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港僑札記004:從Thomas & Friends談起


第一本書The Three Railway Engines。

犬兒今年四歲。湊仔往往會愛屋及烏,在急風暴雨的鬥爭過後(「你啖飯仲要含幾耐?」「你捨得執玩具未?」),總得花點時間認識他的喜好。Thomas & Friends是他其中一個飛佛。Thomas、Edward、Henry、Gordon、James、Percy……好像成為了我的鄰居,每天總會見好幾次。今天已是多媒體王國的它,一開始只是故事書,首創於1945年,至今仍不斷有新產品面世(有趣的是,第一本書The Three Railway Engines只有Edward、Henry、Gordon三個角色,Thomas在第二本書才出現,後來系列卻以它來命名,將來有空再究其原委)。觀乎英國的鐵路史,20世紀初已經出現鐵路娛樂化,例如所附照片有一張是英皇喬治五世與瑪莉皇后試玩微縮火車,鐵製、木製火車玩具也乘時而興;Thomas & Friends則很卡通、很浪漫地延續着英國的火車文化,儘管有學者批評它有意識型態元素,宣揚階級、父權思想,將尊重權威潛移默化。

開場白講完,入正題:來英不久,一切未安頓,工作未開始,倒有點空閒時間。內子建議去Thomas Land主題公園,讓小朋友開心吓,於是擇日出發。車程不遠,一小時可到。全程都是雙程雙線行車。到達前約一英哩,快線形成車龍,行車寸進,慢線則暢通無阻。應該走哪條線?孤高map沒有指示,但直覺告訴我要走快線。到達龍頭時發現,車輛全都是駛進樂園的。換言之,到樂園的車輛都自覺排在快線等待右轉進入樂園,沒有一輛車會走慢線在最後一秒才切入快線。

因為這是英國駕駛文化的大忌。

讀一本《Sorry, I’m British! An Insider’s Romp Through Britain from A to Z》的書,當中有以下描述:

The British people generally consider themselves to be dignified, straightforward, and proud of their reluctance to express emotions – but the rule-book goes out of the window the minute a ball, a queue-jumper, or an against-all-odds chance of a medal are involved.(英國人普遍自認莊重、直率,並自豪自己不會亂將情緒宣之於口,不過每當涉及球賽、切線和逆境中取得獎牌時,社會規則便會拋諸腦後。)

這個描述很能反映英國人的性格。單以駕駛論,香港和英國都是右軚,但兩者的相似僅此而已,兩地的駕駛文化差異很大。上述Thomas Land一例,讓我親身感受到盡早入線的必要。我試過因為入錯線而最後一秒才切線,後果被響咹和高燈招呼。當然,英國也有一套切線文化:鄰線車輛在正常車速下打燈表示過線(尤其是重型車),必須禮讓,不可以像香港般特登踩油過。我試過有一次未知規矩,有大貨車打燈我沒有在意,結果它過線後尾隨我最少一分鐘不停響咹和射高燈。

另一次烏籠,週一(9月27日)新鮮發生。我去找地方拍外景,去到一個僻靜處停車。附近有No Parking告示牌,我將車子泊在遠離告示牌的某處。然而,回來取車時,擋風玻璃上貼上了一張紙,上書「This is a private drive. There are signs saying no parking」,而最要命之處,對方用的「膠水」是蠟青。這次,的確開了眼界:第一是蠟青,回家用了不少WD-40清理這個harmless revenge;第二是No Parking告示牌,它是產權持有人對權利的宣示,必須尊重,敬而遠之。

學習文化,需從錯誤中學習。

英國人重視規矩,破壞規矩會被溫柔懲罰。然而,「違法達義」卻會成為美談。例如女權運動(suffragism),19世紀末開始不少女性積極分子爭取與男性一樣有投票權;和平手法沒有效果,便施以暴力,破壞櫉窗、放火燒碼頭、用炸彈炸西敏寺等。其中一個「招數」,是進行破壞後公然等待坐牢,讓傳媒報道藉以宣傳女權運動。附圖是suffragettes(女權運動者)拿着行李,在商店外等待開門,然後進行破壞,繼而投獄。(當然,這個方法要湊效,首先需要有社會良知而不是西瓜靠大邊的傳媒)

結果,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戰完結之時,三十歲以上婦女取得投票權。

1857年,婦女取得離婚權;1882年,婦女取得婚後管有個人財產及收入的權利。

有意義的事情,往往要幾代人的努力才能有所成就。

(005預告:兩小時生活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