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平安符?平安乎?


據說這是個要慶祝的日子。

在那個看似大龜入海的地方,一張張紅臉,仰望旌旗,有交心交戲的,也有心不在焉的,甚至曾被整得苦不堪然,弄至半生積蓄也幾乎耗盡的,也要到來充撐場面。至於那個為人夫的,不知怎樣,總是在一眾人等作感動狀時,低下頭來,不知是否在看襪子的顏色?

黎家威攝

當中有幾人是真心的?不知道,但對虛情假意者來說,這是場戲,也是交易。既身居要職,要謀財,就要粉墨登場。那些「二打六」或「騎呢怪」也不惶多讓,一於上山下海,要彰顯主公恩典的長闊高深,為了搵食,咖哩啡們無法不出奇制勝,突出自己的忠誠。

至於常人,慶與不慶,難道不是「帝力於我何有哉」的一回事嗎?早前在灣仔鬧市街頭,見大紅燈籠高高掛,照得遊人薰醉,紛紛留影。徜徉其中,卻發現燈籠間旗海滿佈,雖說是為剛過的中秋增添節日氣氛,但仰望明月之時,卻看見政治,剎時間雅興掃了大半,只好在紅光影照下轉身離場。

朝代轉換,顏色圖案也轉換,從前掌權者政術剛柔並濟,最重實際,不會強迫感情,愛與不愛,根本不是問題。但時勢不同了,誅心之論盛行,政治表態、人人過關,為了避禍,形式上的表忠就成了一道平安符。平安符也非新事物,只不過從前是小眾玩意,但在可見將來,將成為像口罩和消毒動用品一樣,以保平安,各式其式的平安符也將應運而生。

美聯社

說到求平安,筆者即想起日前在報章上讀到以下一段廣告文字:

願耶和華賜福給X國,保護X國。願耶和華使祂的臉光照X國,賜恩給X國。願耶和華向X國仰臉,賜X國平安。

這段文字起碼有幾種讀法或用法,第一種非常之民間宗教,就是當作平安符來解讀,一味念念有詞,總之就是保護、福氣、平安,都要臨到某某身上,情形就像鵝頸橋打小人的反面一樣,越唸得多,平安、福氣就越多。這種解讀,跟基督教信仰和福音,其實沒有甚麼關係,它只是「有求必應」宗教的翻版。

第二種仍然是平安符的用法,但跟信仰和宗教卻是沾不上邊,用者口說向耶和華求平安,但其實求平安的對象,卻是地上的權勢。披上了信仰的外衣,內裡卻是政治輸誠,這樣的平安符,古已有之,於今尤烈。

第三種讀法則是按舊約聖經的傳統。上述廣告文字改篇自舊約聖經民數記六章24-26節所記的「祭司祝福(priestly blessings, ברכת כהנים )」:

願耶和華賜福給你,保護你。願耶和華使祂的臉光照你,賜恩給你。願耶和華向你仰臉,賜你平安。

民數記從第一章開始就記載剛逃離埃及奴役,進到曠野的以色列人,如何按耶和華的吩咐點算人數,組織生活,並訂立各種把以色列人「分別為聖」的律例典章,務求他們過著以敬拜事奉耶和華為核心的生活,而上述禱文正是耶和華曉諭摩西,要他吩咐祭司們按此祝福以色列人。

去年辭世的著名猶太拉比Jonathan Sacks論到上述民數記的記載時,指出民數記中各種有關職事、禮儀和定規的描寫所以此詳盡和重複,其精義正在於上述「祭司祝福」裡所述的平安。薩克斯引述十五世紀另一位猶太拉比Issac Arama的觀點,提醒我們平安(shalom, שָׁלוֹם )一詞不僅有止息干戈的意思,它指的更是一個複雜體系的完整(completeness)、完美(perfection)與和諧運作(harmonius working),體系中的各部都按其位,依照宇宙中的物理和道德法則而行。[1]

而這種平安的根源,正是耶和華上主自己。「平安是由祂所出的恩典,願祂受尊崇,無論是天上的,居於其中的,或地上的,所有事物都由(平安)連繫在一起。每事每物之實在與存留,都有賴於它。(Peace is the thread of grace issuing from Him, may He be exalted, stringing together all beings, supernal, intermediate, and lower. It underlies and sustains the reality and unique existence of each)」

Sacks再引述Isaac Abarbanel 對平安的理解:「所以上主被稱為平安,因為是祂把整個世界聯繫在一起,也是祂按事物的特質和形態訂立秩序。當事物立於正確的秩序中,平安就臨格。(That is why God is called peace, because it is He who binds the world together and orders all things according to their particular character and posture. For when things are in their proper order, peace will reign)」

從Sacks的觀點以至整部民數記的脈絡來看,民數記六章24-26節的精義在於提醒以色列人,他們跟世上所有的民族國家都不一樣,他們的生死禍福,不在乎君王的廢立或賢能與否,也不在乎政治制度是否完善,而全在乎他們是否活在上主所設立的秩序之中,也全在乎上主保守他們,向他們仰臉,只有上主可賜下真正的平安。抽離了民數記以至整個舊約傳統中所記對上主的信仰與順服,上述經文所說的保守、仰臉、賜福及平安就失去焦點,甚至被扭曲和誤用。

上主當然可以賜福任何人和國度(無論這人或國度自覺或不自覺地活在這祝福當中),而事實上祂正是要透過以色列叫萬國萬族蒙福,但前題是這個祝福故事的主角必須是上主自己,而故事的主題必須是祂在歷史中施行的救贖與審判,而不是任何國度的偉大堀起或復興。

生於亂生,人人切慕平安,或是留下,或是遠走他方,或是倚靠權勢,或是倚仗才能,但究竟平安何處尋?人又要漂泊何方,才能覓得此心安處? 

註釋:
1 The Pursuit of Peace (Naso 5777)(The Office of Rabbi S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