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限電令】多地紡織廠被逼停電停產 原材料、運費同時上漲 苦喊:沒利潤


隨著全球逐漸適應疫情,大量海外訂量回流,工廠本來已經忙到焦頭爛額,但近日限電令一出,廠裡有一半機器和工人都要被逼停工,簡直是雪上加霜。同時因近年內地紡織業產能增長過快,不少原材料都供不應求,有廠長直言工廠幾乎已沒有利潤,連工人的保底費都付不到,唯有加價硬撐。

在柯橋區的紡織廠,有一半機器和工人都要被逼停工。央視

浙江紹興柯橋區是亞洲最大的印染紡織產業集中地,佔全國近四成的印染產能,不過區內近200間印染廠自9月22日起,已基本全部限電停產,情況更會一直持續到9月底。當地紡織廠總經理唐亮指限電令導致工廠大量海外訂單未能依期完成,最終要放棄海運,轉用空運。「一空運,成本就更大了,比方海運費說是1萬元一噸,空運費要16萬元一噸。我們賣布賣到海外,最後可能只有賣5、6萬元一噸,我們每噸布還要倒虧。」

除了供電不足,因為近年內地紡織業產能增長過快,不少原材料都供不應求。唐亮指以紡織常用的氨綸纖維為例,今年價格比2019年高了3倍多,如果工廠出貨不加價的話,根本無法繼續生產:「因為我們主要是沒利潤,連工人的保底費都還不行。」

染料等原材料近年價格急升。央視

在兩面夾撃下,廠商都可說是叫苦連天,但浙江義烏針織服飾產業園負責人王澤慧不知是否相信「否極泰來」,竟然反過來認為限電令對行業長遠而言是一個非常好的政策:「現在原材料這一塊,包括氨綸這些從每噸3萬多元漲到12萬多元,其實對於我們這種服裝企業是非常大的一個壓力。所以這次國家拿出這個限電政策,雖然目前暫時對我們中小企業來說是有難度,但從長遠的角度來說,原材料會降價,對我們企業是一個非常好的政策。」

不過有上海染料化工品電商平台董事長徐長進就有另一看法,認為限電令最終並不會令原材料價格回落,反而上升得更厲害。「這一次染料漲價首先是原材料化工、原材料大宗商品推動的,其次在這一次限產疊加,可能導致供不應求。接下來有可能染料最終漲價的動力會更大,我們預計隨著停產真正地開始延長,包括中間商庫存的消耗,可能到11月份前後影響會更大。」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