,自由潛水就是在不靠呼吸輔助器的情況下,依不同的規則進行潛水的競賽。

所以,能閉氣多久,或者,「不呼吸」多久?就是勝負關鍵。

這項賽事與其他運動最大的差異,就是當其他運動不斷透過激化腎上腺素,以取得最快、最強、最高、最遠的成績時,「自由潛水」卻反其道而行,要有好成績,選手們的心率愈低愈好、愈放鬆,愈能達到最高境界。當其他運動強調身材、年紀的優勢時,自由潛水,卻讓這項鐵律成為無用之物。

「你可以和我一起不呼吸」,這是台灣今年首次舉辦的2021台灣盃(Taiwanese Cup)自由潛水深度賽紀錄片的Titile。

不呼吸,代表一種全然放鬆、忘我的狀態,這讓自由潛水選手,天生就擁有與其他運動員截然不同的思維。

憋住呼吸,是你的心念還在思考這件事,最高境界,讓心跳速度變慢,也讓血液慢慢流往四肢末梢,最高境界,堪稱「不呼吸」。

為了達到這個完美狀態,當「自由潛水」選手比賽時,不靠任何呼吸輔助裝備,大大吸了一口氣,潛入水裡,比賽現場,不會聽見激動的加油聲,一切只有大海的聲音,也是最安靜的比賽。

水中的一切,如此平靜,如此完美。有選手說,這項運動改變的,其實不只是人對於極限的追求,也是一種生活觀的改變。

侯一明是此次唯一代表台灣參加自由潛水世錦賽的女子選手。AIDA台灣提供

「撤旗事件」事前完全未知會台灣 事後AIDA官網道歉

台灣在相隔7年後,再次派出代表團參加第27屆AIDA自由潛水深度賽世錦賽,台灣是正式會員國,與包括中國在內的其他國家,擁有相同會籍與權利。這次中國有一位男選手報名參加,但最後來不及抵達,成績掛零。

依據AIDA提供的直播畫面,在各國選手出賽時,畫面上會在選手名字旁放上所屬國的國旗;比賽結束前,畫面上也會顯示各國成績表,其中一欄也是各國國旗。

開賽後前幾天,賽事運作如常,但在第七天,台灣唯一女子參賽選手侯一明出賽時,轉播畫面上,原本欄位上顯示的是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卻突然變為空白,最後在成績總覽表上,其他國家都顯示各自的國旗,只有台灣顯示為空白。

這當然引發AIDA台灣自由潛水協會抗議,AIDA國際卻解釋,因受中國官方干擾,以致在中國的轉播被中斷,令他們必須在很短時間內做出因應;但問題是,「撤旗」決定未事先告知或與台灣代表團討論,事後,更只提供台灣兩個選擇,「撤旗」,或者循國際奧會模式,改用「中華台北」會旗。台灣無奈下,被迫選擇「空白」,並發表抗議聲明

最令人意外的,是日本和俄羅斯代表團隨後比照要求辦理,日本代表團更發表「願意共同分擔台灣苦痛」的聲明。後來,新聞報導,共有10國加入「撤旗」行列,以致主辦方最後也罕見在AIDA官網放上「向台灣致歉」聲明

在此事件發生後,因在中國的轉駁權是由中國廠商BESTDIVE贊助,也引發台灣及各國選手指責AIDA屈服於政治與商業壓力之下。

在撤旗事件後,日本發出補充聲明,又說了什麼?

這次撤旗原本是台灣民眾與選手再熟悉不過的戲碼,也頂多就是罵在心裡,又莫可奈何;但這次,日本和俄羅斯竟然率先揭竿「起義」,選擇與台灣站在一起,作出「撤旗」決定;日本自由潛水協會更發出聲援台灣的聲明被台灣TaiwanWarmPower粉絲專頁以「最令人感動的聲明」發帖,讓台灣民眾瘋傳,至少超過1.2萬則分享。

其實,在比賽閉幕後,也就是10月2日,AIDA日本再度發出補充聲明

在聲明中,日本自由潛水協會提到,此一行動不是要責怪與特定國家有關的任何人、贊助商或AIDA國際,只是要抗議「違反《奧林匹克憲章》中提到的,體育必須中立,而且必須不受政治干預。

聲明裡,很委婉地聲明,未來,若出現類似的情況,不知是否還能做相同的事情,能做的,全都取決於當時的情況,政治,就不是他們所能掌控的。

但和第一份聲明一樣,日本再次重申:

若我們看到有人再受傷害,我們還是會以某種方式,共同分擔他們的痛苦;分享的人愈多,我們每個人感受到的痛苦就愈少。

日台友好,不僅5次捐贈台灣疫苗共390萬劑,連今年三月日本知名藝術家奈良美智到台灣舉辦展覽,也不忘感謝台灣民眾在311日本大地震踴躍捐款的情;這次又在自由潛水賽事毫無保留地力挺台灣,台灣人未來也將毫無保留地回報日本。

比利時在得知10國做出撤旗決定後,也趕緊發聲明表示比照辦理,同時也抱怨未被官方正式通知。取自AIDA Internatioal YouTube直播

不只10國,後來比利時和加拿大也加入聲援

原本此次聲援「共同撤旗」決定的共有10國,其實,後來比利時自由潛水協會和加拿大也都對此表達聲援。

在各國共同撤旗事件發生後,因為新聞報導中的截圖,「唯二」還留著國旗的就是拉脫維亞與比利時,這也讓比利時感到尷尬,在FB公開發表聲明,表示接獲許多人質疑,並說明為何沒有撤旗的原因。

聲明中,比利時先抱怨,主辦單位官方平台未告知比利時有「共同撤旗」這件事,他們反而是從社群平台中得知,在缺乏直接溝通的情況下,他們也覺得不妥當。

再來,比利時語氣可不像日本如此委婉,他們直接提到,對於中國向台灣採取行動的立場感到遺憾,也再度表明,任何國家或贊助商,都不應僅基於政治理由,以媒體敏感性為由,做出任何對運動員不利的舉動,比利時對此捍衛到底;所以,比利時也要求加入撤旗行列。

所以,最終決定撤旗的國家,總共有11國,在感謝各國之餘,別忘了也感謝比利時。

另外,加拿大主席也以留言方式表示,加拿大AIDA對此保持密切關注。

AIDA的公關危機,以及最後處理方式

AIDA引發的怒火,其實有一大半可能來自自己;9月28日,台灣AIDA在AIDA國際社團發出聲明公開抗議,一開始各國選手留言聲援,卻得到AIDA國際的留言說,「直播訊號在中國被切斷,因考量當地有40萬收視戶,(撤台灣旗)是所能找到最好的方式」,也說這是比照奧會模式;結果這番「中國有40萬收視戶」的說詞,有如提油桶滅火,讓各國選手加大力道,群起抗議。

更扯的是,AIDA留言還說,已跟台灣代表團溝通,台灣也欣然接受這項決定,但卻馬上遭台灣代表團反駁,說主辦單位只提供「國旗欄空白」和「中華台北」奧會旗兩種模式,台灣是被迫接受,不是「欣然接受」;而且,「撤旗」之前,沒有任何告知或討論,相當不尊重台灣代表團。

眼看各國選手幾乎一面倒批評,AIDA竟又搞不清楚狀況,留言譴責有人帶風向,刻意抹黑AIDA國際,還說這樣解決不了問題,歡迎大家在年度會員大會提出討論,甚至語氣強硬地說,不會再對這個主題發出任何聲明;想當然爾,這又引發眾人熊熊怒火,直批AIDA才是自取其辱,這種回應根本是公關危機,還有人諷刺說,若AIDA想藉此達到宣傳效果,那目標已達成。

結果當天晚上,AIDA國際的執行主席Alexandre Bousseau不得不口頭致歉,後來主辦方也向大家徵詢,若其他國家想比照日本、俄羅斯「撤旗」,也可向大會提出。

爺爺級自由潛水大老發聲,呼籲其他國家跟進

其實,在日本和俄羅斯決定撤旗後、Alexandre Bousseau口頭道歉前,有位爺爺級的自由潛水大老,在不公開的個人臉書上發帖,先向日本和俄羅斯的「撤旗」決定致敬,並對其他國家未馬上跟進感到失望。

這位爺爺級自由潛水大老應該略有了解台灣與中國的政治敏感問題,他說,沒有人要求你就台灣相對於中國的地位進行投票,「但我們不容許政治干預體育,就像奧林匹克聖火燃起的那一刻起,應該有一段運動員可以不受任何政治干擾的時間,大家秉持騎士精神,友好競爭」。

大老語氣相當激烈,他指責AIDA國際表示,AIDA有47%會員來自中國,但若AIDA為了錢而犧牲自身的理想,也就定義自己角色:婊子,它對年輕人或其他人來說,就是一無是處,更是偽君子;他也呼籲其他國家代表聲援台灣、日本和俄羅斯,「我們都在看,Alexandre請告訴我們,AIDA是有骨氣的動物,還是無脊椎動物。」

看到這番正義凜然的說詞,筆者後來透過私訊跟爺爺聯繫上,他低調不願自己再成為新聞主角,也認為可能會被模糊焦點,但他堅定表示,「政治不應該干預體育」,還說「政治和精子的共通點,就是有四百萬分之一的機率會變成『人』」。

他說,必定有一個地方,是不受政客任意踐踏之地,那裏正是2500年前眾多小溪流匯聚的和平所在,也是古希臘內戰時期唯一可暫時休兵之處,從中可以發現共同的人性。當年的聖火,每隔四年點燃一次,象徵運動精神的最高行為準則,「我就是在此傳統長大,這對我來說別具意義」。

比賽結束,不管贏家或輸家,彼此握手,而且,實際上還不僅止於此,當紐西蘭All Blacks奪下橄欖球賽世界盃冠軍,離場時悄悄地將獎牌送給球迷中一個肢障男孩,或者,剛贏得世界冠軍的烏克蘭重量級拳擊手,也展現了偉大的體育精神和謙虛態度,在這裡,沒有國界,沒有出生地之別,沒有血統之分,縱使來自天涯海角,大家都是平等以對。

爺爺點名指責的,是AIDA國際的執行主席Alexandre Bousseau。其實,Alexandre Bousseau在官方宣布比賽落幕FB貼文下方,也曾留言致歉,並說明自己面臨的心路歷程。

Alexandre Bousseau說,你當然可以要求一家聘僱154名員工的公司當場表明立場,即使它馬上會面臨40%收入損失,導致裁員與失業,同樣地,這也會激怒在這社群中的某些人,「整個體系需要改變,人們應該意識到這一點,金錢不是王,但實際上它是」。

Alexandre Bousseau說,「若說從這事件學到什麼?那就是在必要時採取措施,避免遭腐敗實體霸凌,就可以轉為勝利」;他稱讚在此事件中,所有參與支持的國家都很棒,包括後來補發聲明、加入撤旗行列的比利時。

AIDA道歉聲明之後呢?爭議依舊未停歇,中國網民再掀爭議

事實上,在AIDA罕見在官網向台灣發出道歉聲明後,在FB社群中,有人就發難指責這個聲明太爛了,竟只以94個字帶過,也沒交代清楚事件始末。

但社群中,也開始出現國際上常見的反制聲浪,包括:是台灣自己同意用「中華台北」參加奧運,而且也許多年了,台灣自己也知道,在這原則下,你用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就是在挑釁中國,「為何比賽會出現這面旗呢?」這名選手也說,自己只想好好潛水,不想管政治。

如同日本主動聲援台灣一樣,在討論群中,各國諸多選手也主動加入戰局,為台灣說話,例如論戰爭端,就延燒到以色列選手,有人甚至指責,若巴勒斯坦選手也參賽,以色列會同意讓巴勒斯坦旗子出現嗎?以色列選手回說,當然同意。

不過,最令人側目的是,在之前討論都未發聲的中國網民,此時也突然現身應戰,甚至挑釁地說,台灣宣布獨立了嗎?若沒有,就依照台灣選手在國際參賽的標準來做,這不是AIDA應該做的判斷。

後來,他更舌戰眾網友,當被酸是「玻璃心專制政權時」,這名網民回擊:「你說的是讓七億人脫貧,從一個最窮國之一,翻身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國家,而且還不是靠侵略或殖民其他國家?」

這名網民稱,「在我生活的世界,台灣還沒有宣布獨立,台灣選手就要在中國之下參加國際競賽,為何AIDA要跟其他賽事不同?」他也同樣地宣稱,「就像我說的,讓政治不要干擾體育」。

同樣一句「政治不干擾體育」,原本應該是最崇高的標準,在自由潛水「撤旗」事件中,卻在事件延燒之下,凸顯「政治」因素,或許,這也正是造成類似事件永遠無法抹滅陰影壟罩的原因之一。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