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迷你倉死因研訊】搜救隊員指火場為歷來參與行動最高溫 有電筒能見度也不足一米


【研訊第18天】

2016年九龍灣淘大工業村時昌迷你倉大火導致兩名消防員殉職,死因研訊今續。當日第一隊入火場搜救的消防員供稱,場內溫度極高,雖然多次嘗試入橫巷搜索,但每次「行十呎八呎」便因太熱而不能前進,直言感到皮膚刺痛及「焫著」,須射水降溫。他與同袍撤離火場後須立刻脫掉裝備散熱,其後數天他更不停出汗,中醫診斷為「火燒心」;最終成功救出死者張耀升的同袍,更因火場太熱致其防護衣「有煙飆出嚟」。

現已退休的時任消防總隊目梅斯榮供稱,他與同袍於2016年6月21日、案發當晚近6時抵達現場後,先上二樓查看平面圖了解迷你倉間隔,然後便去三樓向署理高級消防區長翁錦雄報到。

【迷你倉死因研訊】結集

消防總隊目梅斯榮
消防總隊目梅斯榮

死者拍檔靜坐梯間 雙眼通紅神情憂傷

梅憶述,他在梯間候命期間,看到死者張耀升的拍擋尹建偉神情哀傷、雙眼通紅,現場氣氛非常緊張,梅坦言:「如果作為消防員咁嘅反應,通常唔係好事。」梅見狀估計事故與尹有關,盡量不打擾對方,僅聽到有同袍表示:「有個阿Sir唔見咗。」

7時許,梅與3名隊員準備進入火場搜索,翁先在入口指揮站為他們檢查裝備,包括呼吸器、氧氣樽及衛士個人監察系統, 並收集他們的個人牌及用作啟動衛士系統的識別卡。梅指,若果有關裝備有問題、或消防員沒交出個人牌及識別卡,便不可進入火場。

尹建偉昨供稱,他與張進入火場時,三樓入口指揮官、時任消防總隊目霍永鴻有為兩人檢查裝備,亦有用紙筆記錄,但他不清楚霍檢查及記錄了甚麼。他沒印象霍收集了兩人的個人牌及識別卡,亦不清楚張有否啟動衞士系統。

即使有電筒燈光能見度亦不足一米

檢查完畢後,翁表示:「你入到去如果見到張Sir,盡快叫返佢出返嚟」,並指著一條消防喉,指示他們沿喉摸索喉筆,並在喉筆附近搜索。梅憶述翁的神情哀傷、語氣沉重,令他明白事態非常嚴重,並意識到「我哋係做拯救行動」。雖然他不認識張,但認為走失的張會表現慌亂、又或者躺在地上,他可在火場內辨認張。

一行四人進入火場後,梅發現場內不見明火,但溫度極高,可算是他入過的火場中最高,而且能見度很低,即使在電筒燈光下,能見度亦不足一米,「如果冇電筒係絕對冇可能睇到前面,有電筒都見到啲黑煙飄嚟飄去」。

眾新聞製圖

火場太熱「無水射住唔掂」

梅續指,他們沿喉1號橫巷轉角找到喉筆後,同袍李偉雄在該位置射水降溫,他則負責進入1號橫巷搜索。他表示,曾數度嘗試進入橫巷,起初仍可抵受高溫,但每次「行十呎八呎」便因太熱而不能繼續前進,直言感到皮膚刺痛及「焫著」,須退後並要求李射水降溫後,才再次嘗試入巷,惟他忘記曾否走到盡頭。

梅憶述,其後一名李姓高級消防隊長偕一名同袍從主走廊走來,表示:「張Sir唔見咗,要搵佢出嚟。」李建議將消防喉拉進1號橫巷,但由於注滿水的消防喉非常重,故推前一至兩米後便卡住,不能再推。其後李嘗試走入主走廊,未幾便折返表示太高溫,「無水射住唔掂」,並建議離開火場。他們一行六人遂將喉筆放在主走廊、消防喉肚留在1號橫巷,然後離開。

惟根據尹昨日的證供,當日他與張沿其中一條消防喉摸索到主廊及3號橫巷交界找到喉筆,而非梅帶領的拯救隊找到喉筆的1號橫巷轉角。

沒收通知進入緊急救援狀態

梅表示,當時他們一離開火場便表示「好熱好熱」,立刻脫掉防護服及呼吸器散熱,其後數天他更不停出汗。梅續指,當他在梯間休息期間,現場突然起哄、氣氛變得緊張,有同袍從火場拖出張,其他人則一湧而上,有人大喊:「救護兄弟快啲過嚟急救!」他憶述,由於火場太熱,該名救出張的同袍的防護衣「好似有煙飆出嚟」。

在張耀升家屬的代表大狀曾藹琪查問下,梅表示翁沒明確要求他們入火場救人,而是叫他們入去「搵張Sir,叫佢出嚟」,但根據翁的沉重神情,「我理解到係拯救(張)囉」。他又指,翁沒指引他們應否入橫巷搜索,只指著地上其中一條消防喉,叫他們沿喉入火場找喉筆,而當時地上有數條消防喉。

高級消防隊長張耀升(左)及消防隊目許志傑

梅表示在火場期間,沒人經對講機通知進入緊急救援狀態。撤離火場後,上級並沒查問其身體狀況,他也沒主動提及皮膚刺痛、火場高溫,直言「冇意思,因為火場千變萬化,可能我入去係高溫,下一個入去冇咁高溫」、「我刺痛唔代表第二個都刺痛㗎嘛」。

他指出,一般只會通知入口指揮官有關火勢程度及蔓延位置。他亦沒提及場內沒有明火,謂「真係有明火佢哋(其他消防員)會見到」,況且場內其他位置或許有明火。此外,他撤離火場前,上級並沒指示他要「拉直返條(消防)喉」,他與同袍亦沒拉直。

研訊明續,將繼續傳召拯救隊隊員作供。

案件編號:CCDI333-33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