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專訪】三級跳運動員黃俊穎 為生計兼任田徑教練 雙重身份卻成追夢阻力 曾被提醒「港隊比賽未必出到你」


「我好鍾意田徑,好鍾意三級跳,我覺得自己仲可以衝到成績,代表香港隊。但我都要生活,假如我而家到標,入到體院,都係攞7100元人工(成年普通精英運動員的標準資助),但隨時唔批我繼續教班,所以真係好矛盾。」

香港運動員的生計是老掉牙的問題,香港男子三級跳排名第一的黃俊穎,早已懂得為自己打算,先考取國際一級田徑教練資格,繼而赴台攻讀運動競技學教育碩士。去年學成歸來,一邊教班,一邊在田徑場上馳騁,希望教練與運動員身份雙軌並行,怎料,卻有人向他傳話:「就算你真係跳到好成績,因為你有教練牌,香港隊比賽嗰邊都未必會出到你。」

黃俊穎接受專訪時向記者表示,很多田徑運動員對於這個「潛規則」都很不滿,「田徑教練與運動員身份根本無衝突,點解我唔可以係精英運動員,同時係精英田徑教練呢?」 

自2017年起,黃俊穎排名香港男子三級跳第一位,他曾出戰亞洲田徑錦標賽、世界大學生運動會等國際賽事。曾港深攝

現年27歲的黃俊穎,擁有國立臺灣師範大學運動競技學教育碩士學位,2017年開始排名香港男子三級跳第一位至今,曾代表香港參加亞洲田徑錦標賽、世界大學生運動會等國際賽事。他同時是IAAF國際一級田徑教練,執教過的學生曾取得田徑年度香港男子跳遠及三級跳,其女友鍾慧欣也是他的學生,更是跳高項目的精英運動員。他亦憑在台灣所學的專業知識,創辦「運動競技表現研究室」,專門開辦為運動員提升競技表現的課程。

若進體院 寧願兼職也不做全職選手

黃俊穎是幾名運動員的教練,雖然每天的時間表都排得密密麻麻,但他仍堅持抽時間給自己鍛練,因為他自信三級跳的成績正持續上升,仍有能力進入體院,故很想再衝,盼做出更佳成績。

如果成績能達到進入體院的門檻,黃俊穎便可簽下全職運動員的合約,但他卻寧取兼職合約,「就算而家入到體院,都係攞嗰7100元人工,而且隨時會唔批我繼續教班,所以我可能考慮簽part time,攞兩、三千蚊(資助),因為以我所知,part time個掣肘好似無咁大,運動員亦可以繼續喺體院訓練」。

體院的資助於黃俊穎來說確實不夠吸引,像他的女友即使獲得精英運動員的資助,平日仍需擔任兼職補習老師來幫補。至於黃俊穎的收入,以過去一年多來計算,縱受疫情影響,令教班減少了許多,但他仍能維持平均每月有一萬多元的水平,足夠應付基本生活。

指導及協助運動員提升表現,是黃俊穎現時的主要收入。曾港深攝

撇除金錢的現實考慮,進入體院受訓仍是很多運動員的夢想,黃俊穎也曾經盼望成為其中一員,希望使用內裏的訓練設備,還有免費食宿,確實是年輕運動員的理想訓練場地,但如今的黃俊穎已非昔日黃毛小子,人長大了,有經濟能力應付訓練的需要,想法也有改變,「場地我唔再需要喇,因為我而家有自己地方;我而家都有穩定收入,食同住都唔係大問題;同埋我覺得最重要係,就算入到去體院,亦都唔會有教練安排到俾我,幫到我去繼續進步」。

不可獨立發展代表港隊出賽

不過,作為香港運動員卻又不能脫離體院獨立發展,因為只有成為體院的運動員才能獲得更多代表香港出賽的機會。對於運動員來說,比賽機會着實比起任何事情都重要。黃俊穎現時最大的心願是在三級跳再創高峰,打破香港男子三級跳15.76米的紀錄,他現在的個人最佳成績為15.24米。

黃俊穎有信心可以打破自己三級跳15.24米的個人最佳成績。受訪者提供

黃俊穎於2016年香港浸會大學社會科學系畢業後,隨即考取IAAF國際一級田徑教練執照,驅使他考教練牌的原因,是他讀大學期間曾返中學母校教班,但因為他無田徑教練牌,薪酬待遇相對較低,所以他畢業便立即考牌,以改善收入;可是他沒想過,竟因為這個田徑教練身份,會成為他日後追夢的阻力。

黃俊穎指,在香港田徑界有個「潛規則」,運動員和教練的身份不能重疉,尤其是精英運動員,被指會因此分心教班,不能專心一致接受訓練,影響出賽成績。黃俊穎透露,他曾經被提醒,因其教練身份而影響代表港隊出賽的機會,當時傳話人跟他說,就算他在三級跳成績再創高峰,礙於他是田徑教練的身份,很大可能得不到代表香港出賽的機會。

黃俊穎很不滿這個「潛規則」,因為田徑教練與運動員身份根本無衝突,「點解我唔可以係精英運動員,同時係精英田徑教練呢?」他舉例台灣的田徑運動員,「台灣極大部分田徑運動員都考埋教練牌,一邊訓練一邊教班賺取收入,甚至有運動員考完教練牌之後做埋大學講師,例如跑400米欄的台灣運動員陳傑,佢既係運動員,又有教練執照,仲係國立臺灣體育運動大學講師,佢亦去到東京奧運,但係香港就好奇怪,唔鍾意你身份重疊」。 

黃俊穎曾經到台灣訓練及留學,亦代表過台灣師大出戰三級跳公開賽。受訪者提供

田徑運動員及教練的雙重身份的問題,不斷纏繞着黃俊穎。他向記者提及過往一次不愉快的經歷:國際田徑總會曾經在香港舉辦一個有關跳遠和三級跳的研討會,他興致勃勃報名,卻隨即被香港田徑總會拒絕。會方向他解釋,是因為該研討會只能讓田徑教練參加。黃俊穎指,他既是教練身份,只因同時是運動員,申請卻為此不被接納。

我係運動員,但我都係教練,我報名嗰陣將我嘅portfolio畀晒佢哋,我喺台灣做過好多三級跳同跳遠嘅research,甚至發表過三級跳嘅論文。我相信喺香港對三級跳嘅科學研究,我都算比較多,甚至我份畢業論文都係好深入咁研究同分析三級跳呢項運動,所以喺呢個項目嚟講,我真係有啲自信。但係佢哋reject我嘅原因,唔係因為我唔夠料,或者未夠資格去呢個研討會,竟然因為我同時係運動員嘅身份。老實講,我真係好嬲!

黃俊穎指事件不是近期發生,他至今仍然未能釋懷,因為他始終難以理解為何香港田徑界不能接受他既是那個雙重身份,還以這個理由令他與國際田聯的三級跳研討會擦身而過,令他感到非常沮喪。

黃俊穎在台灣攻讀運動競技教育碩士期間,以其擅長的三級跳為論文題材,獲頒最優秀論文獎,其女友跳高運動員鍾慧欣(右)亦有到場祝賀。受訪者提供

教學相長 提升訓練效能

他認為香港田徑界將運動員和教練的身份「切割、釐清得咁緊要」,也窒礙香港田徑運動員的發展。黃俊穎提到在台灣受訓時,他也一邊做運動員,一邊擔任田徑助教,實際有助運動員理解訓練背後的科學,這亦是台灣體育界正強調「要知道所有訓練背後的原因」,亦有助運動員更有效推動個人訓練效能,不像香港般只要求「運動員全心全意訓練,教練講咩你就練咩,點解要咁做?運動員唔需要知㗎」。

黃俊穎直言,現時香港田徑界的發展相當不健康。他認為,香港更應該主動培訓運動員成為教練,除了上述的原因,亦可為運動員退役做準備。他道出香港田徑界的實況,很多田徑運動員都需要工作維持生計,由於擔任教練工作時間彈性,教學生同時又可以從中汲取經驗,也提升個人對運動技巧的認識,黃俊穎透露,取得正式田徑教練牌後,收入都幾理想。 

黃俊穎認為田徑教練及運動員身份根本無需要分割,田徑界反而更應該培訓運動員成為教練。曾港深攝

教練與運動員的雙重身份,令黃俊穎對香港田徑界有着更深的體會。雖然他表示自己希望香港田徑界能吸納更多的新血,繼續創造佳績,但當被問到會否鼓勵年輕運動員以全職為目標時,他思索了一會後,卻緩緩答道:「老實講,我唔會鼓勵。因為全職運動員條路好難行,投放嘅時間好長、訓練辛苦、人工低,如果佢唔係一個好堅持、好捱得嘅人,並唔係咁易做得到,而且光景亦好短,唔似其他一般職業。」

在台進修遇疫情 人生低潮靠堅持不放棄

雖說不鼓勵,但當有年輕運動員作全職的選擇時,黃穎俊當然也會支持,但他提醒,選擇了這條路後就要堅持,「真係要堅持,因為呢個世界無一個人係會一帆風順,當你跌到落谷底嘅時候,一定會萌生放棄嘅念頭,嗰吓就好考驗你究竟堅唔堅持到落去」。

他分享自己去年在台灣時的經歷,一度遇上人生低潮,「上年受到疫情影響,我停晒所有訓練,甚至連返學都停埋,咩都做唔到。當時我心情非常差,因為好擔心自己畢唔到業,而且帶去台灣嘅積蓄已經所剩無幾,唔知自己捱唔捱到落去」,他的腦海甚至曾浮現更差的想法,後來他要見學校的心理醫生接受輔導。

記者追問,他最後是如何跨過這段困難的日子?黃俊穎搖搖頭說:「無,真係靠自己捱過去。」人生最大的敵人就是自己,他很感恩當時沒有被「想放棄的自己」打敗,否則不會成就到今天的黃俊穎。

「堅持」二字,成就了今天的黃俊穎。受訪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